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淩晨1點打電話給你,但我不是騙子……”

2022年01月18日07:30

  原標題:“很抱歉,淩晨1點打電話給你,但我不是騙子……”

  來源:上海靜安

  “你們是不是騙子,怎麼是手機打過來的?哪有淩晨1點給人打電話的?”

  “很抱歉,淩晨1點打電話給你,但我不是騙子,來電是為了核對你的準確信息。”

  這是日前被“流調”的一位居民,與彭浦鎮“抗疫青年突擊隊”一名隊員的對話。

  不是我們沒有脾氣

  只是這樣的時刻只能把委屈留給自己

  為了應對日益繁忙的防疫工作,從1月13日起,彭浦鎮抽調了機關35歲以下的45名青年公務員、事業工作人員和社工,組建了“抗疫青年突擊隊”。組建當天,就接到需要協助“流調”的工作任務。第一組的青年突擊隊員甚至連洗漱用品都沒來得及準備,就開始了連軸工作。

  由於人員流動性較大,很多“流調”對象處於人戶分離的狀態,從靜安區疾控中心傳回到彭浦鎮的數據,需要重新調查核對信息,再完成上傳閉環作業。現場的固定電話不夠,不少隊員都是用自己的手機與“流調”對象進行聯繫,這讓許多“流調”對象產生誤解。

  “是不是騙子?”

  “我的信息為什麼要告訴你啊?”

  質疑聲和冰冷的回覆不絕於耳。

  面對被“流調”對象的滿腹牢騷和種種不理解,血氣方剛的青年突擊隊隊員們感慨地吐露了心聲:

  “不是我們沒有脾氣,

  我們也不是不想發火,

  只是這樣的時刻,

  大家都不容易,

  我們只能、

  也必須把委屈都留給自己!”

  睡眠成了奢侈品

  醫護人員從白大褂到防護服無縫銜接

  彭浦鎮“抗疫青年突擊隊”工作現場沒有熱水,當天夜裡氣溫零下1℃,工作到下半夜的年輕人各自找個沙發、躺椅囫圇睡去。

  網格工作站的幾個年輕人怕錯過區里可能會下發的新的“流調”名單而不敢集體休息,於是約定好輪著休息。剛剛入黨、今年35歲的房小懿有一個29個月的二胎寶寶,丈夫又是檢察條線的工作人員,剛剛結束2周的加班,夫妻倆還沒能說上幾句話,她自己又開始了加班,看著自己組里剛剛走上工作崗位的年輕人,她實在不忍,一個人值守到了下半夜。

  1月14日下午5點42分,大寧路街道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核酸采樣群又一次收到緊急采樣任務。消息發出後立刻得到一串“收到”的回覆,從1月11日起,已經連軸轉工作了三天的醫護人員上一秒還憧憬著趕緊回家吃飯睡覺,緩解一下近幾日的疲憊,下一秒便立即打起精神,掉轉車頭往醫院趕。原來是附近的學校因防控要求,需緊急對相關人員進行篩查。時間緊任務重,所有人迅速調整好狀態,備好物資快速投入到采樣工作中,掃碼、采樣、封管、包裝、消殺等各項流程規範且有條不紊。

  直到次日3點45分,

  全員采樣結束。

  學生們向采樣人員表達了感謝。

  “為保障采樣之外的工作正常進行,我們採取了‘轉場作戰’的模式,上午在診間出診,中午進點位采樣,下午去新冠疫苗臨時接種點流調或醫療保障,醫護人員們從白大褂到防護服、隔離衣幾乎都是無縫銜接的。”中心醫護人員介紹說,“但每當得到大家的肯定和感謝的時候,我們覺得所有的辛苦都值得!”

  封樓有“速度” 更有“溫度”

  1月12日淩晨1點,大寧路街道上工居民區接到緊急通知:上工新村某居民樓需要進行封閉管理。上工居民區黨總支書記方學麗與居委幹部們迅速通知居民。

  上工新村是典型的老舊小區,老年人居多,這個時間大多數老人都已睡覺,通過物業群的消息通知肯定行不通,於是大家便跑上跑下挨家挨戶進行通知,並及時安撫老人情緒。

  “方書記,這戶人家老人生活無法自理,平時照顧她的孫女是這次的密接,已經被轉運隔離了,現在沒人照顧!”

  居委幹部們急匆匆地找到方學麗反映這一情況。在與老人交談後得知,該老人平時由孫女和保姆照顧,由於孫女被轉運隔離,保姆也擔心封閉管理會影響其他地方的工作而拒絕前來,老人的女兒又正好在外地出差無法趕回家,而女婿覺得照顧丈母娘總歸不方便也頗為猶豫。

  這下可把大家急壞了,

  老人沒人照顧怎麼辦?

  居委幹部們決定再試著做老人女婿的工作。

  “你丈母娘年紀這麼大,一個人肯定是不行的,你過來幫幫忙總比她一個人要安全得多呀。”

  居委幹部堅持不懈地勸說著女婿,終於讓對方下了決心。

  “想想還是要過來的,要配合你們的工作,不能給你們增加負擔。”

  女婿最終這樣對居委幹部們說道。

  “我們這裏雖然老年人多,但整個封樓的速度一點也不慢。還有很多老人家裡的子女最近有回家吃過飯、看過老人的,也都會主動聯繫我們。”

  有了居民們的配合,這個“老年小區”的封樓過程既有“速度”又有“溫度”!

  “很累,但是心是暖的,

  因為我們站在一起!”

  1月12日淩晨,雲平居民區接到了“封樓”的預通知,忙碌了一天剛準備休息的居委會工作人員們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工作,通知居民做好準備、聯繫密接進行轉運隔離、做好物資準備和場地佈置,等待醫務人員的到來。

  淩晨四點,

  正式通知封樓。

  因為距離預通知的時間已經過去了3個小時,不少居民都已經睡下,雲平居民區黨總支書記殷豔婷和居委幹部們挨家挨戶敲門詢問最近的行動軌跡,並通知下樓進行核酸檢測。

  雲平居民區是新商品房小區,居住在這裏的大多是年輕人,不少人家裡都有小孩,殷豔婷原本非常擔心家長不願意讓自己的孩子大晚上冒著寒風進行檢測,但她沒想到居委幹部上門說明情況後,幾乎所有人都非常配合,還有不少居民主動做起了現場誌願者。

  “有些孩子只有幾個月大,

  被家長裹上厚厚的毯子抱出來,

  我看著都心疼。”

  殷豔婷說道。

  在一晚上的忙碌後,第二天一早,居委幹部們一一上門對大家進行安撫,詢問大家的需求,解答大家的疑問。在忙碌過後,殷豔婷拿出手機,發現群裡全是居民們的感謝:

  “太謝謝你們了,你們也辛苦了。”

  “外面冷,記得多穿點衣服。”

  “接下來的檢測我們都會配合的,

  你們放心好了!”

  ……

  一句句關心,

  讓累得話都說不出來的居委幹部們

  既欣慰又感動。

  “很累,但心是暖的,

  因為社區誌願者、街道幹部、醫護人員,

  還有社區居民,

  都與我們站在一起!”

  殷豔婷說道。

  記者:顧武、張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