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品牌企業應提升在華供應鏈環境管理 助力“雙碳”目標

2021年10月22日15:23

  澎湃新聞記者 刁凡超

  2021綠色供應鏈暨氣候行動論壇。

  10月21日,在2021綠色供應鏈暨氣候行動論壇上,國內環保組織公眾環境研究中心(IPE)發佈第八期綠色供應鏈CITI指數,以及首期企業氣候行動CATI指數。兩份評價指數顯示,一批中外企業在雙碳目標引導下開始相向而行,積極推動自身和供應鏈減汙降碳。Levi’s 和戴爾分列綠色供應鏈指數和企業氣候行動指數榜首,華為和聯想分別領跑兩個指數的中國內地品牌,中國石化為首個進入CATI指數全球Top50的央企上市公司。

  綠色供應鏈CITI指數由IPE和自然資源保護協會(NRDC)在2014年合作研發,是全球首個針對在華供應鏈環境管理表現的量化評價體系。該指數從回應公眾關於生產環節汙染的問責、推動供應商實現合規與整改行動、數據透明和公開等五個維度對品牌開展評估。

  為引導企業落實自身的環境和氣候責任,IPE在2021年的評價中顯著提高了氣候治理在綠色供應鏈CITI指數中的權重。在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企業氣候行動指數研究課題組的技術支持下,IPE還將供應鏈氣候行動SCTI指數全面升級為企業氣候行動CATI指數,旨在推動更多行業、更多類型的企業深度參與中國的雙碳行動和全球氣候變化治理。

  “舍弗勒斷供風波”啟示

  2017年,因一家本土零部件供應商的關停,可能影響300萬輛汽車的生產,進而造成3000億元損失,德國汽車零部件企業舍弗勒發佈一則緊急求助函,引發多方關注。上海浦東新區環保部門回應稱,外資企業選擇供應商,必須考慮其是否遵守環保法規,政府對於環境違法企業絕不讓步。

  “舍弗勒斷供風波”讓包括汽車行業在內的更多品牌開始關注自己供應鏈企業的環境表現。

  10月21日,舍弗勒大中華區採購與供應商管理部門供應鏈風險管控經理彭寰在論壇上表示,隨著國家在立法和執法層面的加嚴,很多供應商夥伴如果在不遵守法規的前提下,可能會面臨的是限產、停產,以及巨額的罰款,特別是對一些中小型的企業,一個巨額的罰款馬上會導致他破產。

  “我們認為供應鏈風險管控當中非常重要的兩點一個是合規性,一個是可持續發展。”彭寰說,今年8月份,舍弗勒更新了供應商的行為準則,加強了可持續發展和氣候保護的內容,包括降低溫室氣體排放,參與到國內或者世界上有影響力組織的排名,公佈碳足跡等。

  作為世界工廠,中國承擔了大量的產業鏈排放。IPE主任馬軍表示,“品牌企業針對供應鏈環境和氣候風險的治理和行動,不在僅是一個企業社會責任的道義問題。未來十年中,能否保障在華供應鏈在環境合規的基礎上協同減汙降碳,能否超越一級供應商將環境和碳管理延伸至更加高耗能和高排放的上遊生產環節,將成為關乎品牌和供應商未來持續生產經營能力的核心商業問題。Business as usual(原地踏步)將難以適應這樣的新局面,品牌、供應商和投資者都必須更多借助創新解決方案。”

  品牌企業應將環境和碳管理延伸至供應鏈

  本期企業氣候行動評價包括662家中外重點企業,覆蓋30個行業,涵蓋全球主要溫室氣體排放行業,其中納入評價的中國重點排放企業披露的年度排放量約為14.5億噸。

  兩份年度指數報告顯示,一批中外領先品牌做出氣候和環境承諾,不斷向供應鏈上遊高排放環節延伸管理,並借助數字技術賦能在華供應商核算、披露,設定目標。而在中國碳達峰碳中和戰略的背景下,一批中國的生產型企業也在積極行動。

  本期評價,CATI指數首次覆蓋58家央企下屬上市公司,評價企業數量增加到662家,新納入企業涉及石化、電力、燃氣、有色、鋼鐵、建材、機械設備、交通、民航、汽車零部件、光伏產業等行業。評價顯示,44%的全球參評企業披露了範圍一和範圍二的溫室氣體排放,27%設定並披露了針對範圍一和範圍二的減排目標。在雙碳元年,尤為引人注目的,是 58家央企上市公司中,78%的企業披露了溫室氣體排放狀況,中國石化、中國石油和寶鋼股份披露了碳達峰和碳中和目標,55%的央企上市公司針對自身運營的溫室氣體排放採取減排行動。

  儘管如此,本期報告也指出,除領先企業外,大部分參評企業尚未將環境和碳管理延伸至供應鏈,特別是上遊原材料生產環節,尚未推動供應商自主設定減排目標,並通過核算披露持續跟進和推動進展。由於供應鏈排放是多數品牌企業最大碳足跡所在,缺乏延伸管理,將使得跨國企業難以有效落實其氣候承諾,也不利於品牌和供應商應對可能到來的碳邊界調節稅等風險。

  為此,IPE建議更多在華生產和採購的中外企業應與中國“雙碳”戰略相向而行,提升供應鏈環境管理和氣候治理的力度,攜手助力中國“雙碳”目標如期實現。在華採購的跨國公司應借助數字科技,推動在華供應商從環境合規做起,切實採取節能減排措施,逐步將環境和碳管理延伸至自己的供應鏈,助力減汙降碳協同治理。中國企業應高度重視雙碳目標,完善治理和管理機制,採取切實行動,推進節能減排。大型央企集團尤其應當加強碳排放信息的測算和披露,設定科學碳目標,從自身減排做起,進而發揮龍頭企業的帶頭作用,帶動產業鏈低碳轉型。

  IPE還建議金融機構有必要對標全球良好實踐,將應對氣候變化政策融入投資和金融決策機制,更加積極地推動氣候投融資,支持企業氣候和環境行動,助力減汙降碳協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