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盤2021:疫情之下,三亞這些旅遊人掌握何種“流量密碼”

2022年01月25日12:58

原標題:複盤2021:疫情之下,三亞這些旅遊人掌握何種“流量密碼”

中新網三亞1月25日電 題:複盤2021:疫情之下,三亞這些旅遊人掌握何種“流量密碼”

  記者王曉斌

  新冠肺炎疫情在各地反複,旅遊市場持續震盪。過去的2021年,對於三亞的旅遊業者來說,一些同行已轉行,不少同行在舔舐療傷,但有些涉旅業態則迅速恢復元氣,有的還在擴張版圖、擴大規模。疫情之下,這些“擴張”的旅遊人掌握了何種恢復元氣的“流量密碼”?

三亞後海,夾著衝浪板去體驗衝浪的遊客。 彭彭供圖
三亞後海,夾著衝浪板去體驗衝浪的遊客。 彭彭供圖

玩創新

  在2021年上半年財報中,複星旅文用“複蘇強勁”來形容相應業務的狀態。雖然下半年有疫情影響,旗下的三亞·亞特蘭蒂斯渡假目的地,客房平均每日房價仍長期處於2000元以上。

  “比如說原來到訪三亞有100人,疫情影響下現在可能減到50人,但這50人去哪裡?通常是會選擇更好的。”複星旅文董事長兼CEO錢建農接受記者專訪時說,相對疫情這隻“黑天鵝”,企業面臨的最大不確定性是消費者的消費意識不斷變化。如今,從年輕人開始,大眾正拋離以往批量性的、重數量不重質量的消費觀念,朝個性化的、高品質的、健康的觀念轉變。

尾波衝浪2021年在三亞興起。 王曉斌 攝
尾波衝浪2021年在三亞興起。 王曉斌 攝

  錢建農認為,三亞·亞特蘭蒂斯成功在構建出一站式渡假生態體系,體系內的產品可以隨時根據消費者需求的變化做相應調整。酒店的硬件設施沒法因為消費觀念的變化快速推倒重來,但在一個生態體系里,可以通過不斷組織活動,讓產品“變得永遠吸引人”。

  即便行業正在承受又一波疫情的壓力,錢建農認為,文旅產業處在“最有希望、最有投資機會的時期,但同時也是最痛苦的時期”,未來5到10年,企業成功的關鍵在於因應消費觀念的變化,實現產品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

玩“極小眾”

  2021年,尾波衝浪這項“極小眾”水上遊樂運動項目在三亞蓬勃興起,傑克創立的正手浪尾波衝浪俱樂部是生意最紅火的一家。

  傑克說,2020年春節後,三亞旅遊市場率先從冰封中恢復,在“遊客少、沒事幹”的情況下,自己摸索剪輯之前衝浪視頻素材,發到短視頻網站爆火,後來開始手機直播也受到追捧,循著這波熱度,傑克的正手浪從2020年的4艘造浪艇開始,發展到現在有20多艘,團隊近百人,在三亞屬於“價錢最貴,生意最好”的第一梯隊。

在三亞半山半島帆船港,用於尾波衝浪的造浪艇保有量迅速增長。  王曉斌 攝
在三亞半山半島帆船港,用於尾波衝浪的造浪艇保有量迅速增長。  王曉斌 攝

  正手浪為什麼能做到“價錢最貴,生意最好”?傑克說,除了“先發優勢,一直堅守”,正手浪具備產品和服務優勢。此外,尾波衝浪雖客群年齡分佈很廣,“80後”發燒友居多,“90後”、“00後”更多是體驗型、探索型玩家。俱樂部需要有能力將體驗玩家轉化為發燒玩家,並持續讓發燒玩家有收穫感。

  這個迅猛發展的增量市場今後的走向如何?在傑克看來,全國範圍方興未艾,具體到三亞,可能會迎來一個瓶頸期。

  “三亞造浪艇保有量快速增長,目前估計有上百艘,還有很多在交付的路上。在明顯的旅遊淡旺季、船艇維保折損壓力下,為掙一波‘快錢’,價格戰、二次消費等現象都出現過。”傑克認為,經營尾波衝浪俱樂部不是只有造浪艇就行,關鍵要看教練是否合格靠譜。“遊客通常會選擇報價低的俱樂部去體驗,如果教練水平不好客人啥也沒學會,整個行業就會失去潛在的發燒友”。

  以三亞為起點,正手浪已在大陸多個城市開枝散葉。“我們的分支機構去年已在上海、深圳、杭州設立,2022年的重心持續向內地傾斜,計劃在蘇州、千島湖、柳溪江等地形成矩陣式佈局。”傑克說,將致力於把三亞形成的尾波衝浪運營經驗帶向全國。

 玩時尚

  俗稱“後海村”的三亞市海棠區藤海社區,這兩年成了名副其實的網紅村。在這個漁民小村里,手拿衝浪板的人,遠多於手拿漁網的人。在“後海浪人”們的帶動下,過去一年,民宿、餐飲、酒吧、迪廳等業態在後海相繼冒出。“這裏出可衝浪潛水,入可蹦迪瑜伽,後海已經成為一個體驗時尚生活方式的地方。”高宏是後海“遊牧虎”民宿的老闆,他說過去一年,在後海一眾商家中,“遊牧虎”的業績處於中遊,但佈局規模位居前列。

  “我早些年就在後海開了一個店,那時主要是自己休閑和接待朋友。去年開始大規模投資,將多處村民的房子重新裝修,打造不同業態。”高宏說自己和村民定下了15年的長期租約,開了“一個海邊客棧,一個青年之家,一個長住公寓,再騰出一些空間,做跳蚤市場、藝術空間”。

三亞·亞特蘭蒂斯,住店客人透過亞克力幕牆,圍觀正在體驗潛水的人。 王曉斌 攝
三亞·亞特蘭蒂斯,住店客人透過亞克力幕牆,圍觀正在體驗潛水的人。 王曉斌 攝

  之所以在旅遊業整體疲軟的時候加大投資,是因為高宏注意到,從2020年暑期到現在,國內的幾波疫情雖都影響三亞旅遊市場,但後海相對而言比其他地方要好一些,而且恢復很快。

  高宏分享自己的經營策略,“青年客人可選大學宿舍一樣的青年之家,追求品質的客人可以在有客廳有廚房的公寓長住,藝術家可以參與我們的駐留計劃。利用後海這片海以及預留的建築空間,我們幾乎每天都組織各種活動,面向所有的客人開放。我們叫有海有家有朋友。”高宏說。(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