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投了棄權票,並作出說明

2021年12月14日12:35

原標題:中國投了棄權票,並作出說明

當地時間12月13日,中國代表團對愛爾蘭、尼日爾提出的氣候與安全問題決議草案投了棄權票,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張軍就中國的投票立場作出說明。

張軍說,中國一貫高度重視應對氣候變化,始終積極參與有關國際合作,發揮負責任和建設性作用。我們為《巴黎協定》的達成、生效和後續落實作出了重要貢獻。在《巴黎協定》遇到嚴重挫折的時刻,中國初心不改,堅定不移做落實協定的行動派。中國還在南南合作框架下採取務實舉措,盡己所能幫助其他發展中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挑戰。在氣候變化問題上,凡是已經作出的承諾,中國全力以赴,說到做到;凡是有利於全球環境治理、有利於發展中國家的事情,中國始終持積極態度。

張軍指出,氣候變化可能影響和平與安全,但不應把氣候問題“泛安全化”。氣候變化是自工業革命以來人類不可持續發展模式的產物,只有在綠色轉型和可持續發展的進程中,這個問題才可能得到根本解決。氣候變化可能影響和平與安全,但氣候與安全之間的關係十分複雜。比較明確的是,同氣候變化這一宏觀概念相比,環境退化、旱澇災害、糧食短缺、資源分配不公等,是可能引發緊張和衝突的更加現實和直接的因素。從氣候變化到安全風險,到底有什麼樣的傳導機理,目前還遠遠沒有搞清楚。分析氣候因素對安全風險的驅動作用,一定要結合具體情況具體分析,才有可能得出有現實意義的結論。我們不迴避對這個問題的嚴肅探討,同時要避免把氣候問題“泛安全化”。武斷地認為氣候變化是人類唯一安全挑戰,這不是科學的態度,對於應對氣候變化國際合作、對於有效解決衝突都沒有好處,反而會分散注意力,產生負面影響。

張軍指出,無論在哪個平台、從哪個角度討論和處理氣候問題,都不能背離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應對氣候變化衝擊最根本的辦法,是大幅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直至最終實現淨零排放。在這方面,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是不可動搖的基石。發展中國家特別是非洲國家和小島嶼國家,面對著氣候變化帶來的特殊困難和處境,發達國家有責任幫助他們加強能力建設,增強經濟社會韌性。決議草案對上述這些重要問題都沒有涉及,這顯然沒有把握住討論這一問題的方向,有失公平。中方感到關切的是,如果沿著這個方向走下去,將為發達國家擺脫曆史責任、拒不履行承諾提供新的藉口。另外,非盟和平與安全理事會今年3月9日通過一項公報,提出非洲國家在氣候與安全問題上的具體主張和共同期待,遺憾地是,這些未能在決議草案中得到充分反映。

張軍強調,判斷安理會在氣候問題上的行動有沒有價值,不在於步子或聲勢大小,而要看實際意義。我們需要的不是更多的文字報告,而是努力向衝突地區和衝突國家提供實實在在的幫助。當前,發展中國家最關心的,也是古特雷斯秘書長一再強調的,就是發達國家應該切實兌現在氣候融資、技術轉讓、能力建設等方面的承諾。安理會要做的,不是政治作秀。如果有些國家真的重視氣變問題,就應該支持安理會運用自身獨特的權威,建立監督機制,推動發達國家履行義務,確保承諾落實到位。如果要請秘書長採取行動,就應該任命一位負責監督氣候融資、推動技術轉讓的特使,而不是聽任承諾只停留在口頭上,這才是最緊迫、最重要的問題。

張軍表示,安理會並不是在氣變問題上毫不作為,事實上已經在若干國別議題下處理氣候問題,中方主張安理會繼續沿著這個方向,從和平與安全角度出發,從具體局勢入手處理氣候問題,在準確把握氣候驅動安全風險的機理基礎上,研究有針對性的應對辦法。氣候變化對薩赫勒地區造成嚴重影響,地區國家期待國際社會切實提供幫助。中、俄、印三方已共同提出一份聚焦薩赫勒地區安全問題包括氣變挑戰的決議草案,目的是切實回應薩赫勒地區國家的具體關切。我們希望安理會各成員建設性地參與這項決議草案的磋商。同應對其他全球性挑戰一樣,處理氣變問題更需要的是合作,而不是對抗。

來源 | 人民日報客戶端

監製 | 鄧媛

審核 | 丁揚

編輯 | 董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