泳兒吳浩康率師妹舞獅帶旺虎年

2022年02月05日03:00
泳兒與吳浩康率領幾名師妹許靖韻(右二)、曾樂彤(左一)、李靖筠(右一)、艾妮(左二)趁新年舞獅助興,望虎年趕走病毒,開心過每一天。

【星島日報報道】

  (星島日報報道)牛年一整年香港市民過得像玩過山車般落差很大,仍處於艱辛時刻,為了驅除牛年衰氣,泳兒聯同一班師妹及吳浩康在農曆新年一起舞獅,希望藉醒獅瑞氣趕走危害大家的病毒,在壬寅(虎)年所有人能回復正常健康生活,更可與摯愛親朋自由聚會及到世界各地暢遊,開心氣氛圍繞着大家。

牛年中新冠疫情曾一度受控,在數月本地確診清零下,飲食業、娛樂事業及演唱會重啟,可惜近年尾出現第五波疫情,一切正常活動在政府防疫措施下又全數叫停,餐廳晚市、戲院及運動場所等均關閉,就連花市等農曆新年幾項活動也取消,令市民大感失望。為了驅除牛年衰氣,泳兒聯同一班師妹許靖韻(Angela)、曾樂彤、李靖筠(Gladys)、艾妮(Elly)及吳浩康一起在農曆新年應一應節,一起舞醒獅,望虎年開心每天緊隨着大家。

過去一年在疫情影響下,泳兒因離境後回港要隔離的問題,令她失去了外地的工作,工作量大減超過一半,當然收入也慘不忍睹。還好她將時間運用在準備新歌之上,所以牛年她能推出4首新歌,以及人生中首次擔任導師參與了TVB的《聲夢傳奇》,在教人的同時也學懂怎樣去表達自己,這都是她在牛年的得着。泳兒又感恩大家接受及喜愛她在音樂上的突破,包括暗黑系列和另類曲風的嘗試,她坦言:「這3年與音樂團隊合作關係更緊密,一起拼搏,這項情感和默契是要時間培養,我以前做音樂是沒有建立這方面的默契。」

泳兒亦在朋友身上學到一項新年一定要做的事,由於希望新一年全年人緣好,新年要走到有擺設大桃花的好友家中,拿一朵桃花回家,將那朵桃花放入一個小瓶置於家中,她也相信這樣做能在一整年帶來更佳的人緣。由於經歷這兩年疫情,令泳兒感到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所以她在虎年決定抱着開放態度面對不定的前景,她說:「任何事我也會去嘗試,不怕蝕底和付出。農曆新年期間我的新碟《Dark light of the soul》正好剛推出,希望大家支持。」

幾位師妹中Angela同樣受到疫情的重大打擊,因為不能經常往返內地工作,失去了一半工作量,收入方面也損失重大,她感到這段日子無論是工作、商業活動及演唱會也取消,又不能外出旅遊已兩年了,大家都感到很抑壓,所以她很希望疫情能盡快過去。去年的工作情況只讓Angela感到自己是剛及格,因為很多原定的工作取消了。她也不滿意自己的工作進度太慢,所以寄望虎年能追上進度,她說:「今年我會嘗試跳舞,希望大家能看到我活力新一面。」

Gladys卻感到疫情已令她習以為常,加上她較為幸運,去年每次拍戲和宣傳時也剛好在疫情緩和下進行,所以工作進度未受太大影響,全年拍了3套電影,很期待今年自己演出的電影能上映,讓大家能更認識她。

不過,今年是全港首次沒有年宵花市,由於Gladys十分喜歡行花市,得悉此事也即時高呼一個「慘」字,但為了保護自己及其他人,她也只能接受,也會盡量留在家中避疫,剛好她有份演出的劇集《IT狗》正熱播中,Gladys笑言:「大家留在家中的話,可以看看我的演出,這是我很喜歡的一個劇本,播出後的口碑也不錯,希望大家在新年期間看得開心。」Gladys更會用這段時間尋找更貼近自己的音樂風格,希望在今年內推出3首新歌。另在電影方面,她很想嘗試一下演奸角,「演員大多愛演好人角色,就算演奸角也想獲得觀眾憐憫,但若然演奸角令觀眾憎我也很好玩呢。我在演戲方面是無疆界的,甚麼角色也想去試。」

曾樂彤也因疫情影響下工作有變,原定去年中推出新歌,因一些變數影響下,將計畫改為拍電影,更連拍了兩套,餘下的時間她便放在充實自己之上,不但學跳舞、廚藝,更學了一些手藝。她說:「疫情影響下太多外來因素,這兩年我們不可以想太多怎樣、怎樣,也不可預計疫情如何,只能捉緊疫情好轉的時間去做。」所以她期望今年疫情盡快退卻,她參演的兩套電影《分手專家》及《阿媽有咗第二個》(暫名)能盡快上映,期望今年可以多拍幾套戲,曾樂彤說:「我很想趁青春拍多些愛情青春片或偶像劇,之後接拍打戲,嘗試做打女。」

至於Elly前年一出道便遇上疫情,唱歌工作雖大減但卻遇上了一個轉機,她有機會到內地工作及拍了兩套電影,可算是意外收穫,但亦讓大家感到她的音樂事業變成空窗期,所以今年Elly除了想多拍電影外,也想製作和推出真正屬於她自己風格的歌曲,更會花多些時間去摸索做自己的音樂,剛於1月推出的新歌《情緒勒索》就是想嘗試做出一些像大師姐容祖兒的經典慘情歌如《逃避你》,這類歌對她來說也很合適,因她有太多感情上的經歷,想透過歌曲與大家分享,在感情上有任何波折也好,身邊總有朋友支持你。

對Deep來說,疫情令他金錢上有重大損失,由於他在內地投資的企業培訓中心,疫情前60人開一班,疫情下只能轉形式經營減省開支,將4000多呎辦工室搬到細小的地方營運,若能開班時才租酒店場地,因此損失了過百萬元,他坦言:「疫情影響全世界,對我來說是打擊,對很多人也很慘,我也只能繼續向前行,幸好心態上能抱着共渡時艱,去尋找其他行業發展空間,尋找方法傳遞音樂,一直在探討,目的是怎樣可以做到show,這都是兩年來的新學習。」

不過,意料之外是Deep去年能參與拍攝電影《金手指》,他感到這是難得的機會,每日也很開心地看到前輩演戲,他笑言:「在片場每日也是學習的心態,雖然沒有自信,因為身邊的人實在太厲害,但整個過程也很享受,真是大開眼界。」但音樂工作上卻是他不太如意的一年,所以Deep希望今年能追趕進度,能推出4首新歌,最終目標是走上紅館舉行演唱會。他坦言:「知道這件事急不來,所以今年有甚麼場地能舉行音樂會,就算場地較小,但只要能與觀眾接觸便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