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公執政聯盟贏得日本眾議院選舉 但背後危機持續?

2021年11月01日11:48

  原標題:自公執政聯盟贏得日本眾議院選舉,但背後危機持續?

當地時間2021年10月31日,日本東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把小紅花放在勝選議員的名字上。人民視覺  圖
當地時間2021年10月31日,日本東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把小紅花放在勝選議員的名字上。人民視覺 圖

  11月1日,日本第49屆眾議院選舉465個議席的最終歸屬全部揭曉。自民黨和公明黨的執政聯盟合計獲得293席,贏得了本次大選,並將繼續聯合執政。

  在此次選舉中,自民黨曾面臨在野黨“圍剿”的危機,一度被預測將面臨苦戰。但最終結果也使黨內部分人士感到“安心”,儘管少於選舉公告前的276個席位,但仍超過了“絕對穩定多數”的261席,岸田政府的持續基本已成定局。

  但贏得選舉的背後,前首相安倍晉三、菅義偉留下的“陰影”尚存,現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能否打出“自身色彩”受到質疑。在眾院選舉後,岸田仍將面臨眾多課題。

  自民黨的“陰影”

  “(大選目標是)執政聯盟能取得過半數席位(233個席位)。”9月29日,在岸田贏得自民黨總裁一席時,針對眾院選舉的目標,他如是說道。

  對於在第48屆眾議院選舉中贏得310個席位、超過眾議院議席總數三分之二的執政聯盟自民黨和公明黨來說,“233”這個數字似乎過於“悲觀”,但放眼眾院選前的特殊背景,卻是情有可原。

  《東京新聞》報導指出,在此次選前,國民在疫情間累計的對政府的不信任及對於“前任”安倍和菅義偉的不滿都曾使自民黨在數個民調中的形勢較為嚴峻。

  的確,在岸田就任首相時,其命運早已和前兩屆政府深深“掛鉤”。對森友學園地價門、賞櫻會等醜聞的態度已屢次被問及,在任命自民黨高層人事及組閣時被指“獨特的色彩”不鮮明,欲出台新政時被質疑“安倍元素”有多少,民眾對疫情處理帶來的不滿也使其持續處於“逆風”形勢。

  共同社報導指出,不願就“政治與金錢”問題和新冠對策履行說明責任的安倍、菅義偉兩屆政府引發的政治不信任已根深蒂固,即使“改頭換面”由岸田出任首相也無法消除。

  這一“危機”自然也表露在選票之中。最明顯的例子便是資深政客的接連失利。在由選民直接對候選人進行投票,得票最多者當選的小選區製中,自民黨前幹事長石原伸晃、現任世博擔當大臣若宮健嗣及現任自民黨幹事長甘利明的敗北使輿論一片嘩然。

  儘管甘利明和若宮健嗣於此後在比例代表區複活,但此次選舉結果也使他們深深挫敗。日本廣播協會(NHK)指出,自1996年小選區製導入以來首次出現幹事長未能在小選區製確保議席的情況。在此後,甘利明表明了辭職意向,自民黨或將在新總裁誕生一個月後,再次面臨高層人事交替。

  在野黨“圍剿”的失利

  在自民黨的“逆風”之下,在野黨曾將此次選舉視為“逆轉”的時機,立憲民主黨、日本共產黨、國民民主黨、令和新選組和社民黨五大黨派順利形成“圍剿”模式,一同呼籲實現政權交替。

  “一起改變(安倍-菅政府)不符合時代的政治吧。”上月末,在神戶的街頭演說中,枝野幸男如此說道。在這一目標之下,在野五黨在日本289個小選區中統一了210個選區的候選人,甚至在數個選區實現了與執政黨候選人“一對一”的白熱化狀態。自民黨也曾就此感受到強烈的危機,岸田曾指出,“許多選區以在野黨統一候選人的形式開展選舉。對自民黨來說,成為了艱難的選戰。”

  在選前預測中,有多數日媒認為數個在野黨的席位將增加,第二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內部也曾將其“勝負線”製定在140席,但實際效果卻不盡人意。立民黨僅獲得了96個席位,較上屆流失了14個席位,儘管日本共產黨小幅上升增加到12個席位,但新選組、國民及社民均保持不變或下降。

  《讀賣新聞》報導指出,立民黨與日本共產黨此次的“合作”是此次“圍剿”面臨的最大質疑。兩黨在觀念和政策方面的不相符曾讓立民黨內部有“流失選民”之憂,立民黨的支持團體“日本勞動組合總聯合會”(聯合)會長芳野友子也曾對此表達不快之情。對此,NHK報導稱,有黨內人士承認此次選舉是“完全的失敗”,向領導層的問責之聲已頻頻傳出。

  “(通過此次選舉)感受到了積累選票的困難。也深感若不變強,將不可能實現政權交替。”10月31日,立憲民主黨代表枝野幸男在記者會上說道。但他也表示,將在分析此次結果的情況下,針對明年的參院選舉繼續努力。

  在明年夏天的參議院選舉中,岸田政府的政績將繼續受到審判。《每日新聞》報導指出,在野黨是否會在此次選舉中吸取教訓,明年又會形成怎樣的“對峙”局面,值得期待。

  “一黨獨大”的危機持續

  儘管本次執政聯盟仍維持多數席位,但民眾對現任政府的懷疑也在此次選舉中暴露無遺。

  岸田上台後,其作為自民黨新“門面”,在選舉中究竟有多少影響力受到了質疑。10月14日,在岸田就任首相僅10天后,便啟動瞭解散眾議院的程序,開啟“超短期選戰”局面。當時有分析指出,在日本疫情趨緩之際,迎著新政府誕生,將這一“新風”延續至眾院選舉,會產生一定的效果。

  但實際卻未能如此。據《每日新聞》報導,自民黨內部有部分人士表示,在地方選區並未能感受到選舉的“熱度”,也不知道解散眾院後的“新風”到底刮向了何方。此外,岸田上任首相後公佈的一系列政策也未能為選舉提振一定的士氣,報導指出,在多數民調預測自民黨將經曆“苦戰”之後,黨內對於岸田“政策宣傳能力不足”的批判曾有蔓延。

  而本次選舉中,曾在內閣中有一席之地的數名自民黨黨員在此次選舉中面臨“苦戰”甚至是落選更是引發了矚目。除石原伸晃、若宮健嗣和甘利明之外,前數碼擔當大臣平井卓也、前日本奧運擔當大臣櫻田義孝、前法務大臣金田勝年等人均在各自小選區的競爭中敗給了在野黨黨員。在這些資深議員的落選之下,自民黨“逆風”的形勢似乎已凸顯。

  值得一提的是,面對前兩屆政府留下的部分負面影響,在此次眾院選舉自民黨席位已下降的背景中,岸田如何面對將於明年舉行的參院選舉已成為課題。

  《時事通信社》報導指出,目前,參院年輕議員中已有“無法獲得選民的支持,不知道該做什麼”的危機感,黨內對於岸田是否能作為“門面”來幫助贏得選舉的疑慮也尚存。若岸田無法與前兩屆政府打出差別化形象、提高自身存在感,一年後他很有可能面臨岌岌可危之境地。

  “在決定政權的選舉中獲得信任是非常可貴的事情,自民黨單獨過半數也是得到了國民的認可。”在選舉結果公開後,岸田在接受採訪時如此說道。儘管在此次眾院選中,自民黨取得了相對不錯的成績,但未來,該黨及岸田將持續面臨的質疑似乎也可以預見。

  政治評論家鈴木哲夫在接受《每日新聞》採訪時指出,岸田仍將“受到束縛”,在距離參議院選舉還有不到一年的時間,支持率或將持續下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