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炒房的都是以前幣圈的?元宇宙現“炒房團” 國內炒作遭降溫

2021年12月31日20:35

  原標題:虛擬炒房的都是以前幣圈的?元宇宙現“炒房團”,國內炒作遭降溫

國內宏宇宙的虛擬房產。網頁截圖。
國內宏宇宙的虛擬房產。網頁截圖。

  “你知道林俊傑在國外花了幾十萬買的虛擬地塊嗎?你知道國外類似項目一塊地可以賣幾百萬甚至上千萬嗎?”12月25日,一位虛擬房產賣家問貝殼財經記者。

  元宇宙熱度持續發酵的同時,與之相關的虛擬房產等也變得“搶手”。

  國外出現多個元宇宙虛擬房產高價交易。一塊虛擬土地成交價格甚至可以達到430萬美元(約2739萬人民幣)。

  與此同時,國內的虹宇宙平台上的虛擬房產也被一度熱炒。閑魚上,某些虹宇宙房產一度標價數千元,甚至數萬元。熱潮之下,越來越多的人試圖參與進來。對此,虹宇宙平台官方也在持續增強防控機制,通過不斷提升門檻,來限制當下虛擬房產的過度炒作行為。

  截至記者發稿,有關虹宇宙的虛擬房產炒作,已經得到一定程度的遏製。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有關元宇宙虛擬資產的暗流,依然會持續湧動。

  國外現虛擬房產交易熱潮,國內一套房最高炒到100萬

  國外屢屢上演元宇宙虛擬房產的高價交易。

  11月23日,明星林俊傑在社交平台發佈消息,稱自己花費12.3萬美元,在Decentraland平台(一個基於區塊鏈的虛擬現實平台)上買下了三塊虛擬土地。

  據媒體報導,11月23日當天,Decentraland平台上一塊虛擬土地以243萬美元(約1548萬人民幣)的價格售出。之後,虛擬遊戲平台Sandbox上的一塊虛擬土地以430萬美元(約2739萬人民幣)成交,創下了元宇宙房地產交易價格的新紀錄。這塊虛擬土地的買家是Republic Realm,這是一家專門投資和開發虛擬房地產及其他數字資產的公司,目前在19個不同的元宇宙平台上擁有大約2500塊數字土地。

  據Dapp(Dappradar.com)統計,在11月22日到28日的短短一週內,四個最主要的元宇宙房地產交易平台的總交易額就接近1.06億美元。據福布斯報導,有建築公司在元宇宙中設計一個項目就可以賺近30萬美元。

  國外元宇宙房產交易如火如荼,國內也不甘落後,最先熱起來的虛擬房產交易在虹宇宙。

  11月18日,紅人經濟公司天下秀董事長李檬發佈11週年公開信,官宣公司基於區塊鏈技術的3D虛擬社交產品——虹宇宙(Honnverse)。

  虹宇宙的平台內部是一個虛擬的P星球。根據天下秀消息,“虹宇宙”平台將總計發行虛擬房屋350000套,這些虛擬房屋根據不同地貌,有13種房型,房子的等級從高到低分為SSS、SS、S、A、B、C級,級別越高越稀有。價格從8.88元到88元,甚至更高。

宏宇宙內部房產。網頁截圖。
宏宇宙內部房產。網頁截圖。

  現階段所有用戶在平台上只能做一些簡單動作,除此之外並沒有其它多樣的遊戲內容。所有在線用戶都可以在一個公共的聊天框內對話,幾乎所有參與發言的用戶,都在呼籲“求關注”“求加好友”“來我家做客”“幫忙做任務”。由於官方發放的房子數量有限,平台上的虛擬房屋交易一度成了炒作哄搶的重災區。

  日前,新京報貝殼財經在二手交易平台閑魚上看到,有許多虹宇宙相關的虛擬房產交易。以極地木屋和半海景房為例,其價格從數千元到數萬元不等,個別虛擬房子標價甚至高達100萬元。交易方式為,買家付款,然後賣家通過虹宇宙平台內部把房產轉贈給買家。

12月中旬,閑魚上的虹宇宙房產標價。網站截圖
12月中旬,閑魚上的虹宇宙房產標價。網站截圖

  新京報貝殼財經聯繫多位賣家,詢問標價如此高的緣由,大多數賣家給出的理由類似,譬如“元宇宙是未來”、“虹宇宙平台升值空間大”、“物以稀為貴”,“天下秀是上市公司,虹宇宙平台有背書發展前景好”等。

  一位手中持有一個“極地木屋”並標價8500元的賣家表示,虹宇宙平台屬於有前景的遊戲,都在炒,有熱度,“我們屬於早期用戶,你要是有渠道可以翻倍賣,這個東西肯定會發展起來的,相當於改革開放時期的深圳和廈門。”

  另外一個房子標價9999元的賣家也對記者稱,虛擬房子可以理解為數量有限的藏品,升值空間很大,記者詢問如何保證平台的房子就能夠升值,他回覆說,沒法保證,願意買的都是看好其價值的人。“虹宇宙是國內做得最接近這些項目的APP,有人覺的這項目不錯,才會有人大價錢買,這就是內在邏輯。”

  還有一位廣西南寧的賣家,她的極地木屋標價6000元,她表示,來虹宇宙平台玩的人越來越多,但是有房子的人很少,所以越稀有的房子會越貴,“有的房子價格已經五六萬了。”同時她稱自己之前因為錯估了形勢低價賣出了好幾套產品,現在手裡面還只剩3套。從其發來的截圖中,記者看到,她曾以240元的價格出售過一套半海景別墅。

  買到房子之後主要功用是什麼?“可以賣給別人,買過來等過段時間價格高了再賣出去。”她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玩這個遊戲的大多數都是商人。“這就是一種炒作。按照目前趨勢來說,15天后預計價格破萬沒有問題。”記者詢問,有沒有更多產品渠道,她建議記者“不要一下子買太多”,“寧願把錢投資在其它地方,這個不太穩定,就是風險比較大。”“買個小幾萬還好。”

  拉鋸戰:官方出手遏製房價炒作,交易降溫

  面對愈演愈烈的虛擬房產價格炒作,虹宇宙官方多次發佈聲明,製定推出新的規則,以遏製平台上的炒作風氣。

  11月24日,為了遏製頻繁的房屋出售現象,虹宇宙宣佈修改房屋贈送規則,具體來說,贈送規則由原來的“持有3天、被5位用戶訪問、實名認證、年滿18歲”修改為“持有15天、被50位用戶訪問、實名認證、年滿18歲”。官方也給出了規則修改的原因:“近期有用戶在其它平台或私下交易房屋等數字藏品、道具,導致被騙。”

  12月10日,虹宇宙再次表示,會對所有涉及私下交易、誘導交易、炒作、欺詐等違規違法行為進行重點監控,一經發現,將對相關賬戶進行限制登錄、禁止登錄等措施。並於12月13日重申這條提醒並公佈了第一批違規用戶的賬號名單與處置結果。

圖源:虹宇宙官方微博
圖源:虹宇宙官方微博

  隨後不久,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在閑魚上發現,大量的虹宇宙虛擬房產仍在高價待售。多個QQ群裡,關於此類產品的詢價和互動消息,從早到晚閃個不停。按照幾位賣家的說法,雖然15天之後才能轉贈,不過由於時間短,可以先把賬號交給賣家體驗,15天之後再自主進行轉贈。

  之後虹宇宙進一步升級了防控措施,頒布了新的虹宇宙數字藏品贈送功能契約條款,其中包括:贈方與受贈人為虹宇宙好友關係,且好友關係需大於15天以上;持有該數字藏品達到50天,房屋贈送需滿足該房屋訪問量達到50。這一條款下,房屋交易熱潮大幅度降溫。因為至少在50天之內,平台上的用戶可能都無法通過“轉增”房產進行交易。

  有群友甚至因為這一交易限制,號召所有人聯合起來抵製虹宇宙平台,“(大家)不要登錄,也不要去做任務。隨意更改規則限制玩家交易毫無遊戲體驗。”該群友在幾個QQ群內發佈上述公告。

  閑魚也進一步加大了打擊炒作的力度。12月24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在閑魚上輸入“極地木屋”、“半海景”、“山村小屋”等關鍵詞彙,雖然還會有一些二手虛擬房產等待出售,不過每個關鍵詞的搜索結果最多也只有十多個,和一星期前搜索同一個關鍵詞動輒出現數百個結果比,已經大為減少。此前記者曾瀏覽諮詢過的多個產品,目前也已經顯示“寶貝不存在或者已經被刪除”。多位賣家表示,自己的產品鏈接已經被閑魚下架。

  “虛擬房產炒房團幾乎全是以前幣圈的人”

  清博創新院執行院長李祖希經常研究使用Recroom、VRchat、Altspace、Decentraland等虛擬現實社交應用,他表示元宇宙的空間尤其是基於社交和娛樂的空間,是有商業價值的,只不過現在可能還沒有完全發揮出來。“雖然裡面的場景體驗還非常初級,但是它本身確實是有價值的,並不完全是一個泡沫。”

  不過李祖希認為,目前這個領域確實也有很大的炒作成分,是一個擊鼓傳花的炒作遊戲。“因為目前其商業價值沒有完全凸顯出來。”杭州虛擬人科技創始人倪誌力也認為,國際環境下的NFT與區塊鏈市場比較活躍,但也比較複雜,泡沫風險較高。

  艾媒諮詢CEO兼首席分析師張毅則表示,市場上這些虛擬房產目前的價格嚴重超出了它們的價值,如果持續下去會容易引起連鎖性的金融風險,所以需要理性對待。“虛擬房產的價值我們可以理解為娛樂屬性和休閑屬性,從這個角度講本身是可行的,但是這個價格不可能會這麼高,現在是價格嚴重偏離價值。”

  貝殼財經記者在調查中發現,炒作虛擬房產的人群中,不少是原來的幣圈人士。一位賣家告訴記者,自己身邊做虛擬房產交易的“幾乎全是之前幣圈炒幣的人”,問及緣由,“我們關注的資訊平台多,大都會發這些消息。”上述打算以8500元出售極地木屋的賣家此前也對記者說,“你要是對房子有興趣,我可以便宜點出你,然後可以手把手帶你玩區塊鏈這一塊。”還有一位賣家表示,自己身邊玩虛擬房產的既有炒幣的人,也有炒股的人,此外還有做其它各種網絡項目的人。

  雖然充滿炒作成分,不過李祖希同時也認為,虛擬資產的價格熱度也反映了虛擬資產的稀缺性。“一方面是絕對稀缺性。相對於現實世界中,元宇宙裡面地塊的整體空間是有限的,你可以和全世界的名人做鄰居,資源的集中度意味著它的價值。另一方面是後續的相對稀缺性。和現實世界一樣,虛擬的房產和地皮也是由其地段帶來稀缺性,它的地段一方面是虛擬空間中的地理位置,另外一方面是類似於千人千面的智能推薦位,比如一個人來到虛擬空間,他旁邊的建築和空間可以做到千人千面,這也會帶來稀缺性,當然現在還沒有實現,是後續可能產生的一個情況。”

  上海財經大學電子商務研究所執行所長崔麗麗認為,元宇宙作為一個現象從投資領域中最先火起來,從概念性的描述逐漸進入到虛擬空間、虛擬偶像等應用領域,可以看出這是一些抱有投資目的的人對這個新興概念領域的追捧。其背後隱含的原因可能有兩個方面:一是參考虛擬幣前期較快拉升的投資價值的推理而看好虛擬資產,在國外NFT類的藝術品、虛擬頭像都炒作到較高價格也是一種印證;二是基於目前元宇宙對於大多數人而言處於“霧裡看花”的階段,早期介入可能機會更好的考慮。

  不過對於虹宇宙,李祖希說,其和The Sandbox、Decentraland等國外元宇宙產品還有很大差距,一方面其還在內測階段,另外,中國在元宇宙後續的應用,普通用戶的活躍度,平台上UGC建設的活躍度,以及NFT在其中的應用等方面,都還是未知數,所以現在雖然存在炒作,但是在金額等方面都是比較初級的。“但依據還是類似的,一方面基於平台的商業價值,另外一方面是炒作和擊鼓傳花的模式,另外還有上面提到的稀缺性。”

  虛擬房產和虛擬資產的未來

  “元宇宙”概念火了之後,國內外不少資本、巨頭、創業公司紛紛行動,嚐試入局和元宇宙相關的領域。

  中信證券表示,在移動互聯網紅利逐步消退和加強反壟斷監管的背景下,互聯網巨頭開始進入投入期,蓄力佈局未來,元宇宙有望成為互聯網行業發展的下一階段。用戶通過元宇宙可以獲得涵蓋遊戲、社交、內容、消費以及拓展到更多的結合線上線下的一體化的生產、生活體驗,步入千行百業數字化的全真互聯網時代。

  “更進一步,我們認為,元宇宙不止是下一代互聯網,更是未來人類的生活方式。”

  但與此同時,業內普遍認為,元宇宙還處於相當早期階段。元宇宙的背後涉及眾多技術,涉及VR、AR、5G、雲計算等。中信證券認為,未來3-5年,元宇宙將進入雛形探索期,VR/AR、NFT、AI、雲、PUGC遊戲平台、數字人、數字孿生城市等領域漸進式技術突破和商業模式創新將層出不窮。

  “我們現在對元宇宙的想像還是基於對前一個階段,比如我們現有的移動互聯網,現有VR技術,體感設備、建模技術等去整合拚接出來的一個整體形態。而實際上,未來真正出現的元宇宙形態有可能跟我們現有的設想完全不一樣。”此前科幻作家陳楸帆在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採訪時表示。

  元宇宙的未來充滿不確定性,可能承載於其上的虛擬房產和虛擬資產前景又將如何呢?

  “Recroom、VRchat、Altspace、Decentraland等這些虛擬現實社交應用最吸引我的,是通過它們可以直接和全球的人進行‘面對面’交流,雖然我們都是虛擬人的形象,但是每個人的聲音,表情,動作都是直接實時交流,並且戴上頭盔有強烈的沉浸感。”在李祖希看來,隨著一個元宇宙平台的人流量和商業因素增多,其本身的市場價值也會更大,有這樣一個基礎價值之後,它各處的絕對地段的價值,以及基於人工智能推薦的相對地段的價值,都會使得它的整體價值進一步提升。

  “在這種情況下,後續的虛擬地產和物品,會有一個相對穩定的市場價值。我們會去像真實的買房、買物品一樣去消費。另外一方面,由於是在虛擬空間,它有點兒類似於廣告位或者是推薦算法,也是有一個相對的稀缺性。所以我們後續除了購買虛擬資產,還有競價排名這樣的一個消費方式。”李祖希說。

  如果這種設想最終得到實現,那麼不同元宇宙平台的虛擬資產價值也勢必會產生不同。李祖希從多個角度分析其價值的影響因素:“第一是用戶流量,這是基礎先決條件,即便現在平台本身沒有盈利,但是有用戶也可以;其次是看平台本身的基礎,比如如果其背後有資本不斷輸血,也可以保持平台的活躍;第三就是虛擬資產的流通性,這是它的經濟活力和價值的一個構成要素;第四是看平台中的經濟閉環有沒有形成,比如用戶在平台上蓋房產,租房產,運營房產,以及從消費者那裡獲得收入。”

  除了用戶和平台方之外,李祖希認為,如果第三方品牌入駐,提供廣告費或者其它資金,也可以使得平台經濟體系運轉起來,從而使地段或者房產更值錢。“另外就是這樣一個小宇宙內部,以及這個小宇宙在整個元宇宙中間的流量位,能不能持續從全網或者現實世界中,獲得用戶進入他這個元宇宙,也是它存在的一個價值點。”

  杭州虛擬人科技創始人倪誌力認為,數字土地只是一種可以引發想像的遊戲化數字資產,本身價值還沒有對應的評估體系,未來在擁有一定評估參考後可能會逐步形成本身的實際價值。未來虛擬資產可能會以多種標籤歸類形式存儲在遊戲化的計算機互聯網元宇宙中。

  崔麗麗稱,元宇宙要想在現實世界中產生商業價值,關鍵還是要依託於虛擬世界中這些數字資產的交易,她強調稱,只有資產流轉起來才能帶來真正的市場和經濟。“如果這些所謂的元宇宙應用不能給上下遊產業鏈帶來商業價值,則這個熱度很快就會過去。”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孫文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