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朝陽群眾來說,舉報失德藝人根本不算事兒

2021年10月22日18:06

  原標題:[島叔說]對朝陽群眾來說,舉報失德藝人根本不算事兒

  來源:俠客島

  手莫伸,伸手必被朝陽群眾捉——這不,被坊間戲稱為“世界第五大王牌情報組織”的北京朝陽群眾又立新功了。

  這回被捉的是“鋼琴王子”李某迪,10月21日晚,微博賬號“平安北京朝陽”發佈通報稱,朝陽公安分局接群眾舉報後,依法將賣淫違法人員陳某卉(女,29歲),嫖娼違法人員李某迪(男,39歲)查獲。

  輿論瞬間沸騰,議論方向則兵分兩路:一是吃瓜,濃眉大眼的同誌也“叛變”了,好一番慨歎;二是誇誇,對朝陽群眾表達敬仰,認為他們的情報蒐集能力過強,戲稱朝陽群眾堪比美國中情局、以色列摩薩德、英國軍情六處和前蘇聯克格勃,是“世界第五大王牌情報組織”。

(圖源:網絡)
(圖源:網絡)

  從近年朝陽群眾的戰績看,這戲稱也有道理。自2013年起,演藝圈一干名人,如李代沫、寧財神、高虎、宋冬野、尹相傑、王學兵、毛寧、黃海波、柯震東、房祖名、滿文軍、張博等,或涉黃或涉毒,都是經朝陽群眾舉報而被警方查處。這些折戟朝陽的明星似乎總想著以身試法、挑戰朝陽群眾威名,結果排隊認罪、挨個入監。

  朝陽群眾的戰鬥力到底有多強?可以從三個維度觀察。

  首先,人多力量大,監控無死角。朝陽群眾通過人海戰術,為維護社會治安布下天羅地網。據相關統計,截至目前,朝陽區實名註冊的“朝陽群眾”已超20萬人,而朝陽區面積470.8平方公里,相當於每平方公里就有數百人。

  無處不在的天眼系統本就強力震懾了犯罪,再加上朝陽群眾,一個陣地戰,一個運動戰,讓不法分子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

  其次,大隱隱於市,難以分辨。朝陽群眾大致由5類人構成,包括治安誌願者、黨員巡邏隊、專職巡邏隊、義務巡邏員、治保積極分子。治安誌願者在明,帶著胸牌巡邏;暗裡,小區門口坐著聊天的大爺大媽,送貨上門的快遞小哥,商場、超市的保安,甚至路人甲乙丙……都可能是朝陽群眾。

  其中的“精銳力量”,多是能進入室內的人群,如房管員、電梯工、維修工、保潔員、房產中介乃至收廢品人員。有社區民警說,“抄水錶的到人家裡聞到味道不對,可能是吸毒,都會跟我們反映。”由此看出,只要作姦犯科,總會留下痕跡,有朝陽群眾在的地界,不存在什麼“完美犯罪”。

  最後,又機智又善分析,罪行無處躲。既有案例表明,朝陽群眾邏輯分析能力很強。

  例如,有位年過七旬的王大媽,堪比阿加莎·克里斯蒂筆下的馬普爾小姐,有次她發現小區新搬來一個小夥子,年紀輕輕不上班,無論白天晚上,總能看見出來進去,還和路上遇到的男人鬼鬼祟祟地交談。最讓王大媽感到蹊蹺的是,小夥子每頓飯都訂外賣,每次至少七八份。起疑的王大媽聯繫了社區民警,經過縝密偵查,警方發現這是一個賣淫窩點,在行動中當場抓獲15名嫌疑人。

  還有社區民警介紹,“有人把自行車10塊錢20塊錢就賣給收廢品的,朝陽群眾便會察覺這可能是小偷,跟我來反映。”

社區治安誌願者們(圖源:網絡)
社區治安誌願者們(圖源:網絡)

  人數多、難識別、善推理。有了這三件法寶,再狡猾的不法分子也難逃朝陽群眾的眼睛。而且,這是有悠久曆史傳承的——

  1974年,《人民日報》發表通訊《蘇修間諜落網記》。文中,40多年前的朝陽群眾就配合公安機關,在太陽宮抓獲了6名間諜。再往前,新中國成立之初,隨著各級政權建立,基層治安借助群眾力量,也曾揪出大量受過特殊訓練的特務。

  可見,舉報幾個嫖娼吸毒的藝人,對朝陽群眾來說根本不是事兒。

  當然了,“朝陽群眾”只是中國基層群防群治體系的代表之一。光在北京,就還有“西城大媽”“通州百姓”“海澱網友”“豐台勸導隊”“東城守望崗”等群眾安保組織,全國各地類似的組織也有不少。2017年初,北京市公安局還上線了“朝陽群眾”手機應用,廣大群眾可在線上發送圖文證據,隨時向警方提供線索。

  正如朝陽區一名警官所說,警力有限,民力無限,推動城市發展和社區治理,還是要以群眾為根本。從這個意義上講,依靠“朝陽群眾”等群體群防群治,不正是中國共產黨為民執政、靠民執政的生動體現嗎?

  跟著朝陽群眾,舞起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