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拿找錯打架對象?約基治兄弟從來不好惹

2021年11月11日15:26

  在充滿肌肉碰撞的NBA賽場上,出現衝突司空見慣,裁判也會根據當時的情況,有時候對衝突雙方各打50大板,賽後該罰款罰款,該禁賽禁賽,這事一般就算過去了。

  但總有人覺得“不行啊,我要為兄弟出頭,這事怎麼能就怎麼算了呢”?

  比如最近沸沸揚揚的約基治和大莫里斯的衝突事件,本來裁判已經對雙方各自處罰了惡意犯規,賽後再罰個款禁個賽,程序就算是完成了。

  但先出陰招的大莫里斯方可倒好,反而向約基治反咬一口,他的隊友占美-畢拿當時隔空對約基治約架的影片在網絡上傳成了頭條新聞,甚至有媒體拍到畢拿賽後帶著熱火全隊堵約基治的照片流出。

  我不知道畢拿是不是真的有勇氣和身高2米11體重128公斤的小醜皇約架,但他出格的舉動絕對是把這個事態升級了,為此還被聯盟罰了3萬美金。

  再加上小莫里斯惡人先告狀,還點名約基治小心點,“在我大哥背後偷襲,你就等著吧”,這個事情可就沒那麼簡單了。

  當熱火方的嗆聲在網絡上發酵了一段時間後,約基治的兩個哥哥終於坐不住了,他們特地開了一個叫“約基治兄弟”的Twitter帳號給小弟助陣(其實開了兩個,最早的一個因為忘記密碼不用了),點名小莫里斯“你少來威脅我弟弟,是你哥哥先出下三濫招數的,如果你要來找麻煩那我們就等著你”。

  “約基治兄弟留”——這幾個大字似乎讓對面有點慌張了,而且約基治的兩個大哥可不像Twitter網友對畢拿的評價那樣“他隔著約基治只有24英吋但他什麼都沒做”,護弟心切的約基治兄弟可是會動真格的。他們立刻就訂好了下一次金塊作客對陣熱火的門票,不光只是打個嘴炮而已。

  而且約基治這兩個兄弟從籃球場退役之後,開始轉向了格鬥舞台,都是正兒八經練拳的選手,而且大哥還曾經因為不當暴力行為被指控,雖然不是什麼光彩的經歷,但這足以證明這倆可不是善茬。

  上賽季季後賽約基治和布卡起衝突的時候,恰好在場邊觀戰的兩位大哥要是沒有安保人員攔住,他們看起來可是真的會衝上去幫弟弟把對手給揍一頓。

  我們不知道熱火這邊一頓嘴炮過後,下一次遇到約基治兄弟時,等著他們的將會是什麼。但大家都心知肚明,畢拿和莫里斯兄弟找錯欺負的對象了。

  雖然約基治平日裡看起來一副憨厚的模樣,但好鬥的塞族人從來就不是軟柿子。

  “我覺得莫里斯那是個肮髒的犯規,我和艾迪巴約雖然纏鬥了整場比賽,但那是好的對抗,我認為你可以打得有侵略性但要幹淨,而這個動作就有點過了,所以我做出了自己的回應。”約基治說。

  小莫里斯說約基治從背後偷襲?怎麼不說大莫里斯陰完人轉身就走了呢?就像奧尼爾說的那樣:“如果你對我使出那樣的動作,可別背對著我,因為下一秒我的回擊肯定就來了”。

  跟從小在巴爾幹半島炮火聲中生活的他們玩美國街頭社團那一套?實在是小巫見大巫,這一點,畢拿和莫里斯兄弟可真的是要補補歷史課了。

  NBA的塞族人大多數都在比賽中留下過戰鬥的痕跡,約基治和努爾基奇和人起衝突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而看起來細皮嫩肉的別利察,也曾經在2018年直接把衝他揮拳的阿弗拉羅鎖喉製服,如果不是有裁判和球員勸阻,那阿弗拉羅估計會被鎖到窒息......

  父親是塞族人的當錫也似乎遺傳了這一好鬥的特質,他在場上發飆的鏡頭可是能做成集錦了,而上次不識趣惹惱這位星球上最會打球的另一個胖子的人,恰恰是小莫里斯。

  季後賽小莫里斯趁著當錫上籃從後面給他來了一下陰的,直接把斯洛文尼亞人給扇出場外,當錫頓時爬起衝著小莫里斯發難,要不是有博班和其他隊友攔著,相信一場搏擊在所難免,而我不覺得小莫里斯能打得過力量點滿且盛怒之下的當錫……

  而上述的例子,已經算相對溫和的了。

  比如2010年塞爾維亞和希臘的一場國際比賽里,當時效力於雷霆的塞爾維亞內線科斯蒂奇就因為場上鬥毆被捕,指控的罪名是他對對方球員造成傷害。

  而從影片資料中可以看出,科斯蒂奇在群毆的過程中一馬當先,不知道揮了多少重拳,從鏡頭中依稀可見,他打架的對象好像還是當時人稱小鯊魚,體重高達156公斤的索夫基斯-斯克塞尼提斯......

  不過,跟下面這個人比起來,上述提到的都只是小兒科了,或許NBA所有人都清楚一件事情——不要惹尼古拉-柏高域這個男人。

  首先,綽號叫作“大白熊”的柏高域看起來就真的雄壯得像隻巨獸,他身高2米11,體重139公斤,“身板寬厚得像石頭一樣”——這是查克-拉維利的原話。

  “我從來沒見過有人吃得比柏高域還多,但他不胖,他像塊石頭一樣,是一塊肌肉組成的石頭。”拉維利說。

  而且,拉維利和自己這位隊友相處時實在是膽顫心驚,他直言自己本來新秀賽季想穿14號,但這個是柏高域的號碼,而他根本不敢去問柏高域是否願意換一換,原因是——“我真的害怕他”。

  拉維利害怕柏高域是有理由的,首先柏高域的外表就寫著四個字——生人勿近,而他和黑山毒梟達科-薩里奇親如兄弟,是徹頭徹尾的涉黑分子……

  雖然塞族人因為歷史遺留原因內戰不斷,但來到異國他鄉的他們並不會因此互相敵視,比如約基治和努爾基奇關係就不錯,在奧蘭多園區比賽期間,來自巴爾幹半島的各位大男孩還常常約飯。

  “內戰留下的東西很糟糕,但那些已經結束了。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這是當時巴爾幹男孩聚會時,杜拉基說的話。

  不難想像,經歷過戰爭創傷的巴爾幹男孩們彼此懂得各自一路走來的辛酸,把他們團結在一起的東西,遠比美國幫派混混們拉幫結派的理由更沉重。

  可以想像的是,當某位巴爾幹男孩被欺負,其他巴爾幹男孩會坐視不理嗎?

  約基治這次被欺負,除了有兩位哥哥給他出頭,同胞們似乎也不會對莫里斯兄弟客氣。

  說到底,還是莫里斯兄弟找錯撒潑的對象了,別說已經遠離NBA的黑幫老大柏高域,就是現役的巴爾幹兄弟們聚在一起,也夠他們喝一壺的了。

  別說球迷看熱鬧不嫌事大,我倒是想看看,要是真打起來,是畢拿和莫里斯兄弟能打?還是巴爾幹兄弟+約基治兄弟能打?

  有趣的是,畢拿似乎也後知後覺發現自己不僅找錯了打球的對象,也找錯了打架的對象。當約架約基治這件事情發酵了幾天后,記者Sam Amick寫了一條反轉的新聞——“畢拿約架的其實不是約基治,而是金塊的球員發展教練”……

  雖然我們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出羅生門,但這條新聞偏偏在約基治兄弟出面回應,買好去熱火作客的門票之後才放出來,就有點……巧合了吧?哈哈。

  不是當事人的畢拿還可以打個哈哈,下次給約基治敬酒的時候酒杯放低一點,這事就過去了。

  但莫里斯兄弟想要當無事發生?似乎就沒那麼簡單了。畢竟出來混,總是要還的,莫里斯兄弟肮髒慣了,總要踢到鐵板的……

  (brad)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