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是不是科學? | 21讀書

2021年11月21日16:19

原標題:經濟學是不是科學? | 21讀書

每週一本書

讓閱讀,豐滿人生

經濟學是做什麼的呢?

經濟學關心的是經濟世界,關心的是社會,從這個意義上講,經濟學是社會科學。

圖 / 圖蟲
圖 / 圖蟲

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經濟學是不是科學變成一個重大的辯題。

實際上,經濟學是不是科學從來都存在辯論,金融危機之後就更是一個重大的辯題。

在科學界和哲學界,一門學科是不是科學,通常的標準是看這門學科是不是可以證偽。這個標準是20世紀以來的通用標準。比如意識形態、宗教、語言文學等,因為它們是不能夠證偽的,所以這些都不是科學。所謂的證偽是指可以用事實證明它是錯的。由於數學也不是可以用事實證偽的學科,所以按照這個標準,數學也不是科學。

那麼經濟學是不是科學呢?

如果我們去看經濟學若干位非常重要的大家對經濟學的討論,比如在薩繆爾森撰寫的《經濟學》這本至今仍然是發行量最多的經濟學教科書里,他把經濟學定義為一組分析工具或者一個工具箱。

其實這並不是薩繆爾森本人的發明,而是可以一直往前追溯。對此,科斯有相當的批評意見。如果我們把經濟學定位成一個工具箱,按照通常的標準,工具箱是不能證偽的,這就出現了基本問題。

和這個問題直接相關的是經濟學是不是數學。

數學是什麼?

數學是在公理和結果之間構造邏輯關係。因此,數學本身並不關心外在世界和現實。

經濟學是做什麼的呢?

經濟學關心的是經濟世界,關心的是社會,從這個意義上講,經濟學是社會科學。

因此從關心的主題來看,經濟學和數學有著基本的差別。

圖 / 圖蟲
圖 / 圖蟲

在最近關於經濟學是不是科學的討論中,有一些科學哲學家也認為經濟學不是科學,原因是經濟學不能證偽,支持的論據是經濟學沒預測到金融危機的發生。

這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所謂的預測和科學到底是什麼關係。

科學關心的是我們在現實世界中看到的各種現象背後的規律性,我們關心的是如何理解它的機制。所以,這個問題應該比精確地預測更為深刻。

舉一個稍微具體一點的例子。在自然科學里,討論火山、地震、颱風,這些是不是科學?沒有分歧,這是科學。但是,如果我們以證偽的名義把它縮窄到準確地預測地震發生的時間,準確地預測火山爆發的時間,準確地預測颱風登陸的時間等,這些至今在自然科學里也是做不到的。

但是,為什麼沒有人站出來辯論研究地震、火山、颱風的這些學科是不是科學呢?因為這些學科幫助人們認識它們產生的機制。我們只要知道了它產生的機制,在定性甚至是粗略的定量上,我們是可以預測的。

從某種意義上說,經濟學與此非常相似。

至今,經濟學並不能準確地預測一些相當複雜的經濟現象。但是,如果把證偽混同為準確地預測,那就混淆了一些基本概念。

再進一步,經濟學理論和事實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理論是用來組織我們觀察到的事實的。

不同之處在於,理論是對觀察到的事實的規律性理解,是對規律性內容的更確切理解。理論是針對觀察到的系統事實,構建邏輯結構,幫助我們系統認識相關的所有事實。作為科學理論,它的起點是事實,終點或者目標仍然是事實。這是和數學不一樣的地方:數學的起點是公理,終點是定理,公理和定理之間就是數學的核心內容。至於公理是不是事實,不重要。定理是不是事實,在數學上也不重要。

所以,把科學和數學混為一談就產生了誤導。之所以講這些,是因為在經濟學里這種誤導的現像是比較嚴重的。

圖 / 圖蟲
圖 / 圖蟲

關於科學與事實的關係,筆者引用19世紀末偉大的物理學家和哲學家馬赫的討論。

在馬赫的討論里,他說:“科學的目的就是用最簡單和最經濟的抽像辦法表達事實。但是任何我們發現的那些規律,一定比事實少。”

這句話的意思是科學理論一定沒有那些細節,因為科學只關心抽像的規律性內容。當然我們關心的主要是經濟學理論,但實際上它和物理學等是一樣的。

這就涉及另一個問題:什麼是好的理論?

一個好的理論首先能夠解釋已經知道的事實,同時還能夠幫助我們預見尚未知道的事實,否則理論是沒有用的。

所以,理論一定是關於事實的:它來自已經知道的事實,它能夠預見我們尚未知道的事實。

具體來說,一個好的理論實際上是一個人造的結構,這個結構的起點叫作原理或者基本假設,是以直覺的方式概括我們知道的事實。比如物理學的萬有引力定律。

萬有引力定律並不是一個被證明的東西,而是牛頓為了構造這個理論抽像出來的一個假設。

再比如,經濟學里常用的一個基本假設:理性(rationality),這是對觀察到的事實的一個抽像。當然,今天經濟學家對這個假設有重大的辯論,是經濟學理論發展的前沿之一。

經濟學裡面另外一類特別重要的基本假設有時被稱為公理(Axiom),例如微觀經濟學關於人的偏好和技術的幾個標準的基本假設。這些基本假設就是幫助我們構造理論的。

從基本假設出發,理論的第二步是邏輯上的一致性,它構成了在假設和結果之間的那個部分。這個部分可以是數學的,也可以不是數學的。比如張五常先生的工作,大部分是不用數學的。科斯是完全不用數學的。但是從經濟學的角度看,不用數學很難。最難的部分如果不用數學,大概只有天才才能做到。所以,無論是數學推理還是語言推理,就是把我們已經知道的一組事實概括在一起,同時得到的還有預測。

筆者想強調的是,把理論和數學等同是嚴重的誤導。因為在邏輯構造的過程中,數學相當有幫助,但它不是唯一的。即便在自然科學里也有極其重要的科學,其發展跟數學沒有關係,比如說遺傳學、進化論。再比如說經濟學里的科斯定理,裡面一行數學也沒有。

我再用物理學的一個基本例子非常概要地介紹一下好的科學理論是怎樣產生的。

這個例子就是牛頓。

牛頓的工作其實是整個現代科學的重大突破。

它的來源是什麼?通常流傳的蘋果落地的故事嚴重歪曲了事實。

牛頓重大突破的起點是當時已經存在的對基本事實的若干觀察。第一個基本觀察是伽利略對地球上的事情的基本觀察,並總結出的若幹道理。第二個基本觀察是,當時已經積累了二百多年非常詳細的天文觀察,到了開普勒的時候已經總結成了一套規律性的內容。但是,這兩組對天上和地下的基本事實的系統觀察,中間是連不上的。

牛頓相信上帝創造世界時天上地下一定是連著的,於是他就構造一個邏輯把這兩個東西合在一起。在構造這個邏輯的時候,他發明了微積分。他還需要創造幾個基本原則,其中一個基本原則就是牛頓定律。

圖 / 圖蟲
圖 / 圖蟲

主流經濟學里非常重要的理論,我把它概括成五個最基本的結果。

這五個最基本的經濟學結果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都沒有制度的成分,所以我把它們叫作無制度的經濟學。而這五個無制度的經濟學道理為我們研究制度、研究現實打開了一扇門,創造了基準。

第一個基準就是科斯定理。科斯定理說的是在什麼條件下產權的初始分配方式對經濟沒有影響。換句話說,科斯定理告訴我們,在什麼情況下產權是不起作用的。反過來說,正是由於科斯定理,才幫助我們知道在什麼條件下產權才會起作用。為了知道在現實中為什麼產權起作用,就要回到科斯定理所說的兩個條件。張五常教授的工作和現在主流經濟學的大量工作,對產權的理解都是以科斯定理的基本內容作為基準發展出來的。

經濟學最重要的理論就是一般均衡理論,它告訴我們在制度不起作用的情況下的結果。

一般均衡理論最重要的結果是兩個福利定理。這兩個最重要的結果正好與制度相關,最早是由奧斯卡·蘭格提出的。當時,他提出了市場社會主義。為了討論市場社會主義可以和市場經濟做得一樣好,他提出了我們今天知道的一般均衡裡面的兩個福利定理。絕大部分經濟學者並不知道這個背景。他們以為一般均衡理論是和制度無關的。但是概括地說,一般均衡理論講的道理和科斯定理講的道理基本是一回事。在科斯定理的兩個基本條件下,我們得到了無論產權的初始分配如何,都可實現最有效的資源配置。在一般均衡理論里,道理是一樣的。一般均衡理論運用了非常複雜的數學,有兩個人因此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其中一位就是數學家。但科斯定理用非常簡潔的方法概括出了一般均衡理論中的基本道理。

最後,關於研究動力的問題。

我想對經濟學,尤其是主流經濟學的激勵機制提一點看法。這個領域里的激勵機制基本上就是所謂的終身教職。這一機制存在非常基本的弊病,導致阻礙經濟科學的創造性和突破性的發展。它更鼓勵微小的技術上的改進,要想出現突破性的改進非常困難。

現在流行的激勵機制依賴於外來的動力,但實際上,科學的發展依賴內在的動力而不是外來動力。最核心的內在動力就是好奇心。

來源 | 本文整理自《探索的曆程》,許成鋼 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