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科學家最關注什麼?頂尖科學家最期待的是什麼?來看看這三份報告 | 2021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

2021年11月02日17:37

原標題:青年科學家最關注什麼?頂尖科學家最期待的是什麼?來看看這三份報告 | 2021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

圖說:今天下午,第四屆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舉行智庫報告發佈會 新民晚報記者 徐程 攝
圖說:今天下午,第四屆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舉行智庫報告發佈會 新民晚報記者 徐程 攝

  新民晚報訊(記者 郜陽)今天下午,第四屆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舉行智庫報告發佈會。發佈會上,《靈感、驅動與求索——2021WLF青年科學家成長報告》《傳承與成長——世界頂尖科學家青年論壇對話報告》以及《未來的科學與科學的未來——世界頂尖科學家莫比烏斯論壇報告》問世。

 早期靈感影響科研生涯

  《靈感、驅動與求索——2021WLF青年科學家成長報告》指出,上世紀諾貝爾獎獲得者從事獲獎研究時的平均年齡在30-40歲之間,可見博士畢業後從事科研工作的十年是一個青年科學家的“黃金十年”。在這十年,青年科學家進入其科研職業生涯的初始階段,是創新意識最活躍、創造力最旺盛的黃金時段,在面對空白的研究領域,常展現出極富靈氣和超脫定勢思維的探索能力,取得創新結果甚至為某一研究領域帶來革命性突破。但這十年,也可能是職業生涯早期青年科學家困難的十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楊振寧曾表示,一個科學研究工作者的困難時期,是獲得博士學位以後的5到10年期間,在此期間要選擇一個領域,要在這個領域里做出來一個能夠站得住的工作,這是一個挑戰。這個時候的科研工作者,正處於尋求突破但四處受阻的關鍵時期,可能也是最容易放棄的階段,更需要嗬護他們的探索與原創精神,尊重支持他們的理想,並儘可能營造優渥的研究環境,讓他們在工作中獲得獨立性,在職業生涯的早期就充分發揮潛力,推動科技突破和激發創新。

  世界頂尖科學家上海中心智庫總監趙羽佳介紹,《靈感、驅動與求索——2021WLF 青年科學家成長調研報告》是基於第四屆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的部分參會青年科學家的調研成果,特別關注了該群體的研究“靈感”與“成果 ”,最終形成研究報告。

  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認為,早期靈感對於日後從事科學研究有一定影響;而科學偶像的研究魅力也激勵引導青年人致敬科學,在科研道路上持續奮進。值得關注的是,不同性別的科學家對當前“最大成就”的定義有顯著不同,這對於如何嗬護女性科學家的成長、培養未來更多的女性科學傢俱指導意義。

百名青科對話“最強大腦”

  《傳承與成長——世界頂尖科學家青年論壇對話報告》指出,隨著科研壓力日甚,面臨發展困境的中青年科學家人數日增,且越來越涉及年輕學者,不乏剛成立獨立課題組的博後人員。在致力於取得重大成果的當下,青年科學家正面臨各種壓力與困擾,經曆前所未有的挑戰與現實難題。他們希望獲得突破,在這個充滿變革的時代繼續“心懷夢想深耕前行”。目前,國內外均普遍關注中青年科學家,特別是青年科學家的壓力狀況與科研困境。

  以扶持青年成長為使命的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通過線上論壇首創跨國別、跨地域、跨學科的自由交流模式,積極為全球青年科學家與頂尖科學家搭建高端對話平台,促進不同代際科學家間的互動。面對頂尖科學家,青年科學家坦誠科研壓力與研究困惑,也迫切希望瞭解更多成功的“秘訣”;頂尖科學家或諄諄善誘、或用幽默智慧指引青科前行,緩解各種困惑焦慮,讓人豁然開朗。這次對話充分體現了學術界的開放合作,論壇也希望通過該模式引起更多關注,共同推進世界科學事業的發展。

  百餘位卓越青年科學家面對80位頂尖科學家,通過20場線上論壇提出近百個問題。其中,近半數青年學者對頂尖科學家的成功奧秘與治學風範充滿好奇,提出45個關於頂科獲獎秘訣、成功科研範式探討及如何應對科學挑戰的問題;30名青年科學家共提出25個涉及其相關學科前沿的問題,與同領域或相近領域的頂尖科學家們進行了深入的探討,分享彼此對突破的認知。

  面向未來的大膽暢想

  作為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最具特色的論壇之一,莫比烏斯論壇始終聚焦科學前沿,以及面向未來的暢想。2020年,頂尖科學家們再度圍繞“您認為您所研究的科學領域內最大的研究障礙是什麼?”“您認為該領域最有可能性取得突破的課題是什麼?”“除了您所研究的領域,您關注的其他科學領域能取得重大突破的課題是什麼?”這三個精選科學問題,用或樸素、或凝練、或充滿激情的語言講述他們所認知的科學障礙或挑戰,他們目前最關注的研究方向,並期待未來5-10年的科學進展與突破。

  來自9大領域的106位頂尖科學家做出了積極反饋,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從中悉心梳理出四大主題并包含58個子主題,囊括了科學家給予的424個科學觀點,在《未來的科學與科學的未來——世界頂尖科學家莫比烏斯論壇報告》上集中呈現。

  例如在“倡導開放的科學”上,世界頂尖科學家協會副主席、2013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邁克爾·萊維特表示:“科研需要廣泛的思考和開放的態度 , 掌握廣博的知識並進行廣泛的思考是必須的,我認為這是一種開放和願意犯錯的態度。”在“科學需要更多交叉研究”上,2014年諾貝爾生理學醫學獎梅-布萊特·莫索爾認為:“目前最有意思的是跨學科的融合,在與其他領域的科學家的交談中,比如物理學家與神經學家、數學家與神經學家等,這種融合促進各種思想、方法和技術的多樣性發展,也是在科學領域取得重大突破的驅動力。”在“值得關注的前沿研究”,2020年基礎物理科學突破獎謝普德·多爾曼介紹:“現在是一個從事黑洞研究的好時機,有很多事情正在發生。我們將能夠進行黑洞合併的群體研究了。而且會出現全新的學科,開創全新的研究領域。這些問題都很有前瞻性,這些新技術真的開啟了無盡的可能性。”

  新民晚報記者 郜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