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賓點名炮轟佐敦!數十年情誼決裂?逐利而已

2021年11月07日10:32

  佐敦最近以超強的吸金能力再次成為頭條,擁有黃蜂隊和部分Air Jordan品牌股權的他以26.2億美元的收入登頂職業運動員歷史收入榜。

  但是,輿論場上的佐敦似乎卻沒有那麼光鮮亮麗,漸漸地,佐敦在籃球世界食物鏈頂端的神格地位開始被質疑。

  而發出質疑的那個人,恰恰是他昔日的好搭檔柏賓。

  “米高和我並不親近,從來都不。”

  柏賓的一席話撕開了一道時空裂口,球迷彷彿要在腦海里搜索過去對公牛王朝的回憶,然後親自確認一下其中佐敦和柏賓之間攜手合作的鏡頭是不是虛構的假象。

  柏賓在最近的訪談中對昔日大哥佐敦沒有留一絲情面,他斥責佐敦拍《最後一舞》只是害怕占士威脅到自己的歷史地位,因為“現在很多人就算不認為占士強於佐敦,也認為他們是同一水平的球員”。

  柏賓指責佐敦在《最後一舞》的紀錄片里為了繼續塑造自己偉岸的形象,不惜以包括自己在內的老隊友當作墊腳石:“他們稱讚佐敦,但沒有對我和我的隊友給予足夠的讚美。”

  “對此,米高應該承擔很大一部分責任,因為他有成片的最終決定權。”

  “我不過是個道具而已。”

  而半年前,柏賓對佐敦可不是這樣的態度,當時他在接受採訪時大讚佐敦,以及對兩人的關係高談闊論:“我們之間的關係無可挑剔,我們互相推動對方,互相成就。”

  如果柏賓和佐敦“從不親近”,那何來“無可挑剔”的關係?

  如果柏賓和佐敦“從不親近”,為什麼要出現在佐敦2010年的名人堂入選儀式上呢?還違心地送上這樣的祝賀呢?

  “感謝你成為我最好的隊友,我會永遠珍惜這段經歷,我也會永遠珍惜我們的友誼。”

  如果在籃球最高成就的殿堂上說謊,那可真就是對籃球運動的大不敬了。

  1996年的全明星賽前,柏賓還對即將退役的佐敦表現得依依不捨:“我需要他的領導力”,而怎麼到2021年就變成,“佐敦是個自私的傢伙”?

  幾十年的友誼就在這麼短短的時間內被推翻,這實在有點詭異了。

  俗話說得好,事出反常必有妖,那柏賓是在做什麼妖?

  人做事情大多都有一個初始的動機,我們不妨猜猜柏賓的動機是什麼?

  憑藉著與佐敦搭檔的這層關係,柏賓炮轟自己的老隊友顯然會登上新聞頭條。

  而當這件事情持續發酵,也就為柏賓帶來了可觀的流量熱度,炮轟佐敦這段時間大概也是他最近幾年最為媒體所關注的時刻了——上一次柏賓上新聞頭條,應該還是他美豔的前妻和比自己小得多的NBA鮮肉搞上了。

  而流量在當下就等於金錢的道理,我想皮二爺可是心裡門兒清,柏賓不惜“破壞”與昔日老隊友的情誼,大概就是為了搞點錢吧?

  當時《最後一舞》播出時,柏賓也嘀咕,“佐敦掙了那麼多錢,我們卻一點也沒撈到。”

  果不其然,柏賓的個人自傳不久後即將開賣,所以趁這個機會放點狠話,讓大家都去買書一覽究竟,實在是可惜了圈錢的大好機會。

  你看,做節目的時候,他手裡不就拿著自己的自傳嗎?

  如果柏賓不噴佐敦,有誰知道他要出書呢?又有誰關心柏賓出書呢?

  其實半年前的柏賓就嘗試過蹭熱點當個帶貨主播,那時候他不論上什麼節目都要帶著自己製作的酒擺在一旁,在鏡頭前一邊噴禪師“種族歧視”,一邊又噴“杜蘭特不如占士”。

  但是噴禪師哪有什麼流量?噴杜蘭特反而還給對方反殺,昔日那些不光彩的老底被揭了個精光……

  這次的皮二爺可能是受了高人指點,又或者是賣酒的失敗打通了他做新媒體的天賦,一不做二不休,乾脆搞個大新聞,直接點名佐敦算了,那流量可不是多多益善嗎?

  再加上,皮二爺最近似乎手頭也有點緊,根據《芝加哥論壇報》透露,柏賓在當地10月8號賣掉了一所豪宅,他2004年用223萬美元買下這座房子,2016年期待他升值到310萬,2018年嘗試以225萬出售,最終只賣了199萬美元……

  既然在投資房產上面沒撈到好處,那出書割韭菜回回血也不新奇吧?

  雖然柏賓職業生涯賺的錢不到佐敦的零頭,但也有以億為單位計算的工資了,放在哪裡都是妥妥的富人階級。

  但一直以來皮二爺出現在新聞頁面上都是“缺錢”的人設,這和他從來就不知道節儉二字有關。

  柏賓花了多少錢泡到美豔的前妻我們不清楚,但當時皮二爺出軌被抓住,求前妻復合可是花了400萬美元買了大鑽戒。

  除了泡妞花錢不眨眼,柏賓買奢侈品也從來不手軟——豪車、珠寶,帆船,甚至還買過小型飛機……花了400萬美元,然後幾乎沒用過。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我們不清楚柏賓的”瘋言瘋語“有多少成出自真心,但絕對有相當一部分和鈔票掛鉤。

  早已經退役的柏賓,賺錢哪還像從前那樣輕鬆呢?大手大腳的開支,再加上給前妻的撫養費,皮二爺的1億工資當然也不禁花呀......

  當然,柏賓也不是第一個這樣做的人,NBA運動員的平均運動生涯只有4.6年,而不是所有球員都能在自己端在的職業生涯里賺到足夠花一輩子的錢。

  說穿了,打球只是一份工作,搞錢才是真諦。

  大家會想盡辦法填滿自己的荷包,尤其是當他們意識到“原來大家喜歡看我們撕逼,甚至還會為此付錢”,那把球員之間的小圈子變成綜藝真人秀的慾望就更加強烈了。

  他們會像綜藝節目那樣,用很蹩腳的方式挑起莫須有的爭端,吸引觀眾的眼球。

  比如杜蘭特就說過當年他和追夢之間的內訌只是作秀,“我和追夢的關繫好得很,我們甚至靠著這個爭吵賺了不少錢。”

  前段時間,加納特把雷-阿倫從綠軍三巨頭“除名”,搞了一出“你不是我兄弟”的真人秀,而最後大家發現——哦,原來是加納特的個人自傳上市了呀。

  還有2020年入樽大賽上韋迪故意給哥頓打9分,使得後者遺憾落敗,放話說不再參加入樽大賽引得球迷一陣惋惜,甚至聲討韋迪,但劍拔弩張的氣氛很快就變成二人攜手合作搞錢,打著哥頓寫歌Diss韋迪的幌子,在影片里植入韋迪賣酒的廣告。

  正應了韋迪那句話,“不要在意9分,你甚至可以靠這搞點錢。”

  不難看出,皮二爺點名佐敦也就是為了搞點錢,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的祖幫主,大概也看穿了自己前隊友心裡打的什麼算盤。

  即便高傲如他,在看到缺錢的老隊友斥責自己的新聞,也許也會像下面這個表情那樣,一笑置之吧?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他這樣,是個行走的印鈔機。

  說到底,掙錢嘛,不寒磣。

  (brad)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