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一女子稱10年前被舅舅強姦 母親罵其賠錢貨 舅舅稱:曾談戀愛 被她要23萬

2021年11月01日22:00

  原標題:湖南一女子稱10年前被舅舅強姦 母親罵其賠錢貨 舅舅稱:曾談戀愛 被她要23萬

  來源:正觀新聞

  近日有網友小麗(化名)反映稱,11年前,她遭到中共嘉禾縣駐東莞流動黨委第五支部書記謝某春(小麗舅舅非血緣關係)強姦,當時年僅16歲,並被威脅不準告訴他人。

  2021年1月31日,小麗報了警。3月2日,廣州市公安局從化區分局立案偵查。3月6日,謝某春因涉嫌強姦罪被廣州從化警方刑事拘留。3月18日,因證據不足,廣州市從化區人民檢察院不批準逮捕謝某春,予以釋放。

  “他不承認自己強姦了我,他污衊我是自願的。”11月1日,小麗告訴正觀新聞記者,“這些年我也給很多部門寫信,但都沒有什麼結果。”

  11月1日,正觀新聞記者聯繫了湖南省嘉禾縣紀委,對方表示不知道此事。正觀新聞記者又給嘉禾縣信訪局打電話,但並未接通。

  “我無法掙脫他”

  11月1日,小麗發文稱,2005-2008年間,她讀書期間被寄養在謝某春的親生姐姐謝某英家裡,期間謝某英對她很好,加上謝某春對她一直表現出長輩對晚輩的疼愛,小麗對謝某春並沒有防備心。

  2010年,小麗年僅16 歲,在小工廠打零工掙錢養活自己。2010年6月,謝某春駕駿一輛東莞牌車子,從東莞來從化找小麗吃飯,隨行的還有一名男子,是車主。

  小麗稱,當天晚上,謝某春對小麗多次勸酒,吃完飯後,快到午夜,謝某春稱因為下暴雨,回去小麗的住處較遠,所以就在從化區一賓館住下。

  “當時的我出於對舅舅謝某春的信任,就聽從了他的安排。”小麗說。“謝某春拿他的身份證登記開房,只開一個房間,是雙人床,並告訴我分開睡就行,不會對我怎麼樣的。”

  “他先和我嘮家常,一開始沒有對我表現出越軌的行為,所以我就安心入睡了。”小麗稱。“等我快睡著的時候,謝某春撲上我的床,掀開我的被子,開始脫下我的內衣褲,要和我發生性關係。我不停地反抗,還打他的臉,叫他不要傷害我,但是他沒有聽,他把我全身死死地按住,謝某春他身高 183cm 很強壯,我無法掙脫他,被他玷汙了。”

  小麗稱,事發後,謝某春強迫她吃了避孕藥,並用暴力手段威脅小麗不準說出此事。之後的一個多月裡,謝某春對她或逼利誘,軟硬兼施,並說對她負責還提到結婚,一邊又威脅小麗不準把事情說出去。

  “被母親辱罵賠錢貨”

  小麗稱,後來謝某春把她介紹到一個鞋廠上班,在該鞋廠,她認識了一個女孩黃某,黃某告訴小麗自己也曾被謝某春強姦過。事發一個月後,小麗稱自己受不了謝某春到精神控製,於是將自己被強姦的事情,告知了周圍的人。小麗稱,她向父母尋求幫助,將此事告知父母,而父母卻將小麗送至謝某春家中,母親收了謝某春500元。

  “父母覺得我已經是個破鞋了,就讓謝某春納我當個小妾,我意識到我被父母賣了。”小麗在視頻中說到,“於是我趕緊從謝某春的家裡逃了出來。”

  “後來我媽還發信息辱罵我。”小麗說,“母親說‘別人的女兒做這種事都能拿個二三十萬回來,你是個賠錢貨’。”

  小麗稱自己因為被強姦的事,患上了重度抑鬱,希望嚴厲徹查此案,開除謝某春黨籍,並從重處分謝某春。

  謝某春:她曾找我要23萬

  11月1日,正觀新聞記者聯繫到謝某春,對方表示,他們二人談過兩個月的戀愛,發生了性關係,但是當時小麗的真實年齡並非是未成年,並稱自己已不想提此事。

  “ 2019年,小麗被電信詐騙了11萬多,她整個人都精神崩潰了,她找我和他父母要錢,找我要23萬,我沒給她。她警告我說,要麼就給她23萬,要麼就找各大媒體報導我。”謝某春告訴正觀新聞記者後,便掛斷電話。

  小麗稱,由於自己防範能力較差,確實在2020年5月17號被冒充公檢法的騙子騙去了10萬元。確實向謝某春要過錢,“但我沒有拿謝某春的錢,我希望通過這個方法得到他犯罪的事實。”小麗告訴正觀新聞記者。“23萬的由來也是我媽之前罵我說別人家的女兒都能拿二三十萬回來,我對這個數字有心理障礙。”

  針對年齡的問題,小麗給正觀新聞記者發了自己的身份證,身份證顯示是1994年出生。但真實年齡,小麗稱,自己並不知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