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國防參謀長墜亡,印媒稱印軍一號墜機是因飛行員營養不良

2022年01月29日18:14

  原標題:印度國防參謀長墜亡,印媒稱印軍一號墜機是因飛行員營養不良

  @小央視頻1月29日消息,2021年12月8日,印度國防參謀長墜機身亡。根據2022年1月14日初步調查結果顯示,天氣突變導致飛行員出現失誤。據印媒報導,空軍很多直升機飛行員都營養不良,甚至吃不飽飯。

  來源:@小央視頻

  相關報導:印度參謀長死了,這事兒重要嗎?(觀察者網)

  2021年12月8日,印度首任國防參謀長比賓·拉瓦特在搭乘直升機飛往印度威靈頓國防服務學院的途中不慎墜機,經搶救無效後死亡。

  事件發生後,印度朝野震驚。表達哀悼和惋惜之餘,人們對事故原因提出各種猜想,地方武裝擊落說有之,軍改失利者暗算說有之。最離譜的當屬印度著名戰略學者布拉馬·切拉尼提出的十分具有科幻色彩的陰謀論。切拉尼認為,印度國防參謀長墜機身亡,同2020年台灣偽“國防參謀長”沈一鳴乘直升機墜機身亡頗為相似,因而本次墜機事故恐是中國策劃,意在拔除這個對華“強硬派”。種種猜測折射出外界對這位印度國防參謀長的評價,他的離世也不可避免地讓印度軍改前景和中印關係未來充滿想像。

墜機事故現場,圖自印媒
墜機事故現場,圖自印媒

  印度國防參謀長,有何不同?

  從布拉馬·切拉尼的角度出發,兩位都是國防參謀長,職級類似,最後都是因直升機事故身亡,不免讓人浮想聯翩。然而,這種穿鑿附會不僅體現出這位印度學者對兩種軍隊體制的無知,更是無意中抬高了自家軍隊的相對地位。

  事實上,印度軍事體制承襲英國。國防部為國防執行機構,它既是政府行政部門,又是軍事最高司令部。國防大臣是國防部最高首長,一般由文官擔任。國防參謀長負責與軍事戰略和作戰方針有關的事務向國防大臣提出建議。與台軍承襲的德式軍事體制相比,“國防參謀長”更像是“國防部長”的顧問,缺乏直接調動三軍的權力,只能協調三軍行動。

  印度獨立後,由於擔心軍隊政變,介入文官政治,因此尼赫魯等印度第一代領導人對軍隊十分警惕,文官主導的國防部被賦予全面的軍政權和軍令權,即軍隊不設類似總參謀部性質的統一領導機構,陸海空三軍在國防部直接領導下分別建立各自的行政管理與指揮體系,軍種參謀長作為軍種最高指揮官,上對國防部長負責,下對本軍種行使作戰指揮職能。

  為了協調各軍種活動,印度在國防部內下設三軍參謀長委員會,由陸海空軍參謀長組成,在兼顧三軍的原則下,委員會主席由3人中任職最久者擔任。三軍參謀長委員會是國防部最高軍事諮詢委員會,負責就武裝力量建設和使用的重大問題向國防部長提出建議。

  然而,受國防部管轄、處於權力核心的文官集團並不願軍方代表介入決策層,文官主導的國防部往往直接越過三軍參謀長委員會獨立行使決策與指揮權,三軍參謀長委員會被完全“架空”,成為無實權的協調部門。

  1999年5月,印巴爆發卡吉爾衝突,印軍指揮體制不順暢、軍種間協調不力等弊端暴露出來。戰後,印度政府成立的“卡吉爾調查委員會”和“部長小組”針對三軍參謀長委員會功能弱化的問題,提出設立“國防參謀長”一職,併成立“國防參謀部”指揮三軍,試圖解決三軍分立體制帶來的弊端。但在國防部保守勢力的強烈反對下未能如願。直到2019年,在強勢領導人莫迪的推動下,印度國防參謀長“姍姍來遲”。

印度國防參謀長拉瓦特(中) 資料圖來自路透社
印度國防參謀長拉瓦特(中) 資料圖來自路透社

  首任國防參謀長,什麼來路

  現年62歲的比賓·拉瓦特出生於北阿坎德邦的拉其普特家庭。父親曾是印度陸軍中將。軍校畢業後,拉瓦特在其父親麾下擔任少尉。同其父一樣,拉瓦特也曾在印度曆史悠久的第11庫爾廓步槍團服役,長期負責在邊境地區清繳叛亂。1987年中印對峙期間,拉瓦特曾被部署至中印邊境一線,準備應對可能的戰事。

  2015年,為了報復18名印度士兵在曼尼布爾西部被伏擊,身為中將的拉瓦特親自指揮部隊越境打擊緬甸境內的分離組織。2016年拉瓦特同樣參與策劃對巴基斯坦境內極端組織的越境打擊,廣受好評,被譽為印度軍中平叛和高空戰爭的里手行家。也同樣在這年,拉瓦特平步青雲,官運亨通,先是出任印度南方軍區司令,7月升任陸軍副參謀長。年底,莫迪政府一反印度軍隊長久以來的傳統,任命拉瓦特擔任陸軍參謀長。拉瓦特也因此超越資曆更加深厚的時任印度東部軍區司令拉文·巴克希中將和南部軍區指揮官哈里茲中將,成為當時陸軍最高指揮官。

  這一出人意料的任命引起輿論廣泛爭議,部分媒體將莫迪政府此舉視作“軍隊政治化”。有人甚至預計拉瓦特退役後將加入RSS,並像印度國家安全顧問阿吉特·多瓦爾和印度外長蘇傑生那樣,成為印度人民黨的議員。2019年底,拉瓦特在莫迪支持下擔任印度首任國防參謀長。

  事實上,早在擔任陸軍參謀長期間,拉瓦特就提出了陸軍重組倡議。之後不久,印度陸軍發佈新版《印度陸軍陸地作戰條令》,提出建立合成化的戰鬥旅——“綜合戰鬥群”。“綜合戰鬥群”規模小,要素全,反應能力強,可快速進行部署。它減少了指揮層級,指揮效率高。同時,“綜合戰鬥群”合成化程度高,協同更加密切,可作為獨立的作戰單元遂行作戰任務。此外,拉瓦特在重組陸軍指揮機構、重新規劃陸軍軍官和士兵發展路徑方面也進行了大幅度的改革。

  或許是在擔任陸軍參謀長期間大刀闊斧地推進改革,拉瓦特進入了印度核心決策層的視野。莫迪總理在2019年印度獨立日講話中宣佈將設置國防參謀長一職後不久,拉瓦特在12月30日被任命為印度首任國防參謀長。

當地時間2021年12月10日,印度新德里,因墜機事故遇難的國防參謀長拉瓦特的葬禮在當地舉行。@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2021年12月10日,印度新德里,因墜機事故遇難的國防參謀長拉瓦特的葬禮在當地舉行。@視覺中國

  任上“大嘴巴”,頻頻惹爭議

  設立國防參謀長,旨在統一協調陸海空三軍,加強文官與軍方之間的溝通,將軍方意見直接納入政府決策體系,改變此前藉由文官出身的國防部長參與決策的情況,以此協調推進醞釀已久的聯合體制改革。因此,拉瓦特的主要任務是整合海陸空三軍。

  上任以來,身為國防參謀長的拉瓦特儘管也曾公開闡述印度軍改的藍圖偉業,將印度17個單一兵種司令部合併為4個聯合戰區司令部。其中,西部戰區聯合戰區司令部將負責與巴基斯坦接壤的邊界,軍方稱之為;北方戰區司令部將負責與中國的邊境。海上司令部將負責印度洋地區的安全;一個名為安達曼和尼科巴司令部(ANC)的島嶼司令部負責向東印度洋投射力量。

  但從實際出發,拉瓦特並未推動印度軍改有實質性進展。長期以來,印度空軍十分擔心將印度“有限的空中資產”劃分給不同的戰區,導致印度空軍的指揮權被架空,因此對聯合體制改革頗多顧慮。

  2021年7月2日,拉瓦特曾表示,印度空軍當下的主要資產就是分佈在各主要戰區,未來也不可能將所有防空資源整合起來劃歸空軍指揮,印度空軍只是“支持部隊”,負責在行動中支援陸軍和海軍行動。這一言論當即引發空軍將領不滿,印度空軍上將RKS Bhadauria表示,空軍不是一個配角,在任何一個綜合戰區都能發揮巨大作用,這絕不僅是支持。

  兩位高級將領的隔空“互掐”,直接反映出印軍因劃分綜合戰區司令部而產生的矛盾。2021年9月,拉瓦特更是無視空軍的擔憂,考慮將新購進的36架陣風戰鬥機分別部署在哈里亞納邦的安巴拉和西孟加拉邦的哈西馬拉,以同時應對東西兩個方向的威脅。除此之外,拉瓦特還在推進軍改的過程中提出削減青年退伍軍人補貼,引發退伍軍人的廣泛不滿。因此,在得知拉瓦特墜機後,部分印度退伍軍人彈冠相慶,使得不少網民猜測是印度空軍背後策劃。

  儘管拉瓦特在軍改問題上“能力有限”,但是在外交問題上他似乎“活力十足”。拉瓦特長期渲染“中國威脅”,不僅給中印關係穩定發展製造障礙,更是給他的外交官同事製造麻煩。

  2021年,9月15日,拉瓦特在公開場合表示,中國正在和伊朗交朋友,中華文明和伊斯蘭文明之間正在進行某種聯合,未來中印將面對“文明衝突”。此番言論引起印度國內外一片嘩然。9月16日,正在出席上合外長會的印度外長蘇傑生向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表示,印度政府不支持任何“文明衝突論”,與拉瓦特的誇張言論進行切割。

  11月11日,拉瓦特再次在公開場合無端炒作“中國威脅”,他公開表示,中國超越了巴基斯坦,成為了印度最大的敵人和安全威脅;並以此兜售三大戰區軍事改革,以犧牲中印關係和平穩定為代價,為印度陸軍在軍改中牟利。

  從拉瓦特的言行不難看出,身為一名軍人,40年的戎馬生涯中讓他積累了豐富的工作經驗。提倡建立合成化綜合戰鬥群的提議,表明他看到了現代戰爭的發展方向,認識到了印度軍隊現代化的必要性和緊迫性。但身為一名國防參謀長,拉瓦特缺乏協調三軍的宏觀視野和工作方法,其思維和眼界始終局限在陸軍,無法用平等的心態看待海軍和空軍,反而阻礙了聯合體制改革的步伐。

  斯人已逝,未來誰能繼任印度國防參謀長這一要職,既決定了印度軍改的方向和步伐,也免不了在隔閡頗深的印軍內部掀起新一輪的博弈和角力。

  微博熱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