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運娟姐食雞髀 練美娟

2021年10月26日12:29

人行運的時候,不論做甚麼都是如有神助,就算是多麼沒可能的事,也會忽然功成名就。

誰人會想到,以「食雞髀」和「 羊奶」兩招,竟然都可以人氣爆升。

練美娟近來人紅行大運,疫情中仍然工作不斷,拍劇集、做主持之外,廣告也是接到手軟,而其實她正式入行,只是短短四年多的時間。

「其實很多年前,灘叔(鄒凱光)就問我想不想入行做電台DJ,但當時我很害怕,怕自己應付不來,最後推了這個機會。到二十七歲才正式入行,算是有點遲吧!」

撰文☆梁文威 攝影☆梁比利 設計☆美術組

搞笑、說話大膽,性格開朗大癲大廢,做主持充滿親和力,讓觀眾睇得開心之餘,又不會讓任何人反感,看似一帆風順,但原來做幕前追夢,也曾經歷過不少難關。

「大學畢業後其實我做了幾年幕後工作,收入最少是穩定的,但做幕前就不同了,試過幾個月零收入,窮到要住 房,還幸算是捱過來了。」

練美娟的人氣,因為劇集、綜藝節目和主持的風格而成功入屋,就連坐我旁邊那位超級資深的娛樂組女同事,一知道我約了娟姐做訪問,竟然要即時興奮地衝去影樓要求合照,甚至捉 娟姐不斷說很喜歡她的演出和主持,我眼見就連娟姐自己都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真心多謝所有觀眾朋友,雖然以前都算有人識,但現在出街,確實是有很多人叫Carman姐或娟姐,亦真的不時有人說請我食雞髀。」

其實,我本來也是準備買幾隻雞髀請娟姐食兼拍照,那知她即時臉青青耍手兼擰頭。

「不用了,我現在見到雞髀都想嘔呀!一場戲食了廿幾隻呀!請我食任何其他都好,不吃雞髀啦!」

練美娟今年三十一歲,因為隻雞髀開始行運。

人生試煉

練美娟雖然被稱為「娟姐」,而且向來表現豪邁,總讓人有點「大家姐」的風範,但她其實是九十後,也曾經為夢想不辭勞苦。

「我大學時就是讀有關傳播的學系,讀書時就已經開始做相關的工作,畢業之後也是做電影公司、娛樂公司及廣告公司等工作,收入不俗之餘也穩定,那幾年其實拒絕了多次入行的機會。直到一七年,還是覺得做娛樂圈應該比較適合自己,所以才開始做電視。」

四年時間,成績算是不錯,最少大部份香港人都知道她叫「娟姐」或「Carman姐」,也算是以個人特色突圍而出。

「最初入行其實真的不太有人識,所以做幕前也可以過正常生活,其實也是開心的。現在是多人認識了,可能也是適逢疫情的問題,多了人看電視節目的原因,我發現原來很多人喜歡我帶給他們的歡樂,也讓觀眾知道我其實不止是主持,也可以拍劇。我二十七歲才入行,到三十一歲有這樣的成績,也自問是不錯的。」

雖說入行初期,因為收入大減要住 房節衣宿食,不過她郤不以為然:

「其實我不算捱得慘啦!可能我個人性格開朗,從來都只會向好的方向諗,現在不是過了嗎?」

練美娟除了繼續搞笑,也希望可以做一些感性的角色。

心急脫單

娟姐雖說性格豪氣,但也十分少女情懷,事業之外,最關心的還是姻緣愛情,所以七仙羽師傅也要出手打救她的愛情運。

「我想拍拖,但未遇到,不能求其搵,要說感情生活的話,都單身了三、四年。我要求高嗎?不是啦,可能是圈子比較窄,工作上遇到的都是同一班人,一收工就回家睡覺,根本沒有機會遇到其他男仔。」

早前被七仙羽師傅爆料,指ERROR的肥仔梁業對她有意思,可是兩人都多次否認。

「哈哈,我沒有拒絕肥仔,但我們只是拍檔,即將也會合作,我只想不要再傳這個緋聞,傳到我們見面時不好意思,尷尷尬尬就不好了。」

「但我常常被祖母催我,不只是結婚,也想見我生仔,她不時會叫我不要左揀右揀,最後揀個爛燈盞,更說想在『走』之前見到,那我就更加不能太快結婚。」

娟姐多次強調,現在是單身及Available,擇偶條件更是十分簡單。

「以前就要比我大隻,也要幽默,現在只要兩個人有火花,夾就可以,不過要追我就大膽一點,要表現出來嘛!」

不知道這一句,是向誰人說的呢?

千杯不醉

練美娟另一個最讓人印像深刻的,是其「千杯不醉」的酒量,做節目同時可以暢飲,確是賞心樂事。

「千杯不醉?並不是,只是能夠自動復原,我是會追酒飲的,算是飲得到,酒膽也夠,因為從小屋企人就教我,做女仔一定要懂得飲酒,到大學時代又在酒吧做兼職,所以我懂得那些酒特別烈、那些要如何飲會好些、那些不能狂飲,所以處理得較好。」

娟姐坦言飲酒是她的減壓方法,也是以飲酒來應付壓力。

「所以我肯定自己是不會戒酒的。」

只是疫情接近兩年,可以見朋友飲酒的機會也小了。

「疫情最大是改變,是少了與人相處的時間,朋友們很難聚會,我自已一個人住還簡單,有些朋友家中有仔女,就不想打攪了,疫情期間只能靠電波溝通,我最希望早日可以真正同朋友互相擁抱。」

「我是幸運的,過去這一年多時間,沒有受到太重大的影響,一直都有工開,因為劇集也有更多工作出現,當然也是有影響的,但我個人是非常樂觀的,只要過了就好。」

總有一隻在身邊

話說練美娟近來和人氣一時無兩的七仙羽師傅,拍了一集搞笑綜藝節目,七仙羽為她解決姻緣總是未有 落的問題。過程中,練美娟要扮新郎哥和七仙羽成親,那知最後演變成七仙羽和其外籍男友的婚禮,就連娟姐也直言:

「其實是七師傅『自肥』,最後我這個新郎哥竟然要幫手招呼親友。不過,七師傅也說對了,就是我有一些前世的問題未解決,所以今世還是未遇上真正的情緣。」

原來練美娟早在大學讀書時,就遇上高人指點,指稱一直有一隻「男鬼」跟 她,甚至就如泰國鬼片的情節一樣,每天就是爬在她的膊頭上跟出跟入,真的是總有一隻在身邊。

「其實當時師傅有教我如何解決,但要我做一些有難度的儀式,自感無法做到,所以一直都沒有處理。」

就這樣一跟十年,期間她的聲線不知何故,變得越來越沙、變成老牛聲,運程和健康也只能說是一般般。

「後來是拍劇時,得到黃德斌指點,他叫我快些去睇醫生做手術,解決聲沙這件事,發展就會好起來。」

練美娟於是扚起心肝求醫,手術後聲線回復清脆,運氣亦即時回升,事事順利。

可是跟在身邊的那一位靈界朋友,始終都不去解決嗎?

「我一直都沒有跟進,我怕如果處理得不好,會惹來更大問題。」

總有一隻在身邊,不知七仙羽師傅,可有解決的方法?

練美娟在《大叔的愛》劇中,因為食雞髀的搞笑場面而爆紅,原來拍攝時是真的吃了廿幾隻雞髀,她說拍完之後一直都沒有再吃雞髀。

練美娟常常自嘲「肥」,但其實她身材十分不錯,不時會在網上分享性感靚相。有想推出寫真集嗎?她就自謙地說,只是影來玩,未想過要騷身材。

拍攝《大叔的愛》讓練美娟有機會和黃德斌及簡慕華等前轝合作,提升演技之餘,也得到黃德斌的指點。

與七仙羽師傅在《七救星》中合作,請師傅打救卻變成七仙羽和男友婚宴,娟姐都似乎是稍有微言,皆因她這個「新郎哥」原來是第三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