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聯儲主席:放緩資產購買速度,不代表貨幣政策緊縮

2021年10月22日15:47

  澎湃新聞記者 蔣夢瑩

  隨著全球經濟逐漸複蘇,工人、燃料、貨船、半導體和建築材料均出現短缺,各家企業都在積極控製成本。通脹真的是暫時的嗎?

  10月22日,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John C. Williams)在第三屆外灘金融峰會上表示,從曆史上來看,當前通脹趨勢是偏低的。目前的環境比較特殊,疫情會讓通脹時低時高,供需各方面都會出現各種衝擊。

  去年9月,美聯儲對貨幣政策執行框架進行重大調整,採用“平均通脹目標(Average Inflation Targets,AIT)”,至今已實行達1年。

  “美聯儲要盯著的‘北極星’,是如何調控,讓通脹長期而言在2%左右的水平上運行,”威廉姆斯說:“有跡象表明,我們現在的狀況更好了一些。從2013年-2014年之後,長期的通脹預期下降,經曆了低於目標的通脹。當前,無論是問卷調查還是市場衡量指標都顯示,大家的長期通脹預期與目標水平2%基本一致。”

  美聯儲公佈的9月21-22日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顯示,美聯儲已接近實現其經濟目標,很快可以通過降低每月資產購買的步伐來開始政策正常化。縮減購債計劃可能在11月中旬或12月中旬開始,到2022年年中可能會結束。

  威廉姆斯表示,縮減購債計劃是非常重要的政策決策,對金融條件也會帶來影響。

  “有很多人研究資產購買的影響,我讀了很多研究,也做了很多研究,通過購買美國證券、國債、ABS,使得對證券的需求上升,推高價格,進而推低息票,這都是正常的市場機制。在美國還有一個路徑,就是所謂庫存效應。我們會把很多證券從市場上拿走,使得庫存縮小。如果放緩購買的速度,不代表貨幣政策緊縮,但確實代表我們不會對息票溢價造成額外的下行壓力。所以這是不同的傳播路徑,基本上這是對低利率環境下整體金融條件的調控。”

  威廉姆斯解解釋稱,低利率和資產購買不算是“緊急寬鬆”或是“非常規貨幣政策”,而是工具箱中的一個常態部分。在美聯儲剛開始考慮實行實際利率下限、採用資產購買等政策的時候,回顧了日本央行的經驗,也回顧了其他的曆史事件。後來美聯儲與其他國家的央行也開始推行了類似的政策。由於當前全球仍然處於低利率的環境,這都算是正常工具包中的工具。

  與此同時,疫情以來全球樓市齊漲,美國樓市同樣一片火熱。

  威廉姆斯表示,房產市場的增長部分源於新冠疫情的因素,有些問題是經濟在經曆了疫情變化之後引起的,有些是低利率環境引起的,這些因素共同作用下確實造成了房價上升。

  “比如說我在紐約生活,我看到很多人搬出紐約市,因為他們在家辦公,不想老是坐公交,所以開始購入一些房產。這是主要的驅動力。其他的耐用品、汽車市場也都是這樣的情況,於是就出現了價格的上升。畢竟短期來說供應是有限的,而且供應鏈也出現了瓶頸,勞動力供給也不足。”

  紐約聯儲是美聯儲系統中最重要的、最有影響力的儲備銀行,負責第二個儲備區,在美國的金融領域佔據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它有別於全美其他11個地區性銀行,因其位處美國金融中心,直接執行中央銀行的貨幣政策,進行大量的外彙交易,管理美國財政部很大一部分的債務。美聯儲主席和其他的理事會成員皆由總統提名並經參議院確認,紐約聯儲則是自行決定主席。這個職位在12個地區聯儲中也不同,在FOMC(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中享有永久投票權,在金融監管上也發揮著極為重要的作用。

  威廉姆斯2002年加入舊金山銀行擔任研究主管兼執行副主席。在美國現任財政部長耶倫擔任舊金山聯儲主席期間,威廉姆斯是耶倫的重要顧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