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回血!房企再現配股潮:先舊後新成常態 低價“抽水”遭空頭埋伏

2022年01月25日15:07

  文 | 新浪財經 徐苑蕾

  編輯 | 韓大鵬

  2022年開年,融創中國率先打響配股的第一槍。不過與前幾年股價飆漲,內房股趁高配股的情況不同,融創中國本次配股正值近4年來的股價低位,滾動市盈率已跌至1倍左右。有機構投資者對此大呼“太慘烈”,“和賣兒賣女換兩個饅頭吃差不多了。”

  在市場和信貸政策的調控之下,房企陷入資金緊張的困局,如融創般的頭部玩家也不能置身事外。除了融創系外,去年下半年以來,涉房企業“配股潮”再次上演,多家房企和物企均先後宣佈配股融資,據不完全統計,近3個月配售募資規模近300億港元。

  實際上,直至2019年下半年,配股才成為房地產行業的一種慣用融資手法。而從統計數據中還可以發現,在這輪配股潮中,融創系、世茂系以及恒大系均偏愛先舊後新的配股方式。有分析觀點認為,先舊後新配股之所以成為新常態,是因為沒有鎖定期,可以吸引更多投資人認購,順利發行的機會更大,用時更短,效率也更高。

  地產迎配股潮 近3月募資近300億

  1月19日,根據港交所消息披露,融創中國完成配售股份,共募資45.2億港元。6天前,融創中國公告稱,擬以每股10港元配售4.52億股,這一數量相當於融創中國已發行股本的9.05%,占擴大後股本的8.3%,融創中國總股本將提升至54.49億股。

  本次募集資金將一半資金用於公司營運,另一半用於償還貸款。而這已經是融創系中國近2個月以來的第二次配股。去年11月,融創中國和融創服務剛分別完成3.35億和1.58億股份的配售,募資總額分別約為50.85億港元和23.31億港元。也就說是,通過配股,融創系2個月內就新增融資近120億港元。

  實際上,除了融創系外,去年下半年以來,涉房企業“配股潮”再次上演,多家房企和物企均先後宣佈配股融資,根據新浪財經不完全統計,近3個月以來,涉房企業配售募資規模約290億港元。

  其中,去年12月,世茂集團以每股8.14港元配售1.45億股,融資11.73億港元;龍光集團也在同日宣佈配股融資,以每股6.80港港元配售1.72億股,獲取11.7億港元資金用於項目投資及作為一般營運資金。

  配售是港股再融資的主要方式,相當於A股的定向增發。對於內房股來說,股權融資既不產生額外的債務及利息,同時又能為公司新增流動資金,在“五道紅線”的管控下,無疑是房企進一步發展或償債的首選方式之一。

  涉房企業這波配股潮的開啟節點,或與銷售市場的進一步下行密切相關。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去年7月全國商品房銷售規模創年內新低,無論是銷售面積或銷售金額環比均下降超4成,並均回落至年內單月最低值。

  銷售壓力激增,回款雪上加霜,與此同時,債務依然懸頂,導致房企不得不更依賴於配股等資金渠道。

  以融創中國為例,2021年全年,公司累計實現合同銷售金額約5973.6億元,同比僅微增4%。然而,近半年內,公司需要償付和回售的債券規模約為127.7億元。其中,最迫在眉睫的是1月22日面臨回售的35.11億元境內私募債。而近兩個月,融創中國已通過配股、減持貝殼股票、出售項目股權等方式多渠道“回血”超200億元。

  先舊後新成常態 低價配股太慘烈

  對於內房股來說,配股融資並非常態,直至2019年下半年,才成為房地產行業的一種慣用融資手法。從統計數據中還可以發現,在這輪配股潮中,融創系、世茂系以及恒大系都選擇了先舊後新的配股方式。

  有機構投資者向新浪財經表示,比起以前,先舊後新的配股方式越來越常見。先舊後新,就是發行新股和配售舊股的混合模式,即公司大股東先把持有的股份配售予獨立第三方投資者,然後上市公司再對大股東增發同等數量的股票。

  與A股不同,港股配售股份的禁售期取決於配售方案。對於房企來說,採用先舊後新的方式發行新股,能順利發行的機會更大,用時更短,效率也更高。

  一位機構投資者介紹稱,港交所規定,所有新股都是T+2鎖定,但是會極大限制投資人成分,很多做套利策略的投資人就沒法參與,“因為股價波動風險大,2天就可以跌去15%了”。但是如果採用先舊後新,就沒有鎖定期,套利投資人也可以參與認購,因此發行的概率比普通新股要大得多。

  值得注意的是,新股配售價多數會有一定程度的折讓。但是,隨著地產行業整體下行,房企股價進一步走低。而在股價低位還要折價配股,不少投資者對這般操作只能大呼慘烈,與前幾年股價飆漲,內房股趁高配股的情況形成鮮明對比。

  去年11月,融創中國配股價為每股15.18港元,較公告日前的收盤價每股17.04港元折價10.9%。而今年1月份再次配股,配售價已經跌至10港元/股,較公告日起前的收盤價11.8港元折價15%,彼時滾動市盈率已跌至1倍左右。去年,世茂集團和集團股價也分別跌去了約77%和48%,前述配股事項配股價則分別折讓8.54%和9.9%,對應滾動市盈率約為1倍和2倍。

  對此有機構投資人感慨稱,“1倍PE發股票和賣兒賣女換兩個饅頭吃一般,這架勢比暴雷股還慘。”在股價高位時,企業選擇配股融資,可以讓所籌資金最大化。而在股價低位時仍然選擇配股,或更多是無奈之舉,可見地產行業及個別房企流動性之高壓。

  資本市場被“抽水” 有空頭提早埋伏

  配股事項難免會稀釋原股東所持股份,因此配股融資也被稱為是向資本市場“抽水”。此外,由於配售方案多以折讓價來吸引第三方投資者入股,先舊後新的方式又不設定禁售期,因此容易引起拋售的壓力。

  根據新浪財經統計,在這輪配股潮中,大多數涉房企業在配售事項發佈後即迎來股價下跌,更有甚者,日跌幅達到20%以上。比如1月13日,融創中國發佈配股公告後,股價馬上傾斜直下,收盤價下跌22%,收於每股9.13港元,比配股價還要低。公司為了融資45億港元,當日就把市值跌沒了100多億港元。

  此外,諸如龍光集團、碧桂園服務、旭輝永升服務等涉房企業,在宣佈配股後股價都出現不同幅度的下滑,跌幅均在8%-10%之間。

  一旦配股,股價大概率下跌,在此背景下,已有海外機構瞄準並做空部分內房股。一位機構投資者表示:“空頭覺得房企要配股,所以先沽空,等公司配股,股價下跌,然後再拿貨平倉。”

  一位券商人士透露稱,融創中國此前就曾遭到機構做空,做空比例達到35%。此外,也有機構人士指出,近期碧桂園也在被做空,“手法是股債一起空,跟此前做空融創、世茂的手法一樣。”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資本市場對於地產行業的態度並未明朗,相比起更有實力優勢的頭部企業,部分中小涉房企業或難以尋找到合適的承配人和認購機構。

  去年7月27日,合富輝煌發佈公告稱,擬配售1.31億股,募資3.13億港元,配售價為每股2.40港元,較配售協議簽訂日收市價折讓17.24%。不過10餘天後,合富輝煌則終止了配售新股一事,公司對外解釋稱,由於最新市場發展及有關配售事項安排的其他因素,因此與配售代理互相同意終止配售協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