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時代真實抒情

2021年12月13日05:36

原標題:為時代真實抒情

兩年前的暑期,我開始寫長篇小說《抒情時代》,這一動筆,便是近一年的時光,其間有寫得酣暢的時候,也有陷入黑暗的瞬間,只有長時間沉浸在長篇寫作中,才懂得長篇寫作的快樂和艱辛。年尾時,新冠肺炎疫情突然暴發,令所有人都感到不安,我停下寫作,心情格外沉重,甚至有點不知所措。這個時候,是閱讀幫了我一把,我重讀了三本和疫情有關的小說:《鼠疫》《霍亂時期的愛情》和《失明症漫記》,調整了一陣子,重新回到了長篇寫作的節奏中。

兩年來,我一邊寫作,一邊耐心感受著外界的變化,儘管在寫這本長篇小說之前,我已經準備了很多的素材,翻閱了大量的資料,但在寫作過程中,我無法迴避當下的變化,很多的情緒就被很自然地帶了進去。因而從這本書的整體感覺來看,前半部分和後半部分的氣息是截然不同的,上半部分寫於疫情前,那會兒還常常去野外做田野考察,寫後半部分時,大門不出,被圈在家裡,想法就有了很大的變化,尤其是對近30年的時代變遷有了新的認識。

《抒情時代》這本書我想從側面反映近30年的時代變遷,書中的楊梅、楊大鵬兩人都是生在改革開放初期,從童年記事起,他們便目睹了整個時代的巨大變遷和社會的快速發展,從鄉村到城市,從城市再回到鄉村,儘管他們的靈魂常常感到孤獨,常常感到茫然無助,但毫無疑問,他們是這個時代的受益者。他們內心的每一絲變化,都和這個時代的發展緊緊地聯繫著,時代的浪潮無時無刻不在推動著他們向前走去。

寫完《抒情時代》後,我的寫作出現了各種問題,進入了一個瓶頸期。解決的唯一辦法,在我看來,就需要去尋找新的寫作資源。這個時段,我偶然碰到了一本奇書:《何正璜考古遊記》。這本書是作者在民國期間的考古紀實,大多寫的是關中一代的歷史遺蹟。我連著讀了數遍,心想自己就生在關中,周邊到處都是唐代的陵墓,何不對大名鼎鼎的唐十八陵做一番田野考察?

年初,我先後踏察了靖陵、建陵、昭陵、乾陵、順陵、興寧陵、崇陵、貞陵、莊陵、端陵、獻陵等。順陵和興寧陵未算在唐十八陵中,但亦頗具規模,特點顯著。行走在被灌木雜草覆蓋的陵園里,野風陣陣,鳥鳴不息,山腰紫靄繚繞,青煙瀰漫,青石耀目,不由萌發許多想法,便拿起筆記錄下來。遊覽唐陵,讓我心境平和,變得清醒,少了雜念和浮躁氣。及至將關中所有唐陵踏察完畢後,才對這塊綿延數百公里的土原有了新的認識。《唐陵筆記》目前已寫了幾萬字,接下來,我還會不斷去考察,爭取早日將這本書寫完。

無論是《抒情時代》,還是《唐陵筆記》,我都試圖將當下的生活真實地融入進去,做一個真實的記錄者,為時代而歌,更為時代真實地抒情。

範墩子 (29歲)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12月13日 07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