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奧賽場里,那些難忘的冰舞霓裳

2022年02月10日07:44

  自2022北京冬奧冬奧開幕式起,時尚多元的服飾就成為了冰雪賽場里奪目的風景與熱議話題。

  作為最美的冬季運動之一,花滑的美感與服裝緊密相關。花滑選手的著裝通常被稱為Costume“考斯騰”,考斯騰的“藝術觀賞性”大於“運動性”,尤其是身著各式考斯騰的女子花滑選手,她們讓冰場更顯絢麗。

瑪琪·塞耶斯(Madge Syers)
瑪琪·塞耶斯(Madge Syers)

  1908年倫敦奧運會,花樣滑冰作為首個冬季項目被列入比賽日程,但直到19世紀末,能夠參加比賽的都是男性選手。1902年,世界滑冰錦標賽上,第一次出現了女花滑選手,她就是來自英國的花樣滑冰選手瑪琪·塞耶斯(Madge Syers)。

羽生結弦
羽生結弦

  華麗服飾也為男子花滑運動增添別樣風情。本屆冬奧男單花滑頂流、日本花滑選手羽生結弦曾以電影《陰陽師》主題曲《SEIMEI》為背景音樂參賽,他的比賽服仿平安時代的狩獵衣,以白色花紋絲綢材質製作,鑲了近3000顆寶石。

  身著鑲有亮片、水晶、珠寶等服裝,花滑選手在不同主題的音樂騰挪跳轉,讓賽事賞心悅目。但花滑服裝飾物的設計製作需特別謹慎。根據國際滑冰總會的指引,服裝必須符合謙虛、端莊和適合進行體育競賽的原則,要是出現飾物掉落的情況,選手可能會被扣分。

  正如羽生結弦的服裝設計師伊藤聰美所言,花樣滑冰除了要考慮服裝的設計感和美觀度,還要考慮到選手的表演內容、動作完成度、服裝重量,裝飾也不能掉落,“花滑服裝設計師不斷進行著創造“美”的挑戰。”

  如今,考斯騰達多貼身飄逸,極力凸顯運動員健美身姿。實際上其式樣也經曆過“露”還是“不露”,以及“露多少”的爭議。花滑服飾的外觀變化呈現了性別與審美觀念的變遷。

德國“花滑女皇”Katarina Witt
德國“花滑女皇”Katarina Witt

  1988年,德國“花滑女皇”Katarina Witt穿了一件羽毛緊身超短連衣褲的藍色戰衣參賽,激怒了國際滑冰聯盟,隨後引入了“卡特琳娜規範”(Katarina Rule):女滑冰手必須穿上能覆蓋臀部和背部的裙子或褲子。此規定於2004年被廢除後,女性花滑運動員可穿上緊身衣、長褲或連身衣。

陳露
陳露

  中國第一位花滑世界冠軍陳露表示,比賽服的顏色,裝飾物重量都會對運動員比賽狀態產生重大影響。她曾以一曲《梁祝》表演,響徹1998年長野冬奧會花樣滑冰賽場。據她回憶,當時選擇《梁祝》參賽,是希望能夠將中國傳統文化傳播給更多人。

李成江
李成江

  2002年鹽湖城冬奧會,一身“紅裝”的李成江憑藉一套激情四溢的《中國功夫》,意外地殺入花樣滑冰男子單人滑前六名行列。

王詩玥與柳鑫宇
王詩玥與柳鑫宇

  如今, 隨著國潮興起,中國傳統文化在國際賽場也呈“主場優勢”。2022年央視春晚,舞蹈《只此青綠》火爆出圈,《只此青綠》的創作靈感來自北宋畫家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圖》。今年冬奧花滑團體賽中,中國運動員王詩玥,柳鑫宇的賽服設計靈感同樣來自於《千里江山圖》。他們的服裝上摹畫出層巒疊嶂的山峰和水波浩淼的江河,男伴為山,女伴為水,山水交融,只此青綠。

  重尋往日的冰舞霓裳

  當我們在觀看北京冬奧花滑比賽時,不妨循著記憶之路,重回那些難忘冬奧的賽場,去追尋傳奇花滑運動員的美麗身影。

Maxi Herber
Maxi Herber

  曾經,花滑服也挺保暖。1936 年加米施-帕滕基興冬奧會,德國花樣滑冰運動員馬克西·赫伯 (Maxi Herber) 身著針織毛衣和格子裙,造型別緻,還能禦寒。

Katarina Witt
Katarina Witt

  1984年南斯拉夫薩拉熱窩冬季奧運會上,卡塔莉娜·維特(Katarina Witt) 身著華麗公主裙,配上閃亮的髮冠,擊敗兩位世界冠軍羅莎琳和紮依克奪得女子個人花樣滑冰比賽的金牌。作為兩屆冬奧花滑冠軍,卡塔莉娜·維特擔任過慕尼黑奧申委主席。

Debi Thomas
Debi Thomas

  1988年卡爾加里奧運會,美國花樣滑冰運動員德比·托馬斯(Debi Thomas)穿著連身衣參加比賽,隨後國際滑聯很快就禁止女性穿緊身連衣褲,這一規定一直持續到 2006 年。

Nancy Kerrigan(左)與中國花滑運動員陳露(右)
Nancy Kerrigan(左)與中國花滑運動員陳露(右)

  不少花滑運動員會請知名時尚設計師為自己量身定製戰袍。“冰上公主”,前美國花滑運動員南希·克里根 (Nancy Kerrigan)就非常信賴知名設計師王薇薇(Vera Wang)。設計師曾將高達11,500顆水鑽熱壓到面料上,避免因為使用縫合而使服裝太重,影響運動員跳躍。1994年利勒哈默爾冬奧會,南希·克里根身著這件閃亮的賽服獲得女子單人滑亞軍。

關穎珊
關穎珊

  王薇薇也曾為著名的華裔女花滑運動員關穎珊( Michelle Kwan)設計戰服,關穎珊更喜歡具有現代簡潔感的比賽服,“我不想分散人們對冰上美麗事物的注意力。”

  “冰上Lady Gaga”、美國花滑名將約翰尼-維爾(Johnny Weir)日前在社交媒體平台曬出一張類似熊貓造型的照片,他表示,自己是在“向北京冬奧會吉祥物冰墩墩致敬”。

  2006年都靈冬奧會上,約翰尼·威爾以一襲天鵝裝伴隨夏爾·卡米爾·聖桑(Charles Camille Saint-Saëns)所作的管絃樂組曲之一《天鵝》(The Swan)起舞。《紐約時報》以“在燈光下閃閃發光的黑白服裝,以及象徵天鵝喙的紅手套”來描述他的著裝,美國女性新聞網站Bustle專欄作家在評價這套服裝時表示:“當帶著一隻紅手套時,沒有人可以看起來如此優雅。”

金妍兒
金妍兒

  2014年索契冬奧會上,韓國花滑名將金妍兒以近乎完美的表演贏得花滑女單銀牌,也為自己的職業生涯畫上句號。當日,她身著一件檸檬色連衣裙,搭配同色系冰靴,更顯身形修長。

Alina Zagitova
Alina Zagitova

  2018年平昌冬奧會,一位身著紅金色華服,藝高人膽大的少年冠軍令無數人驚豔。她就是年僅15歲的俄羅斯奧運選手阿麗娜·紮吉托娃(Alina Zagitova),當年冬奧她擊敗同門師姐,奪得花樣滑冰女單自由滑金牌。

  北京冬奧會大事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