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2022|何小鵬:2024年是這輪科技造車風口的最後窗口期

2021年12月29日08:43

原標題:看2022|何小鵬:2024年是這輪科技造車風口的最後窗口期

12月8日至10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召開,會議總結了2021年經濟工作,分析了當前經濟形勢,為下一步的中國經濟錨定了前行的方向。

中國經濟未來的機會與變量在哪裡?怎樣“穩”與“進”,如何“破”與“立”?關於2022,許多答案等待揭曉。

歲末年初,新京報貝殼財經推出《看2022》,我們對話了16位各領域專家,圍繞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關鍵詞,談他們對中國經濟的觀點和判斷。

一直被視為助力“碳達峰碳中和”的重要一環,新能源汽車2021年成績可觀。2021年1月至11月,新能源汽車產業產銷分別完成了302.3萬輛和299.0萬輛,同比均增長1.7倍,市場滲透率達12.7%。同時,新能源汽車從生產到回收的全生命週期碳中和問題也被各界關注。

作為汽車企業如何更好地助力“碳達峰”“碳中和”戰略?新能源汽車行業的發展勢頭如何?智能汽車的未來有什麼樣的可能?圍繞這些問題,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採訪了小鵬汽車創始人何小鵬。

在何小鵬看來,除了電動汽車本身的零碳排放,生產端、補能端都是企業助力“碳達峰”“碳中和”戰略的發力點。在生產端,企業可以嚐試採用光伏發電,用清潔能源進行日常的生產運營;在未來製造工藝、環保材料使用以及產品規劃上,也可以嚐試用更加低碳環保的方式;此外,在補能方面,企業也可以通過推動充電站建設,加速普及新能源汽車的使用,以此降低因使用燃油車造成的碳排放。企業端有多種形式可以支持“碳達峰”“碳中和”戰略。

“預計供應鏈問題還需大半年時間,才能得到解決”

新京報貝殼財經:今年新能源汽車發展突飛猛進,滲透率大幅提升。你如何看今年新能源汽車的發展?

何小鵬:2021年是新能源汽車崛起的一年,一掃兩年前的陰霾,這是整體行業在變好。並且有越來越多的產品出現,對消費市場而言,有了比之前更豐富的選擇,才有了滲透率的提升。同時,這也是造車新勢力的集體崛起之年。從今年初開始,包括我們在內的一些造車新勢力在交付量上同比大幅增長,這也意味著,一些頭部的造車新勢力品牌逐漸得到了市場的認可,整體進入了新的階段。

新京報貝殼財經:小鵬汽車在應對“碳達峰、碳中和”戰略時有怎樣的戰略與佈局?

何小鵬:小鵬汽車一直積極貫徹落實“碳達峰”“碳中和”戰略,並迅速地在生產製造、產品規劃和運營上進行相關動作。今年11月,我們位於肇慶大旺的小鵬汽車智能製造基地光伏發電並線,使用清潔能源能夠為日常生產運營提供三成左右電力,同時,在未來製造工藝、環保材料使用以及產品規劃上,小鵬也不斷嚐試著用更環保低碳的方式達成這個目標。此外,自建品牌超充站也是小鵬汽車一直在做的事情,這樣能夠更多更快地普及新能源汽車的使用,降低因使用燃油車造成的碳排放。

新京報貝殼財經:去年年底以來,汽車產業鏈面臨著原材料價格飛漲、芯片短缺等問題,你預計缺芯、原材料價格飛漲將持續多久?

何小鵬:2021年芯片短缺的問題,是全行業都必須應對的挑戰。預計這些供應鏈問題還需要大半年時間,才能得到解決。

“2023-2025年可能是智能汽車的關鍵節點”

新京報貝殼財經:業內認為明年(2022年)將是新能源汽車行業的分水嶺,對此,你是否認同?為什麼?

何小鵬:2022年將會有更多的智能汽車新產品在市場上亮相,確實進一步加劇了現有的行業競爭態勢,從另一方面講,這也代表了這條賽道正在變得越來越有活力。我覺得2023-2025年可能是整個智能汽車行業的關鍵節點,一方面,今年宣佈入場造車的科技公司們有了第一代產品出來,像小鵬這樣的造車新勢力則已經推出了自己的第三代甚至第四代產品,另一方面,整個汽車智能化的進程進入了中級階段,擁有更人性智能體驗的產品將會獲得市場青睞,這也是之前我一直說的從春秋到戰國的時間節點:新造車2.0階段。

新京報貝殼財經:現在自動駕駛公司、科技公司在汽車領域的地位愈發重要,主機廠和供應商的地位逐漸產生變化,你如何看待未來汽車行業中企業間的關係?

何小鵬:在我看來,在智能汽車賽道上,有競爭力的企業最終都會在智能化上成為自己的Tier 1,以此來形成自身具有差異化的護城河。像小鵬汽車,我們自創立之初就確立了全棧自研模式,要想做好軟件,一定需要自己來做硬件,保證軟硬件一體化,並且在數據和運營層面完全打通閉環,這是一家未來科技出行公司的必備基礎。

新京報貝殼財經:近期,自動駕駛商業化在京首次落地,市場十分關注Robo-taxi的前景。如今,你也宣佈小鵬汽車計劃在2022年下半年佈局Robo-taxi,為何提出這個戰略?

何小鵬:Robo-taxi可以讓小鵬的車更多地跑在路上,更好地蒐集路況和場景數據,並反饋協助我們在智能化(智能座艙&智能輔助駕駛)層面的改進和研發。

新京報貝殼財經:目前一些上市的造車新勢力公司仍處於虧損狀態,你預計小鵬汽車何時可以實現盈利?

何小鵬:小鵬目前的虧損,主要是因為我們在研發、門店網點和充電基礎設施建設以及品牌上的大投入,2021年是小鵬汽車的品牌向上年,我們進行了品牌煥新,向品牌國際化邁出了關鍵的一步。小鵬始終定位於是一家全球的科技製造企業,現有的投入都是為之後的企業整體發展打下堅實的基礎。

“自主品牌面對國際汽車巨頭的電氣化轉身,首先是保質”

新京報貝殼財經:今年以來,BBA在內的國際汽車巨頭紛紛加大對新能源汽車的投入和戰略佈局,造車新勢力和自主品牌將面臨哪些機遇與挑戰?

何小鵬:造車新勢力和自主品牌面對國際汽車巨頭的電氣化轉身,首先是保證產品的高品質,我相信我們在新能源技術上已經擁有了自身的優勢,但如何讓自己的車在品質上更為消費者所信任,是這條賽道上每一個入局者首先必須意識到的;其次,在品牌層面,需要加深與消費者之間的有效鏈接,提升自己的品牌價值,過去幾十年,我們雖然通過市場換技術,讓汽車這類產品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普及,也產生了不少自主品牌,但在消費者眼裡,自主品牌好像就比合資品牌和進口品牌差那麼點意思。今天不一樣了,新時代的消費者具備了新的消費觀和品牌觀,我相信,在品牌價值上,無論是新勢力,還是自主品牌,大家都會有一個全新的認知。

新京報貝殼財經:今年10月以來,小鵬月銷量快速增長並連續多月過萬,傳統的“蔚小理”變陣為“小蔚理”,對此,你對小鵬長期銷量領先是否有信心?如何看這一變化?

何小鵬:造車是一場長跑,不會因為一時的領先就會在最後衝線時也保持領先,但我相信小鵬具有這樣的潛質能夠保持住現有的身位:一來是我們主打中高端市場,在智能電動汽車這一塊,小鵬目前看來已經佔據了一定的品牌和產品認可度;二來我們具有豐富的產品矩陣以及領先的智能化自研技術,這些都幫助小鵬汽車實現了在產品體驗上的差異化和豐富性。

新京報貝殼財經:你和李斌、李想是朋友也是同行,你們也曾一同度過艱難的2019年,如何評價他們對你和小鵬汽車的意義?

何小鵬:無論是蔚來和李斌也好、理想和李想也好,我們大家都是在為同樣一個目標堅持,都駐守在同一個陣營裡面,不斷通過自身實力把智能汽車蛋糕做大。

大家都不希望行業被看衰,就像在2019年時一樣:越是到低迷的時候,就越需要互相鼓勁和打氣。我希望蔚來和理想做得不錯,這樣小鵬也才會在這條賽道上發展得更快更好。

新京報貝殼財經:你在央視《對話》欄目中透露了“雷軍造車是你慫恿的”,你為何慫恿雷軍造車呢?你會擔心小米汽車將來會成為強大的對手嗎?現在科技企業造車的窗口期也在收窄,雷軍造車的機會還有多大?

何小鵬:2024年是這一輪造車風口的最後窗口期,在這之後競爭會進入白熱化。我相信小米對於汽車智能化的理解,也相信雷軍能夠拿出足夠優秀的產品進入這個賽場。在智能汽車的賽道上,有一個好兄弟成為友商,共同開拓智能汽車的未來版圖,共同進步,其實我還是蠻期待的。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白昊天 編輯 陳莉 校對 付春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