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小說是享受輸的遊戲 | “懸疑之疑”年終對談

2021年12月29日13:33

原標題:推理小說是享受輸的遊戲 | “懸疑之疑”年終對談

2021年一大批懸疑影視劇助推了“懸疑推理熱”的市場盛況,吸引了更多人關注懸疑故事的創作,我們的“懸疑之疑”專欄自今年4月份起也已經更新了16期,每一期都在評論區引起熱烈討論,很多讀者留下了鍾愛的推理作家的名字,也留下很多真誠的建議與批評。

阿加莎、愛倫·坡、柯南·道爾、橫溝正史等推理作家和他們的作品為什麼有這麼大的魅力,影響和改變了推理小說的曆史?推理小說發展至今,又不斷地湧現出哪些精彩作品?專欄作者陸燁華在寫文章時,喜歡把作家和作品放在整個推理史上來評價,系統梳理邏輯線。不過,這場對談里他也提到,原來他也有覺得難寫的推理作家,你知道是哪一位嗎?

撰文丨陸燁華 宮子

01

那些我心目中的“最好”和“最不好”

新京報 :已經給我們寫了一年的專欄,你有什麼想對長期關注的讀者們說的呢?

陸燁華 :首先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和關注!

一開始接專欄邀請的時候我其實很忐忑,因為推理懸疑作品雖然很受歡迎,但我知道我想分享的畢竟還是一些相對沒那麼大眾化的本格推理小說和作者,結果專欄寫下來,發現大家都很熱情。

每一期的評論我都會看,甚至是每隔十幾分鍾就刷新一下,看到大家的評論,就像是在和朋友討論推理小說一樣,非常開心。

希望來年大家也能繼續支持《新京報·書評週刊》“懸疑之疑”這個專欄,看得開心,偶有所得,我就很滿足了。

另外也想對自己說,辛苦了,哈哈哈。下一期寫什麼好呢,我真的毫無頭緒啊!

新京報 :今年你讀到的最好的一本推理小說是?

陸燁華 :是岡島二人的《克萊因壺》。這是一本出版於1989年的作品,但是設定非常超前,主人公穿梭於VR遊戲和現實世界中,最終兩者的界限變得模糊,他的人生也因此發生巨大變化。

這本書我十年前就讀過,當時就覺得形式大於內容。今年重讀了一下,發現我十年前就是一個沒頭腦的噴子啊!這本書無論哪個方面來說都非常“天才”,不僅設定超越時代,而且節奏感非常棒,就算給我一份詳細大綱,我也寫不出這麼棒的作品。

人的審美是流動的,可能你之前看過一本小說覺得不喜歡,五年後,十年後,說不定會從中看到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其實今年好書挺多的,但我攜帶著十年前的歉意,決定就推薦這本《克萊因壺》吧!

新京報 :電影或電視劇方面呢,有沒有你心中的“最好”?

陸燁華 :回答完上一個問題,剛把豆瓣關掉的我,又把豆瓣打開了。

電視劇今年看過最好看的是一個日劇《我家的故事》,編劇是宮藤官九郎,主演是長瀨智也和戶田惠梨香。

這部劇的氣質很沙雕,有點像那種家庭喜劇,但是打的點又特別溫馨感人,主題涉及養老、愛情、理想、生死等各種看起來似乎超級沉重的話題,卻用一種四兩撥千斤的方式展現,就令人印象很深刻。

而且這部劇一點都不套路,是我今年看過最反套路的連續劇了,你以為故事會這樣發展,結果下一個鏡頭又讓你啼笑皆非,但細細一品,這種處理還真是妙啊。

總之是一個能讓人看笑也能讓人看哭的故事吧,硬要說的話,氣質倒有點像我喜歡的推理作家伊阪幸太郎。(對不起,推理專欄寫多了的慣性)

另外再推薦一個國產綜藝,叫《再見愛人》。節目邀請了三對婚姻有問題的夫妻,他們要麼準備離婚,要麼處於離婚冷靜期,要麼已經離婚,聚在一起旅遊,各種矛盾都相當真實,看完能學到很多。

新京報 :那你認為今年看過的最忍不住想吐槽的推理作品是?(小說、動漫、電影電視劇都可以)

陸燁華 :回答完上一個問題,剛把豆瓣關掉的我,又把豆瓣打開了。

其實我不太吐槽小說的,因為吐槽有一種主觀的情緒夾雜在裡面,人家辛辛苦苦寫出來的書,不該帶著情緒去吐槽。

所以我都是客觀的批評哈。

今年讀過最差的推理小說是天彌涼的《共感覺》。首先文筆真的很差勁,相當水,就是屬於這本書看幾個小時都不會口渴的。其次詭計也毫無誠意,這是一本設定系推理,設定只為了滿足最後的詭計。

一個不怎麼樣的詭計,為了實現它,於是創造了整個設定,然後用好幾百頁的篇幅去寫出它。這種寫作套路,在如今的日本新本格有挺多的。它固然有存在的理由,但我會想,如果市面上這種作品越來越多,那一定不是件好事兒。

02

推理小說是享受輸的遊戲

新京報 :作為推理讀者和作家,朋友們會不會不太想和你一起看懸疑劇情片,擔心你會洞察套路,直接劇透。

陸燁華 :其實不會。這裏的“不會”有兩個意思。

第一, 朋友們不會不想和我一起看懸疑片,因為我往往是最投入的那一個,會跟著電影節奏一起驚訝、讚歎,相當於看喜劇片時候的"罐頭笑聲",可以有效增強觀影體驗。

第二, 我不會洞察懸疑片的套路(除非它拍得特別差,那就不是我的問題了),一般來說,我是一個比普通人更加不願意去猜測套路的那一類觀眾。就像看推理小說,可能很多讀者都會記筆記啊、找線索啊之類,我就不會,我是那種完全把自己交付給作者,他想把我往哪個地方誤導,我就去哪個地方的。因為只有這樣,最後逆轉的時候我才會有最大的享受。

我經常說一句話:“推理小說是享受輸的遊戲。”懸疑電影也是一樣的道理,太聰明太較真,最後受傷的只會是自己。在我看來,會說出“太明顯了,兇手就是他!”的人,和看動畫片時說“太明顯了,這是畫出來的,老鼠怎麼會說話呢?”的人,是一樣的。

新京報 :那有玩過劇本殺之類的遊戲嗎?你玩這些會不會很有優勢?

陸燁華 :劇本殺現在已經發展得很多元化了,本格推理類的劇本殺反而是小眾。我自己也更喜歡玩歡樂本,就是無腦地做遊戲啊、搞錢啊、比拚才藝啊這種。對我而言,玩劇本殺是娛樂,是社交,不是去動腦子的,所以我天然會避開那種很燒腦的本子。然後我自己又是一個很沙雕的人嘛,玩沙雕的遊戲就會很快樂,朋友也會很快樂。我喜歡看到大家快樂。

也不是沒有玩過燒腦的本格本,但是有點累,可能選擇的本子本身也不咋地吧,所以就覺得有這時間還不如多看一本書呢。

新京報 :你在專欄裡應該寫過兩三次阿加莎·克里斯蒂了,為什麼這麼頻繁寫她呢。

陸燁華 :有這麼多嗎?我怎麼記得只有兩次!

其實原因很簡單呀,就是阿加莎·克里斯蒂是一個推理史上繞不開的名字,她的作品非常多,也創造了很多流派,影響了無數作家,我寫專欄呢又比較喜歡把作家和作品放在整個推理史上來評價,這就不可避免地會寫到阿加莎。另外阿加莎最有名嘛,讀者朋友們最熟悉,我也就儘可能地多寫一些有人氣的作家。還有就是……

算了,我攤牌了,我愛她。

新京報 :你覺得最難寫的推理作家是誰?

陸燁華 :伊阪幸太郎吧。他是我最喜歡的三個推理作家之一(另外兩個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和“廣告位招商”),我發現我寫了這麼多期專欄了,居然沒有寫過他!可見有多難寫。

因為他的氣質也比較獨特,很難把他和其他推理作家做比較,而他的風格又比較多元,很難用幾本書或者一篇文章去概括。

寫作的時候,我也是一個比較嚴謹的人,不想寫伊阪幸太郎“說不出哪裡好,但就是誰都替代不了”這樣的尬吹文案。

所以也是很感謝這次年末問答的機會,在這裏向大家隆重推薦伊阪幸太郎,篇幅原因我就不展開講了,大家放心去看就完了!

新京報 :你最喜歡的偵探形像是?(古今中外都可以)

陸燁華 :先要申明一下,我不是很喜歡名偵探。我更喜歡故事里的普通人,他們會有掙紮,有弱點,有讓人心疼和歎息的地方,而名偵探一般沒有,人物比較單調,純是為瞭解決案件而存在的。尤其是“神探”這個詞,我是比較反感的,相比起“神性”,我更喜歡“人性”。

但我還是有喜歡的偵探形象,比如阿加莎筆下的波洛(怎麼又是阿加莎?)。他就和一般的名偵探形象不太一樣,外形一點都不俊朗,探案方式甚至有點煩人和猥瑣(他會偷聽),最重要的是阿加莎給把他寫得很完整,特別是從《斯泰爾斯莊園奇案》一路看到《帷幕》,會覺得波洛是一個特別完整、真實的形象。有這種誠意滿滿的退場作的名偵探很少很少,所以波洛對我而言是一個很特殊的偵探。

新京報 :如果你有一個機會,可以去任意時代做一名偵探,你最想去哪一個時代,為什麼?

陸燁華 :想去未來可以嗎?一百年、五百年後的那種未來。

一方面我穿越過去是當名偵探,據我所知每一個時代都有不少名偵探了,競爭壓力太大,我穿越過去可能會餓死。

另一方面我對未來充滿好奇,而且我始終相信世界是越來越好的,不管是經濟、科技還是民眾的素質等,所以穿越到未來,既能滿足好奇心,自己的生活質量也不至於減價扣。

再有那個時候應該會比現在有更多的科學手段來調查犯罪,所以工作壓力也減輕不少嘛。就像當作家,我還是願意當現代的作家,以前都是手寫的,想想就很累啊!

新京報 :給你留下印象最深的反派角色是?

陸燁華 :看到這個問題,我腦子裡的警報就一直在響!

推理小說中的反派,那不就是兇手嗎?我直接說兇手的名字,不就等於泄底嗎?

所以機智如我,還是寫書名吧,貴誌佑介的《蓮實的課堂》,這本書裡面的反派我印象很深刻,ta的名字,我這輩子都忘不了。

新京報 :現在作為專欄作者,你有一個對我們吐槽的機會。你想吐槽我們什麼呢?

陸燁華 :大家對我都很好,我沒什麼要吐槽的,明年稿費如果能漲一點,就更好了。

新京報 :最後,說一下對明年專欄的期待吧。

陸燁華 :首先希望自己能夠堅持寫,加油!

然後我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的專欄風格大家是不是喜歡,因為確實有時候寫到自己喜歡的作家,或者感興趣的那段曆史的時候,就會忍不住多寫一點。而且《新京報·書評週刊》的專欄編輯真的很好,幾乎不太動我的稿子,也不會像其他甲方一樣經常打回來要我修改甚至重寫。

我其實在很多地方都做過推理科普類的內容,但《新京報·書評週刊》是寬容度最高的,不會提出“寫得更簡單一點”、“專業詞彙不要這麼多”、“不要一下子出現那麼多人名”、“你把這本書的故事從頭到尾介紹一下呀”這種要求,所以我寫得非常自由。這些要求我希望明年讀者朋友們能夠多多提出,比如哪些地方寫得不好啦,還想看誰的介紹啦之類的。

總之希望大家能夠繼續支持“懸疑之疑”專欄,還有《新京報·書評週刊》其他的專欄,你們的閱讀、點讚和評論是我最大的收穫!

很開心能夠有這樣一個好的平台和大家聊推理小說,明年見!

作者|陸燁華 宮子;

編輯|申嬋;走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