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眾院選舉今日登場 岸田文雄能否打贏“生死戰”?

2021年10月31日00:02

原標題:日本眾院選舉今日登場 岸田文雄能否打贏“生死戰”?

中新網10月31日電(董寒陽)日本眾議院選舉將於10月31日投開票。近段時間,朝野各黨展開激烈選戰,黨首們紛紛走上街頭,發表演講。

  此次選舉,雖是罕見的“短期選戰”,卻也是日本新首相岸田文雄的“生死戰”。一旦執政的自民黨和公明黨不能保住政權,岸田或淪為日本“最短命”首相。即便艱難贏下這場“戰役”,其政府所面臨的局面,也並不樂觀。

資料圖: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資料圖: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閃電式”選戰

  465個議席、17天分勝負

  此次,是日本時隔4年再次舉行眾議院選舉。

  10月14日,就任首相僅10天后,岸田文雄便啟動瞭解散眾議院的程序。10月19日,眾院選舉正式公示。

  來自日本朝野9大黨的1051名候選人,將爭奪小選區和比例代表總計465個議席,包括289個小選區議席和176個比例代表議席。岸田9月就任自民黨總裁時,曾把執政黨獲得過半數議席(233個議席)作為勝負線。

  10月31日,選民將正式作出決定,以確定自公政權能否繼續聯合執政。

  由於眾議院從解散到選舉投計票僅17天,本次選舉也被視為“罕見的短期選戰”,創下二戰以來最短紀錄。

  對此,輿論認為,岸田文雄剛上台就宣佈舉行大選,也是希望借助日本疫情趨緩的現狀,和選民對新首相還有“新鮮感”時,拉一些“印象票”。

  此外,前首相安倍晉三曾在2014年及2017年,以“短期決戰”的方式贏得眾議院大選,讓岸田希望能夠複製安倍的成功經驗。

資料圖: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
資料圖: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

  岸田“生死戰”

  安倍街頭幫拉票、朝野加強對決姿態

  這場罕見的“短期選戰”,同樣是岸田文雄的“生死戰”。一旦執政的自民黨和公明黨不能保住政權,岸田將接過日本“最短命”首相的稱號。

  日前,朝野9個政黨圍繞各項政策展開激烈角逐,各黨黨首紛紛走上街頭,發表演講。自民黨幹部還發佈了題為“形勢緊迫”的通知,要求為獲得選票竭盡全力。

  安倍晉三也積極“下場”為執政黨拉票,並大打危機牌。他特別指出,如果在野的立憲民主黨取得執政權,“無疑將造成日美同盟信賴關係的喪失”。

  以立憲民主黨、日本共產黨等為核心的在野黨,則加強了面向這場政治決戰的對決姿態。日本共產黨表示,“將盡全力實現政權更迭”,立憲民主黨稱,將力爭該黨所有候選人當選。

當地時間8月16日,日本東京巨蛋體育場成為新冠疫苗接種中心。
當地時間8月16日,日本東京巨蛋體育場成為新冠疫苗接種中心。

  聚焦“疫情和經濟”

  眾院選舉有何看點?

  過去一年,前首相菅義偉深陷疫情和經濟雙雙惡化的“泥沼”中,支持率一路走低。這兩個對於日本至關重要的議題,自然成為此次眾院選舉的“關鍵詞”。

  各黨黨首均表示,應對新冠疫情是當前的重要課題。“口服治療藥年內投入實際使用”是岸田的首要主張之一。有統計顯示,他在一次街頭演說中,8次提到“治療藥”一詞。

  在經濟領域,岸田文雄提倡“新資本主義”,主張通過增長與分配的良性循環,提升中間階層收入。公明黨則提出,向全體18歲以下兒童一律發放相當於10萬日元的補貼。

  不過,在野黨立憲民主黨黨魁枝野幸男表示,“安倍經濟學”導致貧富差距固定化並加劇貧困,而岸田的構想“屬於換湯不換藥”。他主張讓富裕階層與大型企業承擔相應負擔,將收入重新分配給低收入人群。

  與此同時,日媒還關注到,此次選舉依舊延續日本“世襲政治”的特點。儘管候選者中出現許了多新面孔,但他們的名字卻很耳熟,不少都來自日本政治世家。

  據統計,336名自民黨候選人中,104人的家庭有政治背景;在立憲民主黨,這一比例也達到了12.1%。

當地時間10月4日,日本自民黨總裁岸田文雄經過眾院全體會議的首相指名選舉成為第100任首相。圖為岸田文雄(中)起身致謝。
當地時間10月4日,日本自民黨總裁岸田文雄經過眾院全體會議的首相指名選舉成為第100任首相。圖為岸田文雄(中)起身致謝。

  執政黨勝算更高?

  日本前路怎麼走

  儘管本次選戰十分激烈,但分析普遍認為,考慮到自民黨在二戰後幾乎獨占對日本的執政權,再加上有盟友公明黨相助,自民黨的執政聯盟將可望繼續掌權。

  不過,日本主流媒體預測,自民黨在本次眾院選舉中的席位將有所減少。

  而對於上任僅數週的岸田文雄來說,即便拿下此次選舉,未來還將面臨諸多挑戰。

  對內,隨著秋冬季節即將到來,日本疫情形勢或再次陷入嚴峻境地。岸田提出的防疫政策能否真正落實,也是未知數。

  經濟方面的政策,則需在穩定疫情的基礎上進行。然而,分析認為,日本貧富差距的問題,長期被掩蓋在經濟增長的虛幻之下,未來雖不排除岸田會從“粉飾”內閣出發,做一些小修中補的努力,但仍難以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

  對外,日美同盟雖是日本外交和安全保障政策的基軸,但在日本同俄羅斯、韓國等的關係中,岸田政府能否採取有效措施,修復與“鄰居們”的關係,仍有待觀察。(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