嗬,突然對華來這招,還一箭雙鵰?

2021年10月22日18:16

原標題:嗬,突然對華來這招,還一箭雙鵰?

德國“中國平台”網站10月19日發表題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作為中國同美國進行權力鬥爭的舞台》的文章。作者是德國中國問題專家弗蘭克·澤林。全文摘編如下: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奧爾基耶娃日前遭指控在世界銀行任職期間曾“有意幫助中國”,把它在營商環境調查中的排名從第85位上調到第78位。但這個保加利亞人還能保住位置,說明針對她的懷疑並沒有被證實。

人們現在越來越懷疑是美國人想擺脫這個歐洲人,針對她的指控本身就是一個重要證據。因為看不出來那會給中國帶來什麼好處。該排名主要是在分配IMF援助金時起重要作用,然而中國從幾十年前就不再需要這筆錢。

格奧爾基耶娃的這起事件,與其說是一樁表明中國對IMF進行滲透的操縱醜聞,不如說是世界銀行對IMF發動的陰謀。

美國想讓歐洲直面在國際機構中如何同中國打交道的問題。德國總理默克爾立即理解了這點,表態性地站到了格奧爾基耶娃一邊。她不願在IMF的問題上接受美國的壓力。

▲10月14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人們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部旁走過(新華社)
▲10月14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人們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部旁走過(新華社)

美國和歐洲在國際機構里的權力鬥爭由來已久,從1944年佈雷頓森林會議以來一直在暗暗燃燒。在那場會議上,美國人以奇襲方式通過建立相應的機構而確立了現在的金融體系。

美國由此接管了上百年來位於歐洲的世界霸權地位。從那以後,歐洲人從未能夠限制美國的權勢,尤其IMF的權力結構至今都在證實這一點。雖然華盛頓允許該組織傳統上由歐洲人領導,但實際的權力對比卻是另一番情形:美國占有17.46%的投票權,歐盟經濟實力最強的德國只占有5.6%。

到上世紀90年代時,許多新興工業國家就確認了一個觀點:IMF首先是美國的機構,它利用新興工業國家的弱點來鞏固自身的權力地位。越來越多的著名美國經濟學家也認同該觀點。

一個人們津津樂道的例子是,美國顧問在蘇聯解體後讓俄羅斯承受所謂“市場自由主義”的休克療法。這種“療法”重創了俄羅斯經濟,但符合美國的利益。

北京密切關注這些事件,從中得出了自己的結論。因此,中國的國家規劃者在1997年金融危機期間做好了準備。當時,中國和印尼沒有聽從IMF的建議而開放本國弱小的市場,於是順利渡過危機。 

無論在俄羅斯的危機中,還是在亞洲金融危機中,中國人都沒有和IMF中的西方多數派意見一致。即使在該組織內部,這一立場也贏得了越來越多的說服力———尤其是對於歐洲人。後來擔任德國總統的霍斯特·科勒對IMF進行了謹慎的改造。他的說法是,該組織應更貼近各國的實際情況。

歐洲經濟實力最強的德國對美國的批評聲音也越來越響亮。德國海德堡大學國際和發展政策教授阿克塞爾·德雷埃爾解釋說:“如果今天新建一個組織,讓各國按照客觀標準獲得代表率,那麼中國在IMF和世界銀行中的話語權將大得多。”

不僅IMF是這樣。在世界貿易組織(WTO)里,美國人也試圖用各種手段鞏固現狀。更有甚者,華盛頓的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在一項研究中斷定:“過去幾年,美國當局一直阻撓WTO上訴機構任命新法官。”美國想借此迫使WTO成員國達成符合美國利益的新規則。 

之所以世界銀行還有改革,主要是因為北京在承受著美國巨大壓力的情況下,出人意料地建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由此為其他國家提供了另一個選擇。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首次成立新的、具有世界銀行特點的全球性機構,也是首個由中國發起的全球性機構。

華盛頓試圖遏製自己的權力流失,而北京卻同樣奮力地爭取擴大自身影響力。

監製 | 鄧媛

審核 | 丁揚

編輯 | 許海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