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研究:基於智能手機的數字干預療法可減輕抑鬱症

2021年12月16日10:18
最新研究表明,基於使用電腦和智能手機的數字干預可減輕抑鬱症狀,這將成為應對新冠疫情抑鬱症增多的有效解決方案。
最新研究表明,基於使用電腦和智能手機的數字干預可減輕抑鬱症狀,這將成為應對新冠疫情抑鬱症增多的有效解決方案。

  12月16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基於使用電腦和智能手機的數字干預治療似乎能有效緩解抑鬱症狀,雖然目前尚不清楚數字干預治療是否與面對面的心理治療一樣有效,但它們為解決新冠病毒大流行導致的日益增多的心理健康需求提供了一個頗有希望的替代方案。

  該研究報告作者、芬蘭赫爾辛基大學博士研究生艾薩克·摩西(Isaac Moshe)說:“從第一篇關於數字干預治療抑鬱症的論文發表到2020年,現已過去了30年時間,這也標誌著全球範圍內應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精神衛生服務從面對面提供轉變為遠程數字解決方案,這是一個‘無與倫比’的轉折點。鑒於數字干預的加速應用,我們有必要瞭解一下,數字干預在多大程度上對抑鬱症的治療有效,它們是否可以提供實驗室之外面對面心理治療的可行替代方案,以及實現治療效果的關鍵因素是什麼。”目前這項研究發表在《心理學通報雜誌》上。

  數字干預通常需要患者登錄一個軟件、網站或者應用程式,進行閱讀、觀看、收聽,並與一系列模塊或者課程的內容進行互動,個人經常收到與模塊相關的任務,並定期完成與他們當前問題相關的數字化管理問卷,這使得臨床醫生能夠在數字干預(包括人為操作支援)下監測患者的病情發展。摩西稱,數字干預與遠程治療不同,後者在疫情期間獲得了很多關注,遠程治療通過視頻會議或者電話服務進行一對一的心理治療。

  摩西說:“數字化干預已被提出作為適用心理治療的一種方式,隨著數字干預在私人和公共衛生保健系統中越來越多地被採用,我們開始調查分析該方案是否像傳統的面對面治療一樣有效,以及人為支援在多大程度上對治療結果有影響,在實驗室環境中發現的趨好療效是否可以轉移至現實世界中。”

  研究人員對83項測試數字干預治療抑鬱症的研究進行元分析,這些研究最早可追溯至1990年,共涉及超過1.5萬多名參與者,其中80%是成年人,69.5%是女性。所有的研究都是隨機對照試驗,將數字干預治療與非積極對照條件(例如:候補對照或者根本不治療)或者積極對照條件(例如:常規治療或者面對面的心理治療)進行比較,重點關注有輕度至中度抑鬱症狀的患者。

  總體而言,研究人員發現與對照組相比,數字干預改善了抑鬱症狀,但效果不如面對面心理療效那麼強烈,在目前的元分析中,沒有充足的研究直接比較數字干預和麵對面的心理治療,同時,研究人員發現之前沒有研究數字干預療法與藥物治療進行對比。

  無論是以任務反饋或者技術援助的形式,數字干預治療在減輕抑鬱症狀方面最有效,摩西指出,這可能與人類因素增強了參與者完成全面干預的可能性有關。

  一項令摩西擔心的發現是,只有大約一半的參與患者真正完成了整個治療,與受控的實驗室實驗相比,在真實衛生保健環境中進行的研究中,僅有25%患者完成了數字干預治療。這可能有助於解釋為什麼在現實環境中測試的治療方法不如實驗室測試數據高效。

  新冠病毒全球範圍肆虐橫行,對人類心理健康產生了嚴重影響,依據預測,到2030年,抑鬱症將成為因疾病導致人類壽命減少的主要原因。與此同時,不到五分之一的居民獲得了適當的有效治療,在低收入地區環境,不足二十七分之一的居民獲得適當的有效治療。造成該情況的一個主要原因是缺乏專業的衛生保健從業人員,總體而言,我們的有效性研究結果表明,作為常規護理提供治療的一部分,數字干預可能發揮著重要作用,尤其是在專業人士的指導下進行。(葉傾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