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重被踢出奧運會?中國被針對?真相原來是這樣

2021年12月10日16:21
舉重項目無緣奧運會,可能嗎?
舉重項目無緣奧運會,可能嗎?

  “中國好不容易有個項目獲得了奧運會7塊金牌,就這樣被針對了!”

  12月10日早晨,當看到舉重、(業餘)拳擊和現代五項3個項目暫時未被列入2028年洛杉磯奧運會設項後,國內網絡上又開始有了“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陰謀論”。

  不是說呂小軍是歐美健身圈的頂流、油管網紅,一個賽前準備活動都有500萬人看麼?

  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拳擊市場,怎麼會不喜歡拳擊呢?

  其實,所謂舉重、拳擊和現代五項被踢出2028年洛杉磯奧運會的說法,是對國際奧委會文件表述的誤讀。

  在項目發展上,舉重、(業餘)拳擊和現代五項都面臨了各自的問題。

  其解決的方式方法各不相同,都還遠沒到會在奧運會上消失的地步。

  一、文件到底說了啥

  首先要瞭解,國際奧委會的官方表述,到底說了什麼。

  洛桑時間12月9日,洛杉磯2028年奧運會組委會(LA28)向國際奧委會提交了項目的初始項目清單,以及將採用的審查程序和最終確定的奧運項目。

  在 2022 年 2 月的國際奧委會會議上,包括滑板、運動攀岩和衝浪在內的 28 項運動,將被提議納入 LA28 初始運動計劃。

  這 28 項運動由以下各個國際體育單項協會(IF)進行 管理。

  它們包括——

  國際奧委會公佈文件的第二條說:拳擊、舉重和現代五項可能會被納入2023年國際奧委會會議和洛杉磯2028年奧運會的初始體育項目。

  洛杉磯2028年組委會可以在2023年會議上,提出新增加的項目。

  (也就是說,不在最開始的28個項目中,但是依舊會被列入,而列入的時間點是2023年。)

  原因是下面3條,從中也可看出各個項目所面臨的問題是什麼。

  1、針對(業餘)拳擊組織機構AIBA,要求它必須證明已經成功解決了圍繞其治理、財務透明度和(收入)可持續性以及裁判和評判過程完整性上的問題。

  2、對舉重聯合會IWF的要求是,其未來的領導層必須展示其向合規性文化有效轉變的過程。此外,他們必須成功解決體育運動中使用興奮劑的歷史問題,並確保反興奮劑計劃的完整性、穩健性和完全獨立性。

  3、領導現代五項的UIPN必須最終確定其更換馬匹和整體比賽形勢的提案,並展示在辦賽成本和複雜性顯著降低情況下的安全性、可觀賞性、普遍性和對年輕人以及公眾吸引力方面的改進。

  該時間表,將為AIBA、IWF和UIPM提供各個IF(國際協會)有效實施關鍵改革的時間,並容許IOC的執委會進一步對其進行考量。

  綜上所述,其實就是國際奧委會對三個項目提出了整改要求。

  整改好了,2023年的奧林匹克大會,LA28組委會(洛杉磯2028年)向國際奧委會再次提出新的項目設定的時候,他們就會被列入。

  那麼,如果這三個協會到時候無法完成國際奧委會的要求怎麼辦?

  參考這次2020年東京奧運會對拳擊的安排就能理解了,國際奧委會組建個自己的班子,剝奪這三個項目協會IF的運營權。

  就像東京奧運會上用BIF代替AIBA去運營拳擊比賽就完了。

  那麼,這三個項目所面臨的問題,到底是什麼呢?

  二、現代五項有點古典了

  現代五項是由“現代奧林匹克之父”法國人顧拜旦先生發起創設的,自1912年起,就是奧運會的鐵打親兒子。

  該項目由馬術、擊劍(重劍)、射擊、游泳及跑步5個單項組成,分別比賽舉出名次,最後換算分數,決出冠軍。

  在一個世紀之前,現代五項是一項時尚的貴族軍校運動。但是隨著時間的發展,這項運動越來越不適應現代奧運會的發展,暴露出了諸多的弊端。

  首先項目和電視以及現場的結合差,比賽本身需要多日完成;計算分數的模式複雜,很難讓觀眾理解和推廣;也幾乎賣不出現場票房。

  第二是使用馬匹導致辦賽成本過高,此外還會招致動物保護組織的批評。

  在最近3屆奧運會上,現代五項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比如減少男女參賽選手人數、簡化分數換算模式,和其他項目共用場館,不會另建場館以減少支出。

  但是依舊不能解決觀眾人數少,轉播場次少,不吸引人的問題。

  東京奧運會上,由於出現了馬匹不按照選手指令進行工作,結果被運動員“毆打”的情況。奧運會虐待動物,更成為了各方面指責的焦點。

  2021年11月3日的英國《衛報》報導說:“國際現代五項聯盟(UIPM)決定在項目中取消馬匹,以自行車來代替。”

  國內對此的報導較為混亂,似乎自行車替換馬匹已經成為現實,而實際上UIPM對此並未正式宣佈。

  所以,國際奧委會對現代五項提出的第一個要求就是:領導現代五項的UIPN必須最終確定其更換馬匹和改變整體比賽形式的提案。

  也就是要求趕緊加快對自行車換馬的審核速度,逼UIPN快點宣佈。

  第2條是現代五項必須壓縮辦賽成本。

  實際上現代五項參賽的選手教練員很少,男女各18人。其辦賽成本說到底最高的就是馬匹。

  畢竟射擊、游泳、跑步和擊劍都可以和其他項目共用設施。取消活馬後,辦賽成本肯定會大幅度降低。

  不過,筆者認為,現代五項這個項目最大的問題並不是馬匹,而是賽事設項有些古典。

  國際奧委會要求中的可觀賞性、普遍性和對年輕人以及公眾吸引力方面的改進,最難實施。

  如果現代五項改成飛機定點跳傘下來,然後公開水域游泳1公里、上岸後騎電動摩托50公里(電動摩托環保)、路上再有一次跑酷和一次打槍射擊。

  搞成電影007那種模式,變成“鐵人三項”和“冬季兩項”的結合體,在一天3-5小時內比完。起個炫酷的名字叫做MI5(不可能的任務五項)也許會更有趣、更吸引年輕人觀看吧。

  三、業餘拳擊的老問題

  主導業餘拳擊的AIBA在東京週期的5年內,遭受了國際奧委會的嚴厲處罰,被剝奪了運營奧運會的資格以及奧運會分配金。

  目前該組織還在努力恢復國際社會對自己的信任。

  2021年11月初,加拿大的律師馬克拉倫(也就是出台針對俄羅斯系統性使用興奮劑)出台了《馬克拉倫拳擊報告(第一部分)》。

  這份152頁的報告證實了里約奧運會期間,拳擊比賽中存在裁判遴選和執法場次分配、操縱比賽、金錢交易等問題。

  指出國際拳聯數名前任高官的責任問題和協會架構中的系統性風險,對有高度嫌疑的場次逐一進行案例調查,並列出相關人員名單。

  實際上,在里約奧運會結束後,由於推廣APB和WSB等職業化賽事,AIBA內部出現了嚴酷的權力鬥爭。

  前AIBA主席、國際奧委會執委吳經國因AIBA內部傾軋被趕下台。但是新選上來的主席拉西莫夫曾被美國財政部認定為黑社會,不被國際奧委會所承認。

  後期當選的其他主席,也多被認為和拉西莫夫有染,只是其白手套。

  經過兩年的調整,俄羅斯拳協秘書長克列姆廖夫在2020年當選了AIBA的主席,正在努力和國際奧委會修復關係。

  他僱傭了曾經幫助巴赫競選國際奧委會主席的公關公司,為AIBA進行遊說工作,並保證“努力實施、完善並堅持落實國際奧委會全部建議。新機構的任務是成為透明和誠信的組織。”

  這些舉措已經開始逐漸發酵。

  AIBA以前在興奮劑問題上,也有自己的觀點,並不完全買WADA的賬。

  但是現在,AIBA已經通過2019年的會議,表明了對WADA反興奮劑的完全支持。

  國際奧委會對AIBA的要求是——它必須證明已經成功解決了圍繞其治理、財務透明度和可持續性以及裁判和評判過程的完整性的問題。

  目前看,治理上,並沒有其他業餘組織能夠代替AIBA的地位,所以只要理順關係,得到會員國的認可,其治理地位不會改變。

吳經國
吳經國

  而財務透明度,說到底就是吳經國時代缺錢導致的。

  當時吳經國想改革業餘拳擊,吸引職業拳手,留下優秀的業餘拳手卻沒錢。籌措到了錢,卻很快敗光了。

  所以阿塞拜疆和中國博盟等投資者對AIBA進行了起訴,最終爆發了“財務不透明”的危機。

  當下克列姆廖夫的背後是俄羅斯的石油公司,他不但給世錦賽設立了獎金,還讚助一些缺乏資金的國家拳手來世錦賽參賽。

  這種撒錢的金主,怎麼還會有人對他的財務不滿意呢?只是這個財務來源較為單一,所以國際奧委會關於財務來源的可持續性,是有其擔憂的理由的。

  至於裁判問題,這確實是AIBA治下的老大難。

  里約時代,不只是NBC、BBC或者法新社AFP這樣的西方媒體指責裁判不公,古巴和俄羅斯和拉美的媒體也指責賽事安排蹊蹺,裁判打分看不懂。

  幾乎得罪了東西方所有陣營。

  經過東京週期的大清洗後,AIBA的裁判體系進行進行了新一輪更替。

  但是業餘拳擊裁判所面臨的矛盾很難根除(也包括有回合數少、賽制短,難以判罰導致的爭議),但是應該不會再出現里約前那種大規模爭議的可能性了。

  所以,AIBA複歸運營業餘拳擊賽事的可能性依舊存在。

  國際奧委會只是需要設定一個時間點,給AIBA一個前來自己桌子前拍胸脯發誓保證的機會而已。

  四、舉重為歷史錯誤付出代價

  最後,中國人最關注的舉重,傷在了哪裡呢?

  東京奧運會舉重項目設14個小項,每個國家可以派出4男4女共8人參賽。

  中國舉重隊出征8人,拿到了7金1銀,成為了當之無愧的夢之隊。

  而巴黎奧運會上,這14個項目將減少為10個,男5女5;參賽運動員則由里約奧運會的260人、東京奧運會的196人,減少至巴黎奧運會的120人。

  拆分國際奧委會對舉重聯合會IWF的要求有2部分。

  第1部分是未來的領導層必須展示其向合規性文化有效轉變的過程。

  第2部分是必須成功解決體育運動中使用興奮劑的歷史事件,並確保反興奮劑計劃的完整性、穩健性和完全獨立性。

  其實在東京奧運會開賽前,國際舉重聯合會就已經出了很大的問題,鬥爭相當激烈。

  2020年4月,歐美的一些媒體調查披露說,阿讓收受賄賂,將一些被查出興奮劑問題的選手處罰壓了下來。

  這一指責令來自匈牙利的前國際舉聯主席阿讓不得不辭去主席職位。

  隨後,來自美國的帕潘德里亞在WADA和國際奧委會以及歐美媒體宣傳的支持下,成為了IWF的主席,並著手開始國際舉聯的改革和重建。

  然而,帕潘德里亞根本得不到國際舉聯內部人員,特別是掌控前執委會工作人員的支持。

  10月13日,來自美國的過渡主席帕潘德里亞被國際舉聯執委會投票罷免,泰國人因塔拉特以第一副主席的身份接替過渡主席職務。

  可因塔拉特的任命,遭到了來自美國、英國等的強烈反對。

  僅僅不到兩天后,因塔拉特便被迫辭去了臨時主席的職務,由來自英國的國際舉聯醫療委員會主席伊拉尼取而代之。

  伊拉尼出任主席的時候,明確表示自己不參與未來國際舉聯主席的選舉,將把全部精力放在國際舉聯的治理與改革中,這才成為了代主席。

  國際奧委會所謂的“合規性文化”,就是指的IWF內部不合規上任下課、頻繁更換主席的問題。

  有消息說,中國舉重的掌門人——舉摔柔中心主任周進強有拯救IWF,競選國際舉聯主席的想法。

中國舉重、拳擊掌門人周進強
中國舉重、拳擊掌門人周進強

  但是在其主管的舉重於東京奧運會上拿到7金1銀後,周進強在體育總局內部獲得了很高的評價。他剛剛在11月接過了中國拳擊協會主席的職位,可能會像當年崔大林一樣,對重競技項目一肩挑。

  所以,周進強未必還有精力去管國際組織的事情。

  畢竟國際組織的工作密度強度較大,用國內的資源來管理IWF,人力物力都需要解決。只有得到國家體育總局的支持,才能發揮作用。

  而如何做到體制內官員出外任職國際組織的平衡,在幹部制度任命上,也是一個很難的考量。

  這也是此前中國諸多的體育官員寧肯做國際組織的副主席、執委,也很少做國際體育組織掌門人的原因。

  原本按照日程,12月20日-21日,國際舉聯將在烏茲別克斯坦的塔什干舉行會議,選舉新的執委會。

  但是由於疫情原因這一會議被取消,不過國際奧委會已經督促國際舉聯盡快展示其合規性,相信選舉新的國際舉聯執委會,不會太遠了。

  至於國際奧委會指出的第二個問題——興奮劑,則是困擾國際舉重的最大矛盾焦點。

  從2008年奧運會開始,因為興奮劑取消的獎牌達到了149枚,舉重和田徑各占50枚。

  東京奧運週期,國際舉聯已經把反興奮劑問題當做了重中之重,進行了嚴厲打擊。有多達27個以上的國家因為歷史遺留的興奮劑問題,導致有選手被取消奧運會參賽資格,國家參賽名額遭受削減。

  在這個週期內,中國也強化了針對舉重選手的反興奮劑宣傳和打擊,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所以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前5年,中國舉重沒有出現任何一例興奮劑違規,這才會有8人滿員參賽,是所有參賽國家中,人員最齊整的。

  2021年12月3日,國際舉聯又舉行了網絡反興奮劑會議,再次強調了反興奮劑的重要性以及對反興奮劑程序的強化和堅持。

  這個態度是符合國際奧委會的預期的。

  因此,舉重在2023年的奧林匹克大會上經過宣傳講解,再次進入2028年洛杉磯奧運會的項目名單,應該沒有什麼懸念。

  (周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