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被前男友比較曾

2021年10月25日13:09
造美人,芷橋
造美人,芷橋
美麗除了外表,內裡的決心、勇氣和自我也佔據同等分量,而且相輔相乘。雖然芷橋於節目《造美人》中,早早便被淘汰,但當中的轉變卻是非常亮眼,從一個完全沒自信的愛哭鬼,經過短短的訓練營後,竟然擦乾淚水,臨離開前自信地表演鋼管舞,還說出一段勵志的話,當中的心態轉變,到底藏著一個怎樣的故事?

[caption id="attachment_143676" align="alignnone" width="320"]

金色logo珍珠耳飾 Dolce & Gabbana;黑色裇衫 Stylist's Own[/caption]

徘徊崩潰邊緣:每日受盡前男友拿其他女生作比較

自信對過去芷橋而言,似乎是件遙不可及的事。在學時期被不認識的同學取笑,甚至她亦不能理解被欺凌的原因,「我甚麼都沒做過」,「例如一個完全沒交流的人,會無故走來笑我的肚腩,有如『第 3 個胸部』。」這使她不停問自己為何不受歡迎,而其後遇上前男友,自信心更直跌落谷底,「他會說你肥、單眼皮、鼻子不夠高、面闊頭大...... 每日都有無數批評,不只是一天的事,而且他還是我最重視的人,一直承受這些事,令我更加抑鬱。」她直言原本對自己樣貌有 5 分,「但認識他後只剩一兩分。」相較直接批評,芷橋更在意前男朋友的比較,「他會在街上拿任何女生跟我比較,令我覺得所有女生都比自己好,責備為何做這麼多事都及不上人;為何自己做不到。」她甚至因此崩潰,於街頭上痛哭,多次感到生存沒有意義時,亦會𠝹手發洩,「既然你令我這麼辛苦,而我又覺得沒有意義時,為甚麼我不尋死呢?」後來她覺得這樣下去不行,亦解決不到問題,於是決心整容和減肥。

審視人生的轉捩點

面對脆弱的過去,並不是人人都勇於坦承,芷橋滔滔回顧自己的過去,想必事件已成過去,助她更為成長。她形容這是「審視人生的一個轉捩點」,「他是影響我一生中最深的人,他改變了我的外貌,沒有他的出現,我不會整容,不會為訴苦而參加《造美人》,不會去減肥,以前我不會去建立自己,沒有他我想自己只會一輩子吃喝玩樂。」能夠從低谷中醒覺,激發芷橋的勇氣和信心,哲學立了不少功勞,當中蘇格拉底的一句「未經檢視的人生,不值得活。(The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更打開她內心的信仰大門,開始探索人生意義,「節目後,我開始認真看哲學書及上課,並接觸到西蒙波娃的『存在主義』:一個人最基本的自己,是可以定義任何人和物件,包括自己。過去的我將這個自由放開了,讓別人來定義自己,然後不斷追求對方的標準和期望,這其實是件不自愛的事。因此,此刻我會跟隨自己的想法,其他人如何標籤你,你都根本不需遷就對方。」若要跟過去飽受欺凌的自己說,芷橋認為堅持尤為重要,「無論你變得有多好,不喜歡你的人,依然可找到你不好的事,然後將你標籤,因此你如何轉變,其實都沒意思,每個人想法都不同,我們沒必要迎合對方。」她亦想透過自己的經歷,幫助其他人,「讓他人承載我的經驗,使我的人生和價值得以流傳。」

不要成為別人

不少人對於整容,依然存在舊有觀念,認為是件不自然的事。不過,芷橋則透過整容,重新建立自信,「之前覺得不快樂,是因為覺得跟理想外貌有出入,但整容後樣子更接近理想,相對會亦較開心。」她指出,整容後的自己,分數重新回到高位,有 7 至 8 分。她同時認為,身體較靈魂次要,只是件「黏著靈魂的衣服」,「我去改造它,就如在衣服上加個扣針,或綁一個結,並不是件大不了的事。」而最重要的是,整容後的靈魂,依然是她自己整容的同時,別忘記初衷,變相使要求繼續增高,芷橋同意需要適可宜止,不用追求別人對美的高標準,只要自己感到滿意便夠。她舉例,整容是要跟以前的自己比較,想鼻子高一點,而不是要跟 Angelababy 的鼻子般高,「不要奢望變成別人的外貌,我本來應該沒有的東西,現在有了便足夠,不用去到某個要求,我才是完美。

Text: Kristie Chu @kristie_line

Photography: Ricky Lo @_loricky_

Art Direction: Ricky Lo & Mimi Kong

Styling: Mimi Kong @mimikong

Makeup: Vic Lai @viccivlai

Hair: Jean T. @jean.aten

Wardrobe: Dolce & Gabbana, Stylist's Own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