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思 | 大獎無數卻票房慘淡?這部影片戳中5000萬人的痛

2022年01月04日22:00

原標題:夜思 | 大獎無數卻票房慘淡?這部影片戳中5000萬人的痛

小年說:

2021中國電影金雞獎揭曉,一部講述"阿爾茲海默症患者"故事的電影《困在時間里的父親》,獲最佳外語片獎。

我們不妨跟隨作者的視角,來看看那些“被困在時間里的人”。請記住,愛也是治癒人心的解藥。

推薦給你,靜夜思。

大獎無數卻票房慘淡?

這部影片戳中5000萬人的痛

來源:槽值 | ID:caozhi163

作者:槽值小妹

2021中國電影金雞獎,有一個變化——

首次增設了一個“最佳外語片”獎項。

獲得提名的影片共五部:《匹諾曹》《困在時間里的父親》《波斯語課》《狼行者》《就愛斷舍離》。

最終,《困在時間里的父親》奪獎。

它曾於半年前在國內上映,總票房只有3000萬出頭。

提名最佳,它憑什麼?

01

混亂的時間

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困在時間里的父親》在國內上映過。

敘事混亂,邏輯一團糟,看不懂,是差評中被反複提及的詞語。

可導演刻意犧牲了影片敘事的連貫性,為的是成就一種特別的表達力度——

將一位阿爾茨海默病患者頭腦中的真實世界,直觀地展現給觀眾。

飾演男主角的,是今年83歲高齡的老戲骨安東尼·霍普金斯,他憑藉該角獲得了人生中第二個奧斯卡影帝殊榮。

巧合的是,片中他飾演的老人,姓名恰好也是“安東尼”。有時候你甚至分不清他究竟演的是別人,還是他自己。

電影一開場,就將觀眾捲入疑雲當中。

安東尼是一位獨居老人,也是一位年邁的父親。

他住在自己的老屋,自認為身體硬朗,不需要任何人照顧。

他的女兒安妮,則像天底下所有操心父母的兒女一樣,對他的生活“指指點點”。

這個壞脾氣的父親一登場,就趕走了女兒為他找來的護工,這已經是第3次了。

安妮有些埋怨。

她欲言又止,猶豫再三還是告訴父親——自己準備和外國男友一起搬到他的國家生活。

安東尼很失望,覺得女兒要拋棄他。

劇情發展到這裏,還像是正常的父女之間的拌嘴;可女兒走後,一個人癱坐在床上發呆的安東尼,卻發現一切變得不對勁兒了。

客廳里突然出現了一個陌生的男人,說自己是安妮的丈夫。

更驚人的是,他自稱已經和安妮結婚十年了。

但安東尼從未見過這個男人。

男人說,安東尼因為和護工鬧翻,無人照料,所以搬到女兒家暫住。

可是上一秒,他不是還在自己的家裡嗎?

安東尼覺得很睏惑,只能焦急地等女兒回來確認。

一頭霧水的他,終於盼到了救星。可回家的不是女兒,而是一個他從未見過的女人。

對方卻一再強調,自己就是他女兒安妮。

安東尼茫然地轉過頭,剛才坐在沙發上與他交談的男人,已經憑空消失了。

詭異的事情不只這些。

安東尼還發現,這間公寓的格局和擺設時時刻刻都在變化。

走廊盡頭的書房不知什麼時候變成了雜物間。

掛在壁爐上的畫,會突然消失。

當安東尼問女兒畫哪兒去了時,卻被告知:“你一定記混了,我家從來沒有這幅畫。”

究竟發生了什麼,安東尼到底在哪裡?

為什麼他對周圍的一切如此陌生?

答案很簡單,又萬分殘酷——安東尼患有阿爾茨海默症。

因此他的時間是錯亂的,他的空間是不斷變幻的。

所以電影帶給我們的觀感,正是一個阿爾茨海默症患者與世界相處時的感受:混亂、迷茫、惶恐、孤獨……

安東尼自己也意識到了這一點。

他發現自己的記憶不再清晰可靠,而是像一遝被打亂的紙牌。

他被困在時間里了,失落而恐慌,於是總迫切地想抓住自己與現實的關聯。

比方說,他的手錶。

電影里,有一個細節貫穿始終:安東尼總是在尋找自己的手錶。

剛開始,他懷疑新來的護工偷了他的手錶。

後來,安妮又給他介紹新的護工,他發現手錶不在手腕上便迅速回房去取。

再後來,他看到女兒男友手腕有塊表,又覺得是對方拿了他的手錶。

手錶在這裏不僅代表時間,還代表安東尼對這世界僅存的秩序感和掌控感。

尋找手錶,也是在尋找他遺失的時間、丟失的自我。

但疾病來得太快太急,安東尼心中的空虛、恐懼被無限放大。他只能徒勞地抓取僅存的記憶,想去對抗來勢洶洶的失控感。

可惜結果依舊很不如意——

他構造出的現實,就像懸疑片一樣充滿混亂和無序。

以至於他最後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確被困在時間里了。

02

陌生的世界

阿爾茨海默病是一種讓病人認知能力和行為能力的退化的疾病。

隨著大腦的神經細胞慢慢死亡,患者的認知會退化成兒童水平。

有人說,“人生是一個循環,我們長大了,老人變小了”,用這句話形容患者的處境十分貼切。

安東尼正是如此。

最開始,他和全天下的父親一樣有著強烈的自尊心,會硬撐著說自己很好。

護工哄他吃藥,像對待小孩那樣對待他:“這是一顆藍色的小藥丸,顏色很好看不是嗎?”

他會立刻非常警覺,直接表達對這種說話方式的反感:

“你為什麼把我當弱智似的跟我說話?”

可是,隨著病情的不斷加重,他逐漸失去了抵抗力。

疾病像一把無聲無形的剜刀,絲絲縷縷地割走安東尼的記憶,連同他的尊嚴與驕傲也一併奪走。

最後他脆弱的像個孩子,心酸地說:“我再也沒有安身之處了”。

護理師將他擁進臂彎,溫柔地安撫:“放輕鬆,放輕鬆,過一分鍾你就沒事了……”

這一幕,成了全片最催淚的場景之一。

儘管病人們有時會表現得跟孩子很像,但不同的是,孩子會一天天成長起來,阿爾茨海默病患者的狀況卻只會越來越糟。

並且根據目前的醫學研究,這一疾病尚未找到治癒方法。

而任何人,都可能被病魔無差別地選中。

“鐵娘子”戴卓爾夫人、美國前總統里根、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高琨在內的多位名人,都是阿爾茲海默病患者。

黃渤的父親也是一位病人,發現病症時,已經到了中後期。

有一次,黃渤從北京回家鄉青島,父親像接待客人一樣熱情地迎接他。

媽媽問:老黃,這是誰呀?

父親說:這還考我,這是我的老戰友!

黃渤反複試探:你有沒有兒子?

父親支支吾吾,最後吐出了兩個字:沒有。

談及這件事,黃渤一邊擦淚一邊感慨:“其實你回頭想,他現在要能打你一頓,你得有多高興。”

這幾年,黃渤帶父親參加了綜藝節目的錄製,想借助鏡頭和網絡的影響力,喚起社會各界對阿爾茨海默病更多的關注。

節目中的餐廳請來一群有輕度認知障礙的老人做服務生。

他們工作起來非常認真,竭盡全力想把事情做好,但還是會出現一些小問題:

顧客明明點的是空心菜,戰永安爺爺卻轉頭在小本本上記成了雞毛菜。

顧客用完餐還沒付賬,爺爺卻已經給他打包好、一路送出門外,直到顧客自己開口,才記起買單這回事。

對阿爾茨海默病患者來說,健忘猶如家常便飯,是一種最明顯的表象病症。

他們的記憶最終會回歸荒蕪,連帶著與家人幾十年的情感羈絆,一起忘記。

他們會記不起親人的臉龐、名字,記不起所有愉快的、不愉快的記憶……

“就像大腦中,下了一場大雪。”

電影里,最令安妮失落的一件事,就是她回到家,安東尼沒有認出她。

遺忘、痛苦、蒼白、沉悶、混亂……這些殘忍的詞彙,就是阿爾茨海默病患者,和他們的家人,註定要面對的現實。

患者無法抵抗這種病症對自己身體及靈魂的蠶食。

就像電影中安東尼那句讓人心碎的台詞:

“我感覺我的樹葉掉光了,風雨帶走了他們,樹枝再也抓不住他們。”

03

愛是治癒一切的解藥

在今年9月21日(世界阿爾茲海默病日),國際阿爾茨海默病協會(ADI)發佈了一則《2021年世界阿爾茨海默病報告》,

顯示全球目前有超過5500萬人患有認知症,這個數字在2030年將達到7800萬人。

根據世衛組織的定義,認知症有許多不同的表現形式,其中阿爾茨海默病是最常見的一種,占到總數量的60~70%。

或許我們應該耐下心來,重新審視一次《困在時間里的父親》。

這部電影最大的特點,就是跳出了往常只有“病人生病,親人遭罪”的常規視角。

讓我們走入安東尼的第一視角,切身地體驗一次病人的感受。體驗面對疾病和衰老時,我們的孤獨和無助。

孤獨和無助,或許是觀影結束後,許多觀眾最深刻的感受。

儘管安東尼有女兒和護工陪伴,卻時常感覺自己是孤身一人,站在冰雪中。

遺憾的是,每位阿爾茲海默病患者,最後都會步入這個“百年孤獨”的階段——

忘記時間,忘記空間,忘記親人,忘記自己。

隨著時間的流逝,所有人都會老去。從爺爺奶奶,到爸爸媽媽。

然後,就是我們自己。

人們對阿爾茨海默症的恐懼,究其本質,其實是對變老的恐懼、對時間流逝的恐懼、對孤獨的恐懼。

還好,《困在時間里的父親》也為我們提供了一味抵禦恐懼的妙方——愛。

大女兒安妮並不是安東尼最愛的孩子,他更偏愛意外身亡的小女兒勞拉。

尤其神誌退化後,他總是不加掩飾地流露出他對兩個女兒的厚此薄彼。

儘管如此,安妮仍無怨無悔地照料著安東尼。

哪怕父親誤會她要侵占他的房子,在外人面前對她言語刻薄,總是當著她的面念起妹妹的好……

她也仍順著父親,在每天為數不多的交流里,竭力維護父親的自尊。

然後在背地裡,一個人偷偷掉淚,消化哀愁。

安妮一直努力地愛著父親。

正是她的愛,讓安東尼的生命有了意義。

如果說父親像一片搖搖欲落的樹葉,那她就是那支牢牢抓住葉子不放的枝椏。

拚命為其供給養分,用愛和耐心滋養它。

在電視劇《我親愛的朋友們》中,患了認知症的喜慈,也是在小兒子敏浩的包容和關懷下,才逐漸與疾病和解,與自己失去的一切和解的。

就像電影《尋夢環遊記》里這樣定義人的死亡——人一生有兩次死亡,一次是生物學上的死亡。

一次是在親人記憶里的“死亡”:被徹底遺忘。

如果世界上所有記得你的人都將你遺忘,那你在這世界上的痕跡才會隨之消失。

只要有人不願放棄阿爾茲海默病患者們,就像安妮不放棄安東尼,敏浩不放棄喜慈,每一位子女不放棄自己的父母。

他們就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孤獨。

如果時間是洪水猛獸,那家人就是堅定地站在老人和猛獸中間,手持燭火和寶劍的勇士。

他們點亮的愛之光,會為每一位病人、每個走向衰老的人照亮他們的餘生。

而在這個世界上,也只有愛,可以超越時間的圍追堵截。

參考文獻:

1.WorldAlzheimer Report 2021 | Alzheimer's Disease International (ADI)

2.Dementia,WHO,2 September 2021

3.《2021年中國阿爾茨海默症診斷行業概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