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黃溢豪 從破碎中重建

2021年11月27日08:00

一如大部份愛電影愛追夢的小伙子,黃溢豪同意演員的位置好被動,就算有多愛、有多願意付出,也不代表什麼,等待的過程唯有不斷裝備自己,學習不同事物。 近期他其中一項成就解鎖的,就是學車考牌成功,相當有滿足感。「因為疫情關係,之前有頗長一段時間無工開,我就趁機學潛水、學車,終於二次補考成功,還要是比較難的棍波,都有少少成就解鎖的感覺。還有學打拳,以前學過泰拳,因為拍戲關係也學過西洋拳。試過沒有工作,不得已「秘撈」找兼職賺生活費,都會盡量找這一行幕後工作,像美術助手、服裝助手、剪接、副導演等等,都試過。」 長遠來說,為自己增加工作機會比較實際。「演員真係好被動,能為自己增加多一些機會,其一可能就是靠自己做創作。生活上遇上有趣的事情,例如茶餐廳偷聽到一對父子對話好有趣,就會記下來,甚至有時是一個電影名字,能帶給我想像空間,我都會跟一些編劇朋友傾偈分享,看看會否有些後續東西可以發展、蘊釀。」 [caption id="attachment_145428" align="alignnone" width="566"]

FF標誌毛衣 黑色長褲 Both from Fendi[/caption]

從破碎中重建

演戲最吸引黃溢豪的,是好像經歷了很多不同人的人生。「14歲拍過第一齣戲(劉國昌導演的《圍城》)之後,才真正對電影產生興趣,本身黃溢豪只得一個屬於自己的人生,但透過演戲就可以經歷好多不同的人生。我還很喜歡在拍攝現場拍到一個good take那種成功感,如果電影得到觀眾認同,又是另一種成功感,好像新戲《緣路山旯旮》在亞洲電影節閉幕那一刻,有觀眾拍手給予鼓勵,自己身為一份子,好感動。」 跟很多年輕有志的演員一樣,黃溢豪長遠目標也想當導演,「做電影這條路,希望能走得遠,用幾多年時間放在演藝事業上?我應該怎樣也不會離開,除非有些不能夠控制得到的情況下,要離開這個行業,甚至離開這個地方;但我有情意結,連自己地方都未做好,憑什麼離開?我覺得要達到一點點成就,才有資格說走或留。」 妙想天開,可以任揀的話,黃溢豪最想和誰合作,「窪塚洋介、菅田將暉,這兩人有種狂的傾向,有這種氣場及質地的演員最吸引,無論角色如何壞,都有能力令觀眾喜愛,當然希望有機會從中偷師,學習他們的長處。」 [caption id="attachment_145427" align="alignnone" width="566"]

緹花羊毛燈塔拉鍊外套 緹花羊毛燈塔長褲 Both from Loewe[/caption] 如果這生只能揀一部電影陪過世,黃溢豪覺得是不可能的選擇,「本身有想過《廝殺片場》,很佩服電影條橋夠食腦,以小博大,而且戲本身都是講拍電影的,更容易有代入感,但若果餘生只得看一套電影,這套又好像不太適合,因為有些電影不能夠隨時翻看,其實最可能是笑片,因為無論開不開心都可以看。」 黃溢豪不介意透露感情狀況,一問之下,原來現在式已是回復單身,雖然已平復心情,一講會涉及前度,他覺得還是最好不提。 忽發奇想,若然角色對調,黃溢豪變成一位女生,「她」會喜歡黃溢豪嗎? 「答會好像好自戀,答不會又好像很例牌,我估最終答案都是不會。因為我覺得自己不夠好,對方沒有什麼理由會喜歡我。」鍾意就是鍾意,何用理由?「一向我都不是很有自信的人,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特別討好的地方。 「有個說法,我忘了是誰說的,演員來來去去就是充斥着這幾點:沒自信、感性、自卑和敏感,我們就是這樣,不斷找自己的缺點,揭自己的傷疤,一路打碎自己再重建,希望下一個自己比上一個更加好。」   Photography : Phoebe Wong Styling : Carmen Chan Text: Yumi Ng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