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克博物館終於開放了,常設展呈現“無限”“不朽”

2021年10月23日08:24

原標題:蒙克博物館終於開放了,常設展呈現“無限”“不朽” 來源:澎湃新聞

曆經十餘年修建,地處挪威奧斯陸的蒙克博物館昨天起終於正式開放。《澎湃新聞·藝術評論》獲悉,新的博物館取名為“MUNCH”(蒙克),容納了這位挪威藝術大師近28000件作品。這座13層樓的新建築矗立在奧斯陸濱海區域,與蒙克的作品《呐喊》一樣引人注目。其目標既是一個收藏欣賞藝術的大型博物館,也是一個社交地標。

博物館將展示常設展包括“Infinite”(無限)和“Monumental”(不朽),前者是對蒙克主要主題的研究,後者為觀看《研究人員》與《太陽》(1910-1911)的巨大作品提供了空間。開幕季還將呈現英國當代藝術家翠西·艾敏相關主題展覽。

這座新博物館坐落在奧斯陸的比約維卡灣(Bay of Bjorvika),可以將這座城市的美景盡收眼底。今年夏天,這個海濱位置吸引了眾多游泳者。

蒙克作品《太陽》展出現場
蒙克作品《太陽》展出現場

“經曆了十年的各種挑戰之後,它終於迎來開放,這在某種程度上是可怕的,但另一方面也是非常鼓舞人心的。”奧斯陸峽灣附近新建的愛德華·蒙克博物館的館長斯坦·奧拉夫·亨里克森(Stein Olav Henrichsen)說。博物館更名為“蒙克”( MUNCH),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單一藝術家博物館之一。

這幢由西班牙建築公司Estudio Herreros設計的環保建築耗費2.6億美元,矗立在奧斯陸海岸線上,與蒙克19 世紀後期的作品《呐喊》一樣引人注目。

愛德華·蒙克,《呐喊》,粉彩畫,蒙克博物館收藏
愛德華·蒙克,《呐喊》,粉彩畫,蒙克博物館收藏

愛德華·蒙克,1863年12月12日出生於挪威東部小鎮洛頓 (Loten),挪威藝術家、版畫家,現代表現主義之父,象徵主義的代表人物。名畫作《呐喊》出自其手,其肖像及作品《太陽》曾作為國家文化象徵出現在挪威最高面額紙幣上。

蒙克五歲喪母,九年後一歲年長的姐姐也同樣因為罹患肺結核而離開人世。系列作品《病中的女孩》充斥著死亡的訊息,顯現了蒙克拋棄自然主義畫風的徵兆,被界定為蒙克初期的代表作。以至親離世的實際感受為基石而創作的《病中的女孩》系列作品成為了蒙克藝術創作的一大突破口,也被公認為是蒙克後來創作的大量畫作的原點。

《病中的女孩I》1896年石版畫43.2×57.1cm
《病中的女孩I》1896年石版畫43.2×57.1cm
蒙克在1944年去世時將其巨大的藝術遺產留給了這座城市,約28000件作品,囊括油畫、素描、雕塑、印刷品和照片,還有他的文件和私人物品。
愛德華·蒙克《夏夜》(1896)Munchmuseet
愛德華·蒙克《夏夜》(1896)Munchmuseet
自1963年以來,奧斯陸政府一直未能有一個合適的地方存放展示這些瑰寶,這些藏品一直在住宅區 Toyen一座地勢較低的老博物館中沉寂了六七十年。
於1962年開幕的收藏蒙克作品的Toyen博物館
於1962年開幕的收藏蒙克作品的Toyen博物館

2004年,兩幅珍貴畫作《呐喊》(《 The Scream 》1910年)和《麥當娜》(《Madonna》1894年)被盜,促使他們決定搬遷。亨里克森說,這些作品後來被追回,但“在搶劫案發生後,人們有一種新博物館亟需建成的緊迫感”。藏品的安全性是首要問題,同時這裏的展出條件也遠沒有達到與這批藏品相匹配的水平”。新博物館位於奧斯陸標誌性的比約維卡灣歌劇院(Bjorvika)旁邊,將為遊客提供五倍以上的空間。

奧斯陸市於 2008 年批準了新博物館,發起了一項國際設計競賽,但這個過程充滿了複雜性。 “僅僅兩年後,設計競賽被終止,兩年後又重新開始,”亨里克森說。 關於成本、擬議的水邊位置以及 Toyen 場地將如何開發的政治爭論一直持續到挪威議會最終達成多數票為止。 今天,Toyen 正在重新開發公園和休閑設施,而新博物館的開放儀式將由挪威國王和王后主持。

在談及這一地標項目時,建築設計師胡安·艾雷羅斯(Juan Herreros)此前曾表示,設計理念為“‘峽灣城市’的創造”(creation of the‘Fjord City'),“在這個巨大的核心工程中,蒙克博物館具有非常重要的象徵意義。愛德華·蒙克(Edvard Munnch)的理念是不接受那些定下的規則,與反對意見作鬥爭,永不放棄。”

新建成的蒙克博物館
新建成的蒙克博物館

“建築就在那裡,它有一種強大的存在感,是城市的一部分’。它說:“好,我在這裏。我擁有挪威歷史上最重要的藝術家的遺產,我凝視著奧斯陸和峽灣,因為正是這座城市及其共同夢想塑造了我。”胡安·艾雷羅斯說。

建築設計師們還表示,這座全新的蒙克博物館將由一座主建築與一個類於玻璃貝殼組成,看上去有一些神秘,又有一些莫測的外觀,在晚上就會像一隻巨大的燈籠,“這座博物館會成為奧斯陸未來的名片,成為奧斯陸21世紀的明信片。”

奧斯陸峽灣邊的13層建築正在施工中©Høyden AS-Thomas Horgen

根亨里克森介紹,博物館搬遷過程中難度最大的部分是重新安置蒙克最大的作品《研究人員》(《Researchers》 1911-1925),該作品面積約為50平方米。它必須從原博物館屋頂垂直取出,搭載卡車穿過城市,然後用一艘小船從峽灣的一部分運到博物館,再用絞車把它吊到六樓的一個小洞里。工作人員還需從屋頂垂直下降來引導它。一旦有風,它們極可能會被壓碎。

新建蒙克博物館項目使得館方有史以來第一次能夠瀏覽蒙克留下來的所有作品和物品,因為他們需要清點庫房,並將所有與藝術相關的內容都進行數字化。

新建築的頂部是一個全景餐廳,11個展廳分佈在13個樓層,為展示蒙克作品提供了一個巨大的舞台。

蒙克的遺贈代表了“他的一生”,博物館的展覽和收藏負責人喬恩-奧韋·施泰豪格(Jon-Ove Steihaug)說。在策展方面,博物館將人從作品中區分開來。他的藝術作品是按主題而不是按時間順序組織的,永久性展覽包括“Infinite”(無限)和“Monumental”(不朽),前者是對蒙克主要主題和主題的調查,後者為觀看《研究人員》與《太陽》(1910-1911)的巨大畫布提供了空間。

《太陽》(1910——1911)是蒙克最初為奧斯陸大學禮堂百年創作的兩幅不朽油畫之一 蒙克博物館提供

與此同時,新展將呈現這位藝術家的生活,特別是他晚年在奧斯陸郊外的埃凱利莊園的生活。數字展品和他的個人物品也被首次展出,從傢俱到藝術材料再到菸頭,將為藝術家在 1960 年被拆除的家創造一個身臨其境的虛擬表現。這些揭示了“蒙克作為人的一些不同之處”。他們還參考了他的作品,從他在19世紀80年代描繪他垂死的妹妹的椅子,到他晚期的《自畫像:站在時鍾和床榻之間》(1940-1943)的幾何圖案床布。

蒙克《自畫像:站在鍾表和床之間的》(1940-1943年)
蒙克《自畫像:站在鍾表和床之間的》(1940-1943年)

1943年,愛德華·蒙克在埃凱利的起居室里 照片:Ragnvald Væring

比約維卡大樓允許藏品在各種意想不到的背景下重新組合搭配展出。“靈魂的孤獨”(The Loneliness of the Soul)是以蒙克與英國當代藝術家翠西·艾敏對話的展覽,翠西·艾敏深受蒙克影響。該展首次展出是在倫敦皇家藝術學院,此次在“MUNCH”(蒙克博物館)的開幕季將填滿兩個樓層。艾敏9米高的青銅雕塑《母親》將於明年春天被永久安置在博物館外。屆時,博物館還將與挪威死亡金屬樂隊Satyricon合作推出搖滾音樂。館方表示,策展策略“不是永恒的”,可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有機地”改變。

蒙克,《庭院里的Apple樹》布面油畫,1932-1942年, ©Munchmuseet

“MUNCH”博物館想要打造的不僅僅是一個博物館:它的目標是成為用餐者、購物者、看演出者和游泳愛好者的社交中心(這個地方在今年夏天吸引了很多喜歡陽光的人),同時也是一個欣賞藝術的地方。亨里克森說:“忘掉你所知道的關於博物館的一切——這是一個與眾不同的東西。”

蒙克,《紅房子和雲杉》,布面油畫,1942-1943年, ©Munchmuseet

蒙克,《月光下的房子》,布面油畫,1922-1924年, ©Munchmuseet

展出現場
展出現場
展出現場
展出現場

新的博物館也將有能力舉辦巡迴大展。蒙克的作品與當代藝術重量級人物賈斯珀·瓊斯(Jasper Johns)和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的作品之間也存在共鳴。

(本文綜合編譯自《The Art newspaper》及澎湃新聞相關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