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別讓博彩把電競帶入迷途

2022年01月21日20:10

  原標題:別讓博彩把電競帶入迷途 | 新京報快評

  用法律與制度為電競發展標定航向。

  文 | 李瀟瀟

  近日,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在電競圈,假賽、博彩“幾朵烏雲”始終消散不去。相關人士表示,電競圈內假賽博彩來創收的情況普遍,有的戰隊讚助商本身就是博彩公司。

  2003 年國家體育總局已將電子競技列為我國正式體育項目。而疫情以來,傳統體育賽事低迷之際,一些相關博彩資本在巨大利益驅動之下轉而湧入電競賽事。

  年輕一代對電競的認知度更高,博彩資本就在法律邊緣瘋狂試探,各渠道安排“代理”引誘用戶投注。

  電競博彩大致有以下套路:博彩公司在一些直播平台註冊公司帳號做推廣,在熱門房間里砸錢送禮物,把自己送上熱榜榜首;註冊大量機器人帳號,水軍24小時不停打廣告,導致貼吧瞬間癱瘓;博彩網站、APP以“電競、競猜、菠菜”為話術,要求UP主、網絡大V將博彩公司廣告的評論置頂……可謂五花八門,環環相扣。

▲某博彩網站電子競技博彩頁面。圖/某博彩網站截圖
▲某博彩網站電子競技博彩頁面。圖/某博彩網站截圖

  針對這些業已形成的電競博彩套路,相關網絡平台負有不可推卸的事前審查和動態監管的義務。而對算法所助長的電競博彩信息推薦,網信、工商等部門也需及時約談平台,督促其落實平台信息治理的主體責任。

  與傳統賽事博彩相比,電競博彩有著更複雜、更精密的運作,不易被察覺,危害也往往更大。以球賽為例,傳統賽事造假套路往往是買通球隊一方或雙方運動員、裁判,但電競假賽已出現全員“劇本式”造假,即根據賭博投注讓作為“演員”的電競選手隨時調整表現,以完成利益相關方安排的指定任務。

  電子設備、場館設施、選手狀態、臨場反應、團隊決策、遊戲機制、BUG等都可能影響比賽。對一些明顯反常、難以接受的操作和結果,有用戶0.25倍逐幀慢放找“內鬼”,也有選手跳出來澄清或互相舉報。這些都讓“是否打了假賽”的懷疑、推理、證明,成了反轉不斷的“碟中諜”戲碼。顯然,對於一個新興行業,不能讓假賽、博彩腐蝕了發展根基。

▲英雄聯盟賽事官方針對反假賭賽的調查結果與整頓方向說明。圖/英雄聯盟賽事社交平台截圖
▲英雄聯盟賽事官方針對反假賭賽的調查結果與整頓方向說明。圖/英雄聯盟賽事社交平台截圖

  早在2007年,我國就出台了《關於規範網絡遊戲經營秩序查禁利用網絡遊戲賭博的通知》,禁止互聯網電競博彩。但當下,一些電競俱樂部卻欣然接受與博彩有關的網站讚助。當下,刑法中與之相關聯的法條有賭博罪、開設賭場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但缺乏遊戲假賽的直接罪名,這就給司法認定增加了難度。

  為防止電競博彩、假賽,業內常規操作是簽訂《俱樂部協議》《參賽協議》《選手協議》等,但很顯然,“禁賽4個月”這類處罰力度較弱,協議在法律性質上只能認定為合同行為,不具有強製執行力,威懾力不足,這就造成了違規收益遠高於違規成本的結果。

  而即便選手被終身禁賽,仍可以“轉戰幕後”,從事電競二路直播等行業,還可以通過積累的人脈,威逼利誘裹挾更多人參與假賽。

  當下,電競產業已涵蓋遊戲廠商、電競俱樂部、職業選手、遊戲解說、直播平台,對愈演愈烈的博彩之風,該用法律與制度為其發展標定航向,避免偏航。

  在此方面,除了電競選手加強自律外,協會處罰、行政處罰甚至刑事處罰,也有必要層層銜接,嚴肅打擊電競博彩,這樣才能起到規範電競俱樂部體系的作用。

  2022年,電競項目將走進杭州亞運會賽場,有人感慨電競的黃金時代已然來臨。但這首先應該是一個規範的電競,而不是弊端叢生的電競。無論如何,不能讓假賽與博彩,阻礙電競健康發展。

  新京報評論員 | 李瀟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