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問 | 王紹光:中國全過程人民民主何以豐富人類政治文明形態?

2021年12月10日16:32

原標題:東西問 | 王紹光:中國全過程人民民主何以豐富人類政治文明形態?

中國主張包括民主在內的全人類共同價值,最大意義正在於讓世界看到,沒有哪一種政治制度可以壟斷對民主的解釋。

中新社記者:安英昭

全文字數:2932

預計閱讀時間:9分鍾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近日發表《中國的民主》白皮書指出,中國基於本國國情發展全過程人民民主,既有著鮮明的中國特色,也體現了全人類對民主的共同追求;既推動了中國的發展與中華民族的複興,也豐富了人類政治文明形態。

2021年12月,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佈《中國的民主》白皮書。中新社記者 楊可佳 攝

香港中文大學榮休講座教授、華中科技大學國家治理研究院特聘研究員王紹光日前接受中新社“東西問”獨家專訪時指出,中國主張包括民主在內的全人類共同價值,最大意義正在於讓世界看到,沒有哪一種政治制度可以壟斷對民主的解釋。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美國組織的所謂“民主峰會”在世界範圍內引發爭議,美《國會山報》也刊文質疑這一峰會本身並不民主。您怎麼看西方的“民主傳統”及其當代實踐?

王紹光:古希臘被視為西方民主的發源地,雅典被奉為民主的典範。但事實是,在公元前4世紀的大部分時間里,雅典真正能參與決策的成年男性公民人數隻占總人口15%至20%。就是這樣一種民主,從古希臘到20世紀初,也被西方精英們看作一個“壞東西”,很多西方學者著書直言“西方沒有民主傳統”。

西方強調的“公眾參與”是形式民主的典型。這種民主的特點是決策者坐等民眾參與,同時假設所有人都有同樣的參與能力,都對政治有同等影響力。但西方學者的大量實證研究發現,這是一個沒有依據的假設,政治參與是完全不平等的。

一個頗為諷刺的故事恰可道出西式民主的“真諦”:美國一農場主臨死前問兒子:“豬抱怨飼料太差,牛抱怨活太重,雞抱怨窩太髒,怎麼辦?”兒子說:“喂好飼料,干輕活,清理雞窩。”農場主搖搖頭說:“你啥都別做,給它們選票,讓它們選擇你或者你媳婦管它們,讓它們以為這個家是它們作主。”

2020年10月,美國大選舊金山市政廳投票中心,選民填寫選票。中新社記者 劉關關 攝

中新社記者:中央人大工作會議日前提出“不斷髮展全過程人民民主”。您曾用“四維一體”概括全方位的“人民民主”。“全過程”和“全方位”如何體現?

王紹光:這裏我借用美國政治理論學者漢娜·彼特金提出的“代表的四個維度”概念。

從象徵性代表來看,中國的人民民主在意識形態上強調“人民至上”“人民支撐”,民眾和官員都將這種理念內化於心,民眾更會用這個標準來檢驗官員,因此這種象徵性帶來很強的約束力。

從描繪性代表來看,中共9500多萬黨員中的絕大多數是普通勞動者,人民中間有哪些成分,中共就有哪些成分,因此中共是生活和工作在人民中間、同人民有血脈聯繫的,這種構成本身就能描繪性地代表整體人民利益。

2021年12月,湖北省武漢市江漢區唐家墩街道西橋社區參與選舉的工作人員和選民代表,在中心會場有序進行投票。中新社發 李長林 攝

從形式性代表來看,中國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確保了廣泛的代表性。各級人大代表的主要來源是普通工人、農民、軍人、技術工作者及一般管理人員,在全國各級人大代表中,普通工人、農民約占代表總數的2/3。西式民主理論強調形式性代表,但其代議民主理論的焦點不是“代表”(Representation),而是“代議士”(Representative),即經過一套形式性的程序產生的、被賦予“代表”其他職責的人。這些代議士絕大多數來自精英階層。1789年至今,美國眾議院席位已換14000多次,其構成卻基本未發生變化,國會議員家庭淨資產價值中位數是美國家庭淨資產中位數的10餘倍,稱得上是“富翁治國”。

從實質性代表上看,中共的群眾路線強調“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群眾的智慧與建議因而得以融入各級政府的決策中去。

綜上,西式代議民主是單維代表,只有形式性代表一個維度。中國的人民民主則是全方位代表,將象徵性、描繪性、形式性和實質性代表聚為一體,形成“四維一體”的民主。它還強調“全鏈條、全方位、全覆蓋”,是貫穿於國家政治生活各領域、各方面、各環節的民主,包括但不限於民主選舉、民主協商、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不僅是政治民主,還包括經濟和社會生活的民主。

中新社記者:中國國務院新聞辦日前發表《中國的民主》白皮書指出,“好的民主一定是實現良政善治的,一定是推動國家發展的。”為什麼說民主與國家治理緊密相關?

王紹光:簡單從邏輯上講,所有政治制度都是治國理政的方式,“民主”無論如何定義都與政治制度緊密相關,因而也同治國理政有關。而中國和西方思考政治問題的方式不同,西方是“政體思維”,中國是“政道思維”。

討論政體意義上的民主與治理的關係時,西方先預設自己的政體是民主的,再強調只有同他們一樣的政體才是民主的,就是這樣一種簡單、霸道的、從形式上思考問題的方式。

“治理”的概念也是如此。20世紀90年代以後,西方國家及一些國際組織將其解釋為一種非常特定的治理方式,即新自由主義主張的治理方式,並宣稱新自由主義民主制度是“最不壞的治理方式”,將“治理”與“民主”畫了等號。

但事實是,當熊彼特所主張的“最低限度的民主”都被“玩壞”後,一些西方國家在治理上也出現了大量問題,引發其國內民眾的廣泛不滿。美國智庫皮尤研究中心今年10月公佈的一項調查報告顯示,絕大多數美國人對自己國家的政治制度深感失望。只有17%的人認為美國的“民主”值得效仿,而23%的人認為美國的“民主”從來不是什麼好例子。

2021年12月,《十問美國民主》研究報告在京發佈。報告指出,美國在“民主”的名義下,能夠體現其意誌的卻是錢主、槍主、白主、媒主、軍主、藥主。在美國,能做主的並不是人民,“一國六主,實無民主”。中新社記者 蔣啟明 攝

西方主流學者也開始反思,例如日裔美籍學者福山認為,把民主納入治理的指標中是概念的混淆,建議將二者分開。可見,政體意義的民主,未必是治國理政最好的方式。

中國則從古至今都是一種“政道思維”,既是一種治國的理念及政治追求的最高目標,例如“以人民為中心”;也包括具體的治國方式,包括制度安排、方針、政策、措施、方法等。這種思維方式要求治理者不能邯鄲學步,不能削足適履,不能故步自封,而要不斷探索更好的方式來達到治國理政的最高政治追求。

2021年6月,北京西單東北角的“人民至上”建黨百年立體花壇亮相。中新社發 胡慶明 攝

中國的制度未必符合西方政體意義上的民主標準,但它更符合中國的實際。中國的民主是全過程、全方位、涉及全體人民的人民民主,雖然它也不一定能解決所有問題,但實踐證明它能解決這個國家百姓所關心的大量現實問題。

中新社記者:同西方代議式民主相比,中國全過程人民民主對世界民主政治發展有何意義?

王紹光: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的民主,我稱之為“選主”,而這究竟是不是民主,本身就是問題。

西方民主最顯著的標準是競爭性選舉,但從亞里士多德到孟德斯鳩都明確說過,選舉不是民主,而是寡頭政治(oligarchy)的特徵。西式民主關注的只是整個政治過程中的“選主”階段。我在耶魯大學任教時的老同事、曾任美國政治學會會長的羅伯特·達爾(Robert Alan Dahl)將以多黨競爭為特徵的民主制度概括為多頭政治(polyarchy),實際上也就是多幾個政黨競爭的寡頭政治。達爾說,“我願意把‘民主’這個詞保留給這樣一種制度,它可以持續地回應人民的需求。”用這個標準來衡量,中國的政治制度回應性非常高,西方不少學者的實地研究也得出這樣的結論。

正因如此,中國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度也非常高。過去30年間,西方學者就此不斷修改問卷、調整調查方式,做了無數次調查,最終結論卻基本一致。

中國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度高於絕大多數西方國家,但中國從未向某些國家那樣,傲慢地認為自己的制度是全世界最好的。人類政治文明不只有一種,而中國正是其中做得不錯的一種,中國民主探索的國際意義在於,至少為世界提供了一種選項和思維方式,向世界證明,除“選主”外還可以探索多種民主的實現方式。

2021年12月, “民主:全人類共同價值”國際論壇在北京開幕。120多個國家和地區、20多個國際組織的500餘名嘉賓線上線下參會。中新社記者 田雨昊 攝

普適性最重要的是多樣性。全人類共同價值是各個國家和民族都能接受的概念,而如何理解及實現的具體做法、制度安排則是多樣的。中國主張包括民主在內的全人類共同價值,最大意義正在於讓世界看到,沒有哪一種政治制度可以壟斷對民主的解釋。從這個意義上講,中國的全過程人民民主當之無愧地豐富了人類政治文明形態。

受訪者簡介:

王紹光,華中科技大學國家治理研究院特聘研究員,香港中文大學榮休講座教授。他於1982年獲北京大學法學士學位,1984年獲美國康乃爾大學政治學碩士學位,1990年獲美國康乃爾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他曾在1972-1977年任教武漢市堤角中學,1990-2000年任教美國耶魯大學政治系,1999-2017年任教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系,2017-2020年任教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蘇世民書院。他已出版中英文專著與合著約40種,並在中英文刊物上發表數百篇文章,其研究興趣包括有關民主的制度史與思想史,比較治理等。

編輯:範豐輝

責編:程春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