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地震災區留守兒童到亞洲盃“亮劍”奪冠——張琳豔破繭成蝶背後

2022年02月08日22:58

  原標題:從地震災區留守兒童到亞洲盃“亮劍”奪冠——女足女生張琳豔破繭成蝶的背後

  新華社成都2月8日電 題:從地震災區留守兒童到亞洲盃“亮劍”奪冠——女足女生張琳豔破繭成蝶的背後

  新華社記者謝佼

  後備登場,先製造點球,後頭球破門扳平關鍵比分,“00後”張琳豔在2022年女足亞洲盃決賽表現驚豔。那一刻,在她的老家四川綿陽市江油市,圍坐一起觀賽的全家人沸騰了!

  這名在關鍵時刻敢於亮劍的颯爽少女,在13年前還是汶川地震災區板房裡一名留守兒童。是什麼讓她破繭成蝶,成長為自己夢想中的模樣?

  她的背後是一個縣域女足群體——十餘年來,四川省江油市已培養了80多名一級運動員,其中包括2名現役女足國家隊員、1名國際健將、3名國家級健將……

  而十餘名拿著微薄津貼的足球老師,有的白髮蒼蒼、有的主業是數學、有的放棄了沿海高薪……他們堅持免費培訓,將孩子們選拔、培養、輸送到更高競技平台,托舉起女孩們的足球夢。

  大地震後她加入江油女足

  7日下午,記者敲開四川綿陽江油一處民居,張家老幼正在家中興高采烈地慶賀,張琳豔從小到大的獎牌和獎狀擺了一桌子。父親張守武眼睛通紅:“太興奮昨晚沒睡著。”

  張守武不會踢球,他從小學的是烹飪,拿手菜是泡椒鮮兔和干鍋肥腸雞。靠著廚師手藝,他和妻子一直在廣東、福建等地打工,女兒張琳豔和奶奶留在老家江油。

  2008年5月12日,剛上小學一年級的張琳豔正在值日打掃衛生,汶川大地震襲來……

  張守武夫婦回家已是5月19日,他們在救災帳篷里找到小琳豔和奶奶。小琳豔特別懂事,張守武去做救災誌願者,小琳豔就跟在他身後。

  在舉國傾力援助下,江油人迅速從廢墟中站起。江油第一中學牽頭將女足繼續抓起來,成為精神重建的重要一部分。2009年,總負責的文榮教練來到板房搭建的花園小學,準備挑選一批苗子。

  “你看這個,比她大幾歲的娃娃還跑不贏她。”張琳豔被推到文榮的面前,當時她瘦瘦小小,只有1米3左右,大大的眼睛透著機靈。

  “試試?”條件有限,就在板房前的空地裡測試。張琳豔的立定跳遠和30米跑成績都遠超一般孩子,文榮手一揮:“來吧孩子,踢足球!”

  震後招入的40餘名女孩里,張琳豔最小。她們周六週日免費訓練。一切都是白手起家,缺教練、缺設施、缺場地……唯獨不缺的是熱愛和關注,江油一中帶領縣域內40餘所學校咬牙堅持,支撐起她們最初的夢想。

  江油女足的奮鬥史

  江油女足2006年重新組建時,只有文榮、劉海濤兩名教練和4個孩子。2008年震後,全市找不到一塊標準足球場,學校大多都是搭建的板房,女足只能利用狹小場地開展課餘訓練,她們用最原始的方式詮釋了足球的本質——參與、快樂,沒有功利。

  經費不夠,江油女足多方籌集;隊員的冬季訓練服,一屆穿完下一屆接著穿;沒有守門員教練,他們到處物色,發現距離縣城50公里的厚壩初中體育老師何飛大學時擔任過守門員,便請何飛出山。

  第四名教練,請來的是何功梁,一名鄉村數學教師。

  何功梁畢業於地方師範普師班,這專為培養鄉村教師而設,一個老師包全班所有門類的課程。他長期在江油重華鎮的村小和鄉鎮小學教學,一待就是20多年。學校沒有體育老師,靠他主持運動事項。

  2007年文榮找到他說要選女足隊員,何功梁就開始編練女足隊伍。沒有足球,江油一中專程送來10個足球,還真練出來一批苗子。後來文榮介紹將老何調動到縣城附近的太白小學,何功梁以為繼續教數學,人家說“你是足球人才,改行教足球吧”。

  2011年,何功梁正式成為江油女足青訓教練,他帶隊打四川省“萌芽杯”比賽,一下子轟動全省:麾下有個黑瘦黑瘦的“小不點”,全隊56個進球,她一個人獨進48個!

  這個“小不點”就是張琳豔。2012年,11歲的張琳豔被江油女足選送到廣州恒大皇馬足球學校,次年在U14女足亞少賽東亞區決賽中,她四次破門,位居射手榜次席!

  一塊璞玉正被雕琢。2013年央視足球之夜節目中,張琳豔說出心願:我想帶領中國足球隊超越孫雯那個時代。

  中國女足 值得我們為她付出

  別人不知道張琳豔吃了多少苦,她父母知道,江油女足知道。

  2016年,張琳豔遭遇嚴重傷情,甚至威脅到職業生涯。媽媽朱莎玉從甘肅務工地趕回成都,抱住女兒眼淚撲簌簌掉下:“不踢球了好不好?爸媽砸鍋賣鐵也要供你讀書。”

  張琳豔搖著頭:“不,足球是我不可缺少的,我必須要踢。”

  做完手術,為了早日康複,張琳豔纏著醫生打聽康複的方法,努力去科學恢復。

  “女足關注度低,掙錢不多,她更多的是喜歡,這是她的夢想。”朱莎玉說,在醫院里她就帶著一個足球,從慢跑,到小跑,後來在成都到處找足球場練,終於回到了賽場上。

  2018年張琳豔又遭遇膝關節重傷。康複過程中,孫雯指導知道她喜歡梅西,送來一件梅西的簽名球衣,梅西特意寫上了她的名字“zhanglinyan”,給小女生加油打氣。

  她回到了江油,請何飛教練訓練自己體能和球感。

  “她特別自律,高熱量的食物不會吃,碳酸飲料從來不碰,每天都要跑步恢復肌肉,她媽媽騎著電瓶車陪著她跑。”何飛說,“她和其他隊員一樣曬得黑黑的,這才是女足隊員的成色。”

  張琳豔再一次生龍活虎地回到賽場。亞洲盃決賽勝利後,電視機前的江油女足教練們再也按捺不住,何飛偷偷擦去眼角淚水。

  “中國女足,值得我們為她們付出!看著娃娃們的提升和拚搏,就覺得比什麼都甜蜜。”57歲的教練談法明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