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建議:可參考殘疾人保障金制度,鼓勵聘用生育多孩的女職工

2022年01月22日22:06

原標題:代表建議:可參考殘疾人保障金制度,鼓勵聘用生育多孩的女職工

“我們在2021年對女性生育狀況做了一個全方位的調研,即在目前生育意願不高的情況下,如何多舉措激勵更多的家庭生育多孩。”1月22日,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市總工會副主席、快樂集團上海企業發展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朱雪芹對澎湃新聞記者說道。

朱雪芹是在上海市第十五屆人民代表大會第六次會議期間接受澎湃新聞採訪的。她表示,當前生育意願不高有幾個方面的原因:第一,女性面臨職場競爭的壓力;其次,生育孩子的成本也比較高,現在的家庭對孩子的期望都較高,所以導致很多年輕女性對生育有所顧慮。要讓她們消除顧慮,就需要有一些激勵政策為女性提供有力的“後盾”。

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市總工會副主席,快樂集團上海企業發展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朱雪芹 澎湃新聞記者 江海嘯 圖

女性育兒與就業的衝突凸顯

朱雪芹在《關於提高多孩生育意願、完善生育配套措施的建議》中提到,根據上海市總工會女職工委員會對於《上海市女職工勞動保護辦法》實施情況所開展的調研顯示,女職工生育二孩、三孩的意願較低。在填寫了調研問卷的21355名女職工中,61.14%的女職工考慮生育一孩,13.9%的女職工具有生育二孩意願,考慮生育三孩的僅占0.57%,還有24.39%的女職工表示目前不考慮生育。在對女職工主要壓力來源調查中,工作內容、生活負擔排在前兩位,可以推測得知,部分女職工可能是考慮到生育所帶來的工作空缺將對其正常的職業發展造成影響,同時,養育多個小孩的經濟成本和時間精力成本,也讓許多女職工望而卻步。

另一方面,儘管法律已經明令禁止用人單位在招聘女性時問詢婚育情況,但調研數據顯示,仍有43.63%的女性表示曾在面試時被問及或調查過婚育情況。

朱雪芹認為,這樣的情況其實並不難理解,由於健康保障的需要和法律的相關規定,女性在懷孕期間擁有大量的法定假期,然而對於企業而言,這些假期保障卻恰恰構成了女性生育對於企業人力資源成本的增加,例如產前假、產假、哺乳假等造成的崗位空缺填補成本。企業在僱傭女職工時相較於男職工所付出的人力資源成本就更大,企業的僱傭偏好會更向男性員工傾斜,就業環境對於女性也就愈發不友好。一味要求用人單位履行社會責任,壓縮其效益需求的做法,對企業而言過於嚴苛。政府應當出台相應政策,以改善女性就業環境。

可參考殘疾人保障金制度

針對女性生育多孩的主管生育意願與客觀就業環境,朱雪芹分別提出了建議。

針對提高女性的主觀生育意願,朱雪芹提出兩條建議:第一,建立社會保險費返還或補貼機制。開放“三孩”與假期增多兩者疊加致企業用工成本提高,其一是由於假期工資問題,其二還有假期社會保險問題,即所有這些產假、生育假、陪產假、育兒假等假期期間的社會保險費均需由企業正常繳納。

前述調研顯示,在回答“您認為您的企業需要政府出台哪些三孩政策的配套措施?”這一問題時,高達80.14%的參與調研企業選擇了“對女職工生育期間社會保險費用進行減免”。

朱雪芹認為,考慮到減免的操作性不強,建議採用返還或補貼的方式,對職工產假、生育假、陪產假、育兒假期間企業為該職工繳納的社保費,按一定比例補償給企業,並形成精準而便捷的固定機制。

第二,保障生育多孩夫妻的住房權益。對於有能力購置新房的夫妻,如果生育二孩或三孩,應當根據其多生育的兒女數量,保障多購置新房的權利;對於沒有能力購置新房的夫妻,應當在保障性租賃住房的申請及分配上,更多考慮生育二孩或三孩的因素。

針對改善客觀就業環境方面,朱雪芹提出兩條建議:第一,參考殘疾人保障金制度,鼓勵用人單位聘用生育多孩的女職工。企業應按照職工人數的一定比例,聘用生育多孩的女性職工,如果未達到規定比例,需計繳一定幅度的保障基金。

第二,增加男性陪產假至30天,減輕女性撫幼負擔。增加男性陪產假,推進夫妻共同撫育責任,不僅對子女的撫養教育本身具有積極意義,更有助於平衡企業對於聘用不同性別員工的生育成本衡量,改善女性就業環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