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專訪│Breakdance入奧 37歲人母堅持跳足21年:希望我帶起激勵作用

2021年12月03日14:46

【橙訊】Breakdance即將成為2024巴黎奧運項目,到底香港會不會有選手參賽?跳街舞跳了21年的bgirl Ling現年37歲,並且已為人母,但對breakdance仍有一團火!

圖:橙新聞

作為街舞的breakdance,中文叫霹靂舞,由於是外國次文化的產物,所以在香港這個忽視表演文化的地方,一直只能流於地下,難以走入主流。香港人或許在電視電影或廣告常常見到有人跳breakdance,頭貼地上翻滾轉身,好不厲害,如果遇有現場表演,應該會拍幾下手掌,然而身為父母的,尤其是年長一輩,對breakdance的態度或許會「表裏不一」。跳了21breakdancebgirl Ling記得初學此舞的時候,經常夜媽媽走到尖沙咀海旁學跳,惹來父母懷疑,「爸爸比較擔心,會怕我在街上學壞。有一次在家中和他爭吵幾句,之後我哭起上來,他竟然以為我服用了精神科藥物,接着我更加生氣,怎可以懷疑自己的女兒會走到那個地步?」她記得當時馬上換上運動裝束,出街跑步,回家冷靜後沒有和爸爸說話,爭吵告一段落,「我連粗口都不說,且滴酒不沾,他的懷疑令我太失望了。」之後她學有所成,參加了不少比賽,家人觀看後明白她只是跳舞而已,之前的懷疑一掃而空,現年37歲的她,這21年都未有離開過breakdane

圖:橙新聞

平衡事業三元素

跳舞有機會受傷,何況運動量大,骨頭經常要和地面「硬碰硬」的breakdance?不過bgirl Ling說自己很幸運,未曾試過嚴重受傷。身為香港早期的bgirl,她的跳舞生涯確實有點傳奇,首先已婚的她有一位很支持她的丈夫;對方不懂得跳舞,但會看太太參加比賽,第一次觀看的比賽地點,就是訪問進行的地點:觀塘海濱。「他就站在台下看我比賽,看完之後他很感動,覺得breakdance的圈子既小,能夠跳出一定成績的女性不多,所以他很支持我,是粉絲級的老公,他說如果我不跳舞的話,我是不會開心的。」他們育有小朋友,但bgirl Ling一直未有離開breakdance,例如拍攝當日早午均要接受訪問,晚上又要教班,過去4710月又參加過比賽,「我覺得以興趣來成為事業,有三個元素必需要能夠平衡,就是你的能力、興趣,以及這個圈子是否需要你,幸好我取得好好的平衡。」跳舞以外,她說自己亦是一名稱職的太太及媽媽。

圖:橙新聞

奪奧運入場券,香港一定得?

剛過去的東京奧運,滑板成為新增項目,令人眼前一亮,接下來2024年巴黎奧運將會新增breakdance,一時之間過往的街頭運動走入主流,當中對bgirl Ling的意義就更大,「我今年的身分是一個運動員,過去幾個月參加了幾場選拔賽,雖然成績不算很好,但我相信我行出來的話,怎樣都會有正面影響,即是一個已為人母的女性,都可以在街舞跳堅持了37年,絕對會對不少人有激勵作用。」她說下屆奧運,20breakdance參賽者的名額會按世界7大洲的人口比例分配,屆時亞洲區可以分得到56個,不過她慨嘆香港發展breakdance的時間遠比日本及台灣少,要爭取一名選手代表港隊,無疑並不容易,「在香港發展運動,往往有成績才可以要求當局推廣,但不好好推廣又怎會有人打出好成績呢?」撇除這個有雞先還是有蛋先的問題,她還是覺得香港有代表出戰奧運並不是一場白日夢,「男仔爭一席,女仔爭一席位,一定得嘅!」

圖:橙新聞

因為棒棒堂而學breakdance

拍攝當日和bgirl Ling一同接受訪問的,還有一名叫DaFungbboy。他稱自己是兼職bboy,正職是在銀行工作,「開頭覺得這只是一個興趣,一星期可能跳一日,或者上breakdance的課堂,順便見一見朋友,但之後發覺不跳的話會身痕。」為何會去到身痕的地步呢?一切就要由他的MK時代講起,「那時候看『棒棒堂』(過氣台灣組合),看見他們跳舞便在網上搜尋一下他們跳甚麼舞,愈看愈正!」之後他在網上認識了一些一樣住屯門、對breakdance有興趣的朋友,「湊起來大家組合了一隊crew,我就一直跳到今時今日。」

圖:橙新聞

就算來到今時今日,除非桃李滿門,或在舞林中有一定的江湖地位,否則靠跳舞搵食真的很困難,所以當年和他一起跳舞的人,都為世所迫,未能堅持下去,bboy DaFung直至認識到bgirl Ling等人,繼續進修舞藝。

bgirl Ling一樣,說到家人是否支持他跳舞,bboy DaFung當年都得不到父母支持,「他們覺得我浪費時間,我沒有放時間在書本上。我喜歡鬥氣,不喜歡給你看不起,所以我讀好書才會去跳舞,平時上堂亦很專心,回家做好功課溫好書才出街跳舞。可能晚上九點幾食完飯,就落街跳舞至半夜十二點幾,第二朝又起床上學……」結果他讀書成績不俗,亦成功大學畢業,「證明給他們看,興趣和學業是可以共存的,我雖然跳舞不算很有成績,但我很enjoy!」

記者:黃展豪

拍攝:郭銘卓、周志堅

剪接:郭銘卓

製圖:Benny

更多推薦文章

發緊夢調查局|走堂才是「大學五件事」?Final Year最遺憾未出Pool!

夢專訪|自學砌出水陸生態缸 興趣變成減壓良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