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觀展望|交大高金朱啟貴:基建投資有望成跨週期調節主要抓手

2022年02月03日11:56

原標題:宏觀展望|交大高金朱啟貴:基建投資有望成跨週期調節主要抓手

【編者按】

2021年,中國經濟增速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名列前茅,超預期的出口增速讓人眼前一亮。

邁入嶄新的2022年,各項宏觀指標將呈現何種走勢?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將如何演繹?近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專訪多名學者專家,把脈2022年中國宏觀經濟形勢。

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黨委書記朱啟貴
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黨委書記朱啟貴

“2022年GDP增速有望達到5%~5.5%。”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黨委書記朱啟貴教授對澎湃新聞記者表示, 2022年GDP增速或呈現先低後高的態勢,由於逆週期宏觀政策存在滯後性,約在3-6月後對GDP增速產生明顯效果。

朱啟貴預計,2022年CPI同比漲幅或將有所擴大;豬肉價格已進入築底回升階段,將逐步進入上行週期、同時大宗商品價格也將日趨向CPI傳導,而CPI翹尾因素的高峰將在5月到9月到來,若屆時環比價格提升較大,也將對CPI造成上行壓力。

“PPI方面,在國家持續推進‘保供穩價’的政策背景下,國內大宗商品價格目前已處於下行區間,雖然海外通脹,原油價格上漲等將會對國內造成一定的外溢效應,但總體可控。” 朱啟貴說道。

展望2022年的消費,朱啟貴表示,考慮到2021年低基數,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或將緩慢複蘇,約為6.5%-7%。

“投資方面,‘房住不炒’的大基調不會發生根本性改變,預計地產投資增速或將穩步下行,約為0%-3%。”朱啟貴表示,同時基建投資有望成為跨週期調節的主要抓手,基建發力“前置”可期,基建投資增速預計約為5%-8%。

對於2022年出口,朱啟貴認為,在高基數疊加海外需求邊際收縮的背景下,2022年出口增速或將邊際下降,但大概率不會出現失速風險。海外需求雖邊際回落,但仍維持擴張態勢;RCEP生效實施,也將有利於出口。人民幣彙率或不會再像2021年那樣強勢,但彙率目前並不是影響疫情後貿易的主導因素,故而對2022年的出口影響不大。

“近年來,我國貨幣政策一直堅持‘以我為主’,造成目前中美貨幣政策存在差異的主要原因是新冠疫情衝擊下,中美兩國經濟週期的差異,屬於各自經濟體內生因素的催生結果。”朱啟貴表示,發達經濟體政策調整對中國影響有限,但不應忽視美聯儲政策調整伴生的經濟金融風險。

澎湃新聞:您預計2022年中國GDP增速是多少?會呈現怎樣的走勢?

朱啟貴:2022年GDP增速有望達到5%~5.5%,給出這一判斷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兩個方面:一是從潛在產出的角度看,央行和中國社科院對2022年的潛在產出增速分別為5.5%和5.55%。從曆史看,我國實際GDP增速總體上圍繞潛在產出波動,若不考慮疫情影響,2012年經濟發展模式開始轉型以來,實際GDP增速與潛在產出增速之間的平均偏離程度僅為0.45%。二是2022年中國經濟確實承壓,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指出,我國經濟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同時綜合考慮到共同富裕、“雙碳”、行業監管等經濟增長的影響因素,以及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調2022年將推動經濟實現質的穩步提升和量的合理增長,在無重大突發事件的情形下,預計2022年實際產出或略低於潛在產出,但偏離度也不會遠超經濟轉型發展以來的均值。

在走勢方面,2022年GDP或呈現先低後高的態勢,由於逆週期宏觀政策存在滯後性,約在3-6月後對GDP增速產生明顯效果,目前逆回購和MLF已下調10BP,5年期LPR也下調5BP,寬貨幣政策已經落地,未來積極的宏觀政策也將陸續落地,預計後半年經濟總體情勢將大概率好轉,當然具體增速則將受到疫情演化、國內宏觀政策幅度、海外需求等因素共同影響。

澎湃新聞:面對全球通脹,您怎麼看2022年中國物價走勢,PPI和CPI剪刀差是否會保持收縮?

朱啟貴:2022年CPI同比漲幅或將有所擴大,但總體將處於合理區間。其中豬肉價格已進入築底回升階段,將逐步進入上行週期、同時大宗商品價格也將日趨向CPI傳導,而CPI翹尾因素的高峰將在5月到9月到來,若屆時環比價格提升較大,也將對CPI造成上行壓力。而在PPI方面,在國家持續推進“保供穩價”的政策背景下,國內大宗商品價格目前已處於下行區間,雖然海外通脹,原油價格上漲等將會對國內造成一定的外溢效應,但總體可控。從而2022年PPI和CPI剪刀差收窄將會是大概率事件。

澎湃新聞:您怎麼看中國2022年消費的走勢? 消費增速是否會反彈?

朱啟貴:消費方面,若國內疫情持續反複,管控政策將拖累消費,特別是餐飲消費;另一方面,“缺芯”對汽車供給的約束可能逐步緩解,汽車消費或將修復;如果房地產信貸政策邊際微調,後地產消費面臨的壓製有所減弱;伴隨疫情影響的趨緩,餐飲收入也可能相應回升。考慮到2021年低基數,今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或將緩慢複蘇,約為6.5-7%。

從GDP核算的支出法看,由於2020年低基數效應,2021年最終消費對GDP的拉動率為5.3%,高於2016-2019年以來的均值4.0%,2022年將逐漸向均值回歸。但從兩年復合平均的角度看,2021年最終消費對GDP拉動率的兩年平均卻僅為2.4%,低於疫情前水平,這說明2021年的消費依舊偏弱。2022年,隨著一系列穩增長政策陸續推出,經濟將逐步企穩,這一方面可以提高居民收入,另一方面還可以修正居民預期,降低防禦性儲蓄,進而帶來消費增速改善。

澎湃新聞:您怎麼看中國2022年投資的走勢?投資增速是否會反彈?

朱啟貴:受地產和基建增速雙雙下行的影響,2021年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僅為4.9%,若不考慮2020年疫情影響,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為1992年開始進行統計以來的最低值。從GDP核算的支出法角度看,資本形成對GDP的拉動率為1.11%, 自改革開放以來,該數據僅高於1990年。2022年,在中央對經濟工作穩字當頭,穩中有進的要求下,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大概率改善,其中最為主要的拉動力量將是基建投資,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調要適度超前開展基礎建設投資,2021年底財政部已下達了2022年新增專項債務限額1.46萬億元。各地政府也積極響應,如上海政府提出,要爭取上半年完成全部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工作。

地產投資方面,“房住不炒”的大基調不會發生根本性改變,目前政策面持續發聲,要求穩定地產信貸。房地產產業鏈牽一髮而動全身,2021年1-2季度融資劇烈收緊所導致的居民觀望和開發商謹慎情緒已經在3季度形成明顯的經濟下行拖累,近期貨幣政策已經開始邊際轉向。預計2022年地產投資增速或將穩步下行,約為0%-3%。

基建投資方面,基建投資有望成為跨週期調節的主要抓手,基建發力“前置”可期。作為“十四五”關鍵一年,新基建等大量重點建設項目或將陸續上馬;中央雙碳文件提到加大綠色建築和低碳出行相關設施建設,也將拉動基建投資上行。另一方面,日趨嚴格的基建項目審查考核制度不會輕易更改,基建投資增速也依然難以回到2017年之前的高增長狀態。基建投資增速預計約為5%-8%。

澎湃新聞:您怎麼看中國2022年的出口走勢,去年的高增速是否能夠持續?強勢的人民幣是否會有影響?

朱啟貴:2021年我國出口總額首次突破3萬億美元大關,達到33539.6億美元,同比增速高達29.9%,增速也為近10年以來的新高,貨物和服務淨出口對GDP的拉動率為1.69%,為2006年以來的新高。出口高增速的背後是由於美歐等發達經濟體逐漸複蘇,且需求端恢復速度快於供給端,為全球主要製造業出口國提供大量訂單,中國通過高效防疫維持了供應鏈的穩定性,從而實現了出口規模的持續快速增長。

2022年發達經濟體的高額進口規模或面臨回落,以美國為例,2020年5月至今個人商品消費支出規模,特別是耐用品呈現爆髮式增長,為二戰後罕見的極端情況,恐難以長期維持。同時也應注意到,中國出口仍具有韌性。一是曆史上美歐日等國製造業PMI的擴張週期一般持續2年左右,海外需求雖邊際回落,但仍維持擴張態勢;二是RCEP生效實施,也將有利於出口;三是2021年疫情反複的情況很可能還將在2022年延續,全球貿易在曲折中複蘇,中國產業鏈仍具有相對優勢。從而在高基數疊加海外需求邊際收縮的背景下,2022年出口增速或將邊際下降,但大概率不會出現失速風險。

至於人民幣彙率,2022年或不會再像2021年那樣強勢,但由於根據上面的論述,彙率目前並不是影響疫情後貿易的主導因素,故而對2022年的出口影響不大。

澎湃新聞:美聯儲大概率在2022年3月份加息,國內目前貨幣政策邊際上有所放鬆,怎麼看這種政策差異可能帶來的影響?

朱啟貴:近年來,我國貨幣政策一直堅持“以我為主”,造成目前中美貨幣政策存在差異的主要原因是新冠疫情衝擊下,中美兩國經濟週期的差異,屬於各自經濟體內生因素的催生結果。當前我國面對的內外部環境與上輪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相比有明顯不同,發達經濟體政策調整對我國影響有限。但也不應忽視美聯儲政策調整伴生的經濟金融風險,目前美國股市和房地產價格仍處於曆史相對高位,1月以來美聯儲關於準備加息的表態已經導致了美股大幅下跌,若未來美聯儲貨幣政策進一步超預期調整,將引發資產價格出現劇烈波動,並可能通過利率、彙率、跨境資本流動等渠道對新興經濟體產生溢出影響。

澎湃新聞:您認為影響中國2022年經濟的主要因素有哪些?

朱啟貴:穩增長將是中國2022年經濟的主旋律,在此背景下,一系列積極的宏觀政策將陸續出台;疫情仍然是影響2022年經濟運行的最大不確定因素,國內疫情蔓延勢必影響2022年消費和服務業的複蘇,而全球防疫平衡若被打破,甚至還會引發“通縮交易”風險。此外,中美大國博弈背景下國際關係的變化也會有影響,如歐洲和美國大選後政治和經濟態度是否出現大幅轉向等。

澎湃新聞:您如何預判2022年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

朱啟貴:2022年將是寬貨幣和寬財政的一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連提25個“穩”和30個“進”,與之配套的宏觀政策勢必要穩健有效,並以刺激內需為政策的主要落腳點。貨幣政策方面,央行副行長公開表態“哀莫大於心死”,將持續回應市場關切,進一步打開貨幣政策工具箱,保持總量穩定,避免信貸塌方。財政政策方面,隨著金稅四期的啟動,將有效提高財政政策的精準性和可持續性,財政支出強度和進度必將提速,支持“兩新一重”投資,並適度超前開展基礎設施投資。此外,2022年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將會更加註重協同聯動,注重激發市場主體活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