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倫“身陷”元宇宙

2022年01月07日09:14

原標題:周杰倫“身陷”元宇宙

元旦期間,“周杰倫入局元宇宙,40分鐘賣6200萬元”的新聞登上微博熱搜。而僅僅幾天前,周杰倫才剛從合作十餘年的“真愛範特西” KTV退股。

這“一進一出”,顯示時代的風口已經變了。

隨著K歌APP崛起和當代娛樂方式的改變,線下KTV對年輕人的吸引力已經不複當年。而元宇宙作為時下最火熱的概念,自去年以來備受追捧,不少明星也將眼光瞄準了文娛行業的“元宇宙式”創新。

周杰倫“入局”元宇宙的方式,是推出系列NFT。本次賣出6200萬元高價的,是10000枚 “Phanta Bear”(幻象熊)NFT,由數字加密互動娛樂平台Ezek聯合周杰倫名下潮牌PHANTACi限量推出。

NFT(Non Fungible Token)是一種基於以太坊區塊鏈的“非同質化代幣”。與比特幣、以太幣等“同質化代幣”相比,每枚NFT都因綁定不同的“數字資產”而有著獨一無二的特性。

(瞭解更多有關NFT的背景知識,請移步霞光社去年發佈的文章《NFT瘋狂滲入奢侈品市場》)

1月1日11點,這10000枚幻象熊NFT正式開賣,開售僅5分鐘就賣出3000枚,蜂擁而來的用戶讓網絡一度卡頓。約40分鐘後,全部幻象熊被搶購一空。

以每枚小熊NFT 0.26以太幣(約合人民幣6200元)的單價計算,最終總成交金額共1000萬美元。

也許是銷售成績太過惹眼,周杰倫個人公司“傑威爾音樂”火速在1月3日發佈聲明,強調此商業行為與周杰倫本人無關,周杰倫僅收到PhantaBear NFT禮物,但從未參與該項目的任何策劃經營,也未取得任何收益。

1、周杰倫也換上了NFT頭像

搶購幻象熊的熱潮,基於去年以來元宇宙概念及加密幣圈NFT概念的火爆。

元宇宙被不少人視為互聯網的未來,而NFT等基於區塊鏈技術的虛擬貨幣,或將成為未來構建元宇宙經濟體系的重要基礎。部分對此有共識的投資人士,在去年加快了押寶NFT、入局元宇宙的步伐,一大批NFT以看似“毫不合理”的價格成交,刷新了人們對價值的認知。

NFT通過將虛擬商品資產化,目前已應用於收藏品、奢侈品、藝術品、遊戲等多類資產。

與此前大熱的NFT “CryptoPunks”相似,幻象熊也是一組隨機生成的數字收藏品,但相比前者價格便宜很多。

據CryptoPunks網站,目前最便宜的一枚在售CryptoPunks NFT的價格為65.9以太幣(約合157萬人民幣),是一枚幻象熊NFT的250多倍。

為了趕上這波熱潮,“感受一下元宇宙的感覺”,周杰倫1月3日將自己的Instagram頭像換成了一枚幻象熊NFT。

這隻小熊身著印有周杰倫生日日期的“18號”球衣,右手拿籃球,左手擺出灌籃姿勢。爆炸頭、“星星眼”眼鏡和籃球項鏈等配飾,傳達出一種潮酷“街頭範兒”。

這隻幻象熊是周杰倫收到的新年禮物之一。其妻昆淩日前也收到了同系列幻象熊生日禮物,並將Instagram頭像換成了這隻小熊。

幻象熊是周杰倫旗下潮牌PHANTACi的核心IP。該潮牌由周杰倫和好友Ric 在2006年共同創辦。

將幻象熊IP打造為NFT的另一大推手,是數字娛樂平台Ezek。平台創始人之一劉耕宏,曾經也是一名歌手,同樣也是周杰倫的好友。

據Ezek官網介紹,其目標是探索建立在區塊鏈技術上的多元潮流藝術娛樂文化與元宇宙結合的新體驗。幻象熊NFT除了作為數字收藏品,也可兼作Ezek Club的會員卡。每隻獨特的幻象熊,對應的是不同等級的會員權益。

除了本次與PHANTACi的合作,Ezek稱未來還會陸續與更多潮流娛樂NFT開展合作,打造更多將傳統娛樂內容轉換為新一代數字加密貨幣娛樂體驗的互動社群。

按Ezek的說法,未來平台會員將能憑藉NFT門票,進入應用最新技術的VR/XR 虛擬演唱會以及相關虛擬地產中,進一步探索元宇宙的多樣可能性。

按其官網公佈的時間表,Ezek將在2022年第一季度啟動虛擬演唱會工作;第二季度通過購買虛擬土地,並與演唱會和電影製作團隊合作,在元宇宙中建造一個僅限會員參與的會所。等到今年第三季度,用戶將能夠通過Ezek NFT參與虛擬演唱會。

2、聽元宇宙演唱會是種怎樣的體驗?

在元宇宙概念興起以前,周杰倫就已在線下演唱會中嚐試融入虛擬技術。

2013年,周杰倫巡迴演唱會上,一段與已逝歌星鄧麗君的隔空對唱曾轟動一時,成為當年各大媒體津津樂道的內容。

身著旗袍的“鄧麗君”突然出現在舞台,與周杰倫合唱了《你怎麼說》《紅塵客棧》《千里之外》三首歌曲。

這段打破時空阻隔的合唱,讓在座的年長觀眾為之落淚,而年輕人好奇的是什麼技術讓鄧麗君的音容笑貌得以在舞台上如此生動地複現。

據媒體揭秘,這一舞台效果採用了虛擬影像重建技術,並以4D效果將虛擬影像逼真地投射到舞台上。為此,周杰倫和45名特效師花費了2個多月時間,耗資1億新台幣。

近年,隨著AR(增強現實)、VR(虛擬現實)、MR(混合現實)等XR(擴展現實)技術發展的日趨成熟,科技加持下的舞台更加突破觀眾的想像。

2021年春節晚會舞台上,周杰倫演繹了一曲《莫吉托》。借助XR技術,人物、道具與虛擬場景的結合得以在舞台實現,為觀眾帶去了更新奇的觀感體驗。

虛實場景切換下,原本僅有一桌一椅簡單陳設的舞台,突然變得豐富多彩。周杰倫不僅坐上粉色飛車環遊世界,還與樂隊展開互動表演……當這段熱鬧的表演結束,鏡頭一轉,舞台上仍然只有周杰倫和一桌一椅。

伴隨元宇宙的興起,虛擬演唱會開始成為現實生活的一部分。

剛剛過去的2022跨年夜,騰訊音樂推出了國內首個虛擬音樂嘉年華TMELAND,用戶可在其中創建個人虛擬形象,同時也能加入虛擬直播、虛擬演唱會等數字場景。

五月天的跨年演唱會成為在TMELAND元宇宙里“舉辦”的首個TME live超現場演出,周杰倫也以特殊嘉賓的身份在這次演唱會中亮相。

TMELAND的這場元宇宙演唱會吸引超萬人同時在線觀看,也引發了網友在微博上對“元宇宙跨年是種什麼體驗”的探討。

在五月天跨年演唱會中,屏幕上進行表演的還是樂隊中的“真人”。而去年11月,加拿大著名歌手Justin Bieber舉辦了一場完全以虛擬形象出鏡的元宇宙演唱會。

這場演唱會通過虛擬娛樂平台Wave舉行。此前,Wave已為Justin Bieber專門打造了一個虛擬形象,並通過慣性動作捕捉系統,將真人的真實表演動作投射到虛擬舞台的虛擬形象身上。

這場虛擬演唱會的表演背景非常華麗。Justin Bieber穿梭於陽光映照下的金色麥田進行演唱,身邊是漂浮於草地和空中的金色螢火蟲。

他的”真實形象”則身著“動作捕捉服”,出現在屏幕右下角。觀眾可以看到,Justin Bieber一舉一動的動作細節都被投射到了屏幕上自己的虛擬形象中。

演唱會直播過程中,觀眾可以向Justin Bieber發送流動的金色光芒,地上的草還會開出紅、黃、藍三種不同顏色的花。這場充滿科技感的元宇宙演唱會,在全球引發了不小的轟動。

新冠疫情影響下,演唱會等大型聚集性活動的開展受到限制,虛擬演唱會成為其中一項解決方案,Justin Bieber的元宇宙演唱會並不是個例。

這段時間里,全球範圍內的虛擬演唱會隨處可見,不少商家、藝術家將元宇宙演唱會視為音樂產業的下一個發展階段,並期望在其中獲得利潤與樂趣。

2020年4月,美國歌手Travis Scott以其虛擬形像在遊戲《堡壘之夜》里舉辦了一場名為“天文學”的直播演唱會,獲得上億次觀看,Travis Scott本人借此獲利2000萬美元。作為對比,他2018年至2019年的每場線下演出收入約為100萬美元。

同年8月,美國歌手Ariana Grande也通過這一遊戲舉辦了一場為期幾天的虛擬音樂會。她本人和玩家都以虛擬形象出現,玩家可與其進行音樂或遊戲上的互動。活動共吸引7800萬名玩家參與。

成立於1972年的瑞典流行音樂組合ABBA,則在其元宇宙音樂中引入了“時光倒流”的創意。

四名樂隊成員中,年紀最小的今年也已72歲。在即將於今年5月在倫敦舉辦的線下演唱會上,他們將通過人工智能和動作捕捉技術,以“返老還童”的虛擬形象出現在舞台上,重現樂隊70年代最輝煌時期的樣貌。

類似的創意,為音樂娛樂公司和歌迷打開了未來無限可能的大門。元宇宙演唱會,讓那些在現實世界中難以達成的炫目特效得以實現,而越來越成熟的數字技術,也許能幫助藝術家和其作品打破更多物理屏障,在元宇宙中實現超越時空的複現與傳播。

3、多方入局音樂元宇宙

元宇宙概念的火熱,讓資本也關注起了其在音樂領域的應用,一批虛擬演出服務商受到青睞。

去年,美國虛擬演出服務商Wave就獲得了多筆投資,其中既包括The Weeknd、Justin Bieber、J Balvin、Jillionaire、Top Dawg等明星投資人,也包括了中國音樂巨頭騰訊音樂。騰訊音樂將基於在中國市場的完善音樂娛樂生態,進行Wave Show的中國區獨家轉播。雙方還將共同為騰訊音樂旗下創新演出品牌TME live開發高品質虛擬演唱會內容。

今年5月,Wave又與世界三大音樂公司之一——華納音樂集團,建立了內容和投資夥伴關係。

Wave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Adam Arrigo預計,像Wave這樣的沉浸式流媒體平台將在疫情後繼續存在,因為藝人仍在尋找新方式與粉絲互動並推廣他們的音樂。

除了騰訊音樂,不少知名中國企業也已加入音樂元宇宙的佈局。例如Bilibili參投了日本虛擬技術公司Lategra,網易則投資了洛杉磯直播公司Maestro。

去年9月6日,中國台灣科技公司HTC旗下虛擬現實內容品牌VIVE ORIGINALS也宣佈推出全息音樂平台BEATDAY,以打造“以音樂為焦點的元宇宙”。

據媒體報導,BEATDAY舉辦演唱會的初期成本或高達新台幣3000萬元(約合691萬人民幣),但隨著未來市場成熟,成本會逐漸下降。此外,歌手與唱片公司、經紀公司還可通過數字門票及NFT等周邊銷售獲取收入。

在各大音樂巨頭和投資者的助推下,虛擬演出、NFT等進一步描繪出元宇宙音樂的想像空間。雖然各國資本都有參投音樂元宇宙的動作,但有專家表示,至少要二、三十年後才能看到明顯的效果。

元宇宙演唱會的未來有著更多超乎想像的可能,但高度依賴於AR、VR、5G、雲計算、區塊鏈等技術。據外媒報導,就目前的技術而言,大規模交互操作還不能在虛擬演唱會中完全實現,演唱會的精細度也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此外,元宇宙行業發展仍處於起步階段,對應著的是諸多不可控的風險與泡沫。最近引發搶購的幻象熊NFT,就被一些粉絲質疑是資本打著周杰倫旗號的“吸血”行為。

(作者 | 麻吉,編輯 | 韓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