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大橋“雙Y”方案被重提

2021年10月27日04:09

原標題:港珠澳大橋“雙Y”方案被重提

  廣州日報訊 (全媒體記者 王納)港珠澳大橋有望從“單Y”變“雙Y”,此舉對粵港澳大灣區將產生深遠影響。近日,廣東省政府發佈了《廣東省綜合交通運輸體系“十四五”發展規劃》,規劃提到,廣東為緩解珠江東西兩岸的聯通問題,將啟動一個大膽的超級工程改造項目,即“研究深圳經港珠澳大橋至珠海、澳門通道,更好發揮港珠澳大橋作用”。

  這意味著,“十四五”期間,深圳與港珠澳大橋連接事宜被提上議程,舉世矚目的港珠澳大橋有望通過改造,由目前的“單Y”大橋升級為“雙Y”大橋。

  深圳與港珠澳大橋連接事宜被提上議程

  港珠澳大橋是粵港澳三地合作共建的超大型跨海通道,跨越伶仃洋,目前東接香港,西接珠海和澳門,總長約55公里,設計使用壽命120年,總投資約1200億元,籌備和建設前後曆時15年,於2018年10月開通營運。

  實際上,港珠澳大橋建設前就曾有過“單Y方案”和“雙Y方案”之爭。其中,“雙Y”指港珠澳大橋東邊連接香港和深圳,西邊連接珠海和澳門;“單Y”也即實際執行的方案,西邊連接珠海和澳門,東邊僅連接香港。

  港珠澳大橋確定“單Y”方案後,將“單Y”變“雙Y”的呼聲此起彼伏。如今因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令港車北行等政策受阻,導致大橋汽車使用量偏低,港珠澳大橋可使用的車輛受限,並不符成本效益。

  港珠澳大橋通車3年後,“雙Y”方案被正式納入《廣東省綜合交通運輸體系“十四五”發展規劃》。前不久,國務院先後印發《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和《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雙Y”大橋直連前海和橫琴兩地,將兩地交通時間控制在1小時以內。由此一來,“雙Y”方案不僅能提升大橋使用量,還可促進粵港澳大灣區不同片區的協同合作發展,形成灣區交通的“外環”。此舉對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必將產生深遠影響。

  《廣東省綜合交通運輸體系“十四五”發展規劃》提及深圳的地方有130多處,除研究深圳經港珠澳大橋至珠海、澳門通道外,還包括研究廣州至深圳高鐵新通道;加快推進深圳至江門鐵路建設;研究論證以鐵路功能為主的伶仃洋通道,謀劃深圳至中山城際鐵路;規劃研究港深西部快軌等。

  ■學者點評

  此舉有利於將大灣區打造成“超大型都市圈”

  從事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港澳問題等研究的深圳改革開放幹部學院研究員邱佛梅博士接受記者採訪時對此進行瞭解讀。邱佛梅博士認為,港珠澳大橋“雙Y”方案具有3個方面的重大戰略意義。

  第一,港珠澳大橋“雙Y”方案是提速粵港澳大灣區優勢疊加的“關鍵一招”,有利於推動粵港澳大灣區深度區域融合。

  “破壁融合”是灣區發展之大勢所趨,其中交通設施的互聯互通是支援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基礎和前提。從紐約灣區、舊金山灣區和東京灣區的發展經驗來看,以橋樑相連是世界級灣區形成和塑造的成功做法。港珠澳大橋未來即將實施的“雙Y”方案便是將深圳納入,實現港深珠澳四地互聯互通、相互銜接與深度合體。事實上,這將有利於充分整合深港珠澳四地的資源,推動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和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同頻共振、優勢疊加與紅利共享。

  第二,港珠澳大橋“雙Y”方案是實現深港珠澳“內外聯動”的核心引擎,有利於推進由“雙邊互動”到“多邊循環”的大灣區市場一體化。

  加強粵港澳大灣區交通建設“硬聯通”才能充分保障粵港澳三地人員、資金、物流、技術以及信息的高效流動,才能將大灣區打造成為一個智能互聯、城市功能高效運轉的“超大型都市圈”。過去,大灣區建設主要側重於促成粵澳合作、深港合作這種“雙邊互動”國家級戰略落地,深珠合作等內地“城際合作”並未取得實質性進展。“雙Y”方案不僅為了提升大橋使用量,更重要的價值在於打通大灣區深港珠澳協同合作發展、形成通過打通大灣區交通設施“硬聯通”來引領市場“多邊循環”的動力引擎,這是促進粵港澳經濟一體化發展的更大佈局。

  第三,港珠澳大橋“雙Y”方案是發揮深圳擔當粵港澳大灣區區域發展核心引擎作用的大動脈,有利於形成全面深化改革、對外開放的新格局。

  在改革開放40多年的進程中,深圳率先構建了開放型經濟新體制,並與香港形成良好的合作機制,形成了一批引領性的市場發展成果。深圳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更應該勇當加速粵港澳三地互聯共通的“排頭兵”。“雙Y”方案為深圳增強核心引擎功能、建設樞紐型城市提供了重大機遇,有利於助推深圳緊扣“中央要求、灣區所向、港澳所需、深圳所能”,充分發揮其主體作用,形成深港珠澳市場一體化的先行先試,促進各類要素高效便捷地流動以助推建設“香港北部都會區”,真正推動實現大灣區城市群生產要素的集聚效應、協同效應和外溢效應,實現改革開放引領、發展平台助推、空間格局共生的大灣區新氣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