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雪之國”的運動員站上冬奧會賽場

2022年02月17日05:32

2月11日,美屬薩摩亞選手內森·克倫普頓在比賽中出發。當日,北京2022年冬奧會男子鋼架雪車比賽在國家雪車雪橇中心舉行。 新華社記者 賀長山/攝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內森·克倫普頓作為美屬薩摩亞旗手赤膊入場。 視覺中國供圖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內森·克倫普頓作為美屬薩摩亞旗手赤膊入場。 視覺中國供圖

雖然在2月13日結束的北京冬奧會高山滑雪男子大回轉比賽中只拿下第44名,但法伊克·阿卜迪還是創造了曆史。

他是代表沙特阿拉伯站上北京冬奧會賽場的。這是這個熱帶國家首次出現在冬奧會上。換句話說,24歲的阿卜迪出現在賽場,本身就創造了曆史。

冬奧會並不只屬於冰天雪地的國家。在北京冬奧會上,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有10個國家39名運動員參賽。海地和沙特阿拉伯各有一名運動員參賽,兩個國家的國旗首次出現在冬奧會賽場上。

迄今為止,這些“從不下雪”的國家從來沒有獲得過獎牌,但這並不影響他們的參與熱情——“參與比取勝更重要”。

阿卜迪出生在美國加州的聖地亞哥,但父母都是沙特阿拉伯人。他是看到一則由剛成立不久的沙特冬季運動聯合會刊發的廣告,才加入國家冬奧隊。參加比賽前,他只進行了7個月專業訓練。

和阿卜迪一樣“一人成團”的,還有內森·克倫普頓。他來自年均氣溫28℃的美屬薩摩亞,也是該國代表團的唯一選手和旗手。

開幕式當晚,北京氣溫-3℃,內森·克倫普頓踩著人字拖,抹著油,赤裸上身出場。他以這樣的方式暗示全世界的觀眾,熱帶地區國家的冬奧會代表團來了。

熱帶和亞熱帶國家選手偏愛的是高山滑雪運動。此次冬奧會上,包括熱帶地區國家在內,“一人成團”的國家有19個,其中15個參加的是高山滑雪回轉和大回轉的比賽。高山滑雪被公認是雪上項目中的基礎項目。在北京冬奧會,307名運動員註冊高山滑雪。他們腳踩雙板,不上障礙物,沒有花樣和變體,只需要轉彎,最先滑到山下終點的就是冠軍。

為普及冬季項目,國際奧委會也為高山滑雪項目開出“特權”。那些沒有運動員通過積分拿到冬奧會參賽資格的國家,國際奧委會還是會分配給這個國家一男一女兩個參賽名額。他們幾乎摸不到獎牌,但可以在冬奧會上享受比賽。

北京冬奧會高山滑雪主賽道全長約3000米,最大落差約900米。“國際奧委會鼓勵更多國家的運動員參與冰雪運動,但他們不會希望這個人在全球轉播的注視下受傷。”一名運動員接受採訪時說,高山滑雪項目同樣需要專業的競技水平。

內森·克倫普頓參加的是鋼架雪車比賽。他是夏季奧運與冬季奧運會的“兩棲選手”。

在東京奧運會,克倫普頓參加男子百米賽跑,只拿到了小組最後一名,但這已是夏季奧運會中美屬薩摩亞選手的第二快成績。他練過曲棍球、壁球、橄欖球,三級跳遠跳出過普林斯頓大學該項目曆史第三的成績。

本屆冬奧會比賽前,他收到了中國網友送他的貼紙,那是以他為原型繪製的卡通畫。他把它貼在了自己的背包上。2月11日北京冬奧會鋼架雪車男子組第4輪比賽,內森·克倫普頓結束了自己的最後一戰,他獲得第19名。

對於這些國家來說,“兩棲運動員”並不罕見。

46歲的巴西女運動員參加過北京2008年夏奧會和2022年冬奧會。2月10日,她以第82名的成績完成北京冬奧會越野滑雪女子10公里(傳統技術)的比賽。14年前的北京,她在山地自行車比賽中獲得第19名。

塔烏法托法參加過里約熱內盧夏季奧運會的跆拳道比賽、平昌冬奧會的越野滑雪比賽。在備戰東京夏季奧運會前,他本打算嚐試皮划艇項目,他的第一場比賽“幾乎穩不住自己的皮艇”,但讓他放棄的原因是肋骨受傷。不過兩週後,他拿下了跆拳道項目的入場券。

決定參加2018年平昌冬奧會時,和家人生活在澳州的他只見過一次雪。他通過視頻網站和輪滑課程自學越野滑雪,然後飛往德國學習雪地課程。後來,澳州布里斯班的海灘、公園的旱冰場都成為他訓練的場地。

一年後,他輾轉十多個國家參加比賽,獲得了奧運會參賽資格,也收到數萬美元的信用卡賬單。最後一場在冰島的資格賽,機票是朋友用自己的航空裡程幫他兌換的。

北京奧運會原本在他的計劃中。但現在,“有另一項任務在召喚我!”

2022年1月15日,他的祖國湯加經曆了大規模火山爆發,“火山蘑菇雲”已覆蓋全國大約170個島嶼。

塔烏法托法為重建家鄉奔走。在一個眾籌平台上,他發起的籌款活動超過30萬美元。

奧組委認為,“他向我們展示了真正的奧林匹克精神!” 他回應,自己計劃參加2024年巴黎夏季奧運會,這一次的缺席只是中場休息。

對更多“無雪國家”而言,他們的冬奧會征程還在繼續。東帝汶的約翰·貢薩爾維斯·古特是該國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參加冬奧會的運動員。參加過3屆冬奧會的他坦言,讓東帝汶人瞭解雪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我們有機會通過比賽至少讓它出現在電視上,為新一代的年輕人帶來一些熱情。”

在北京,牙買加4人雪車隊將重返冬奧會賽場。他們上一次出現是在1988年。

1988年加拿大卡爾加里冬奧會,參賽的4名牙買加運動員駕駛著一輛二手4人雪車,其中一名隊員是被臨時拉來的,只參加了一週的訓練。比賽中,雪車在過彎時失去控製,以超過百公里的時速側翻在賽道內。隊員們以失敗告終,抬著雪車走過終點。他們的故事被改編成電影《冰上飛馳》。

這一次的4人雪車隊員經曆了充分的準備。他們有著不同的背景:馬修·韋克佩是業餘田徑選手,參加過美國職業橄欖球邁阿密海豚隊的試訓;尼姆羅伊·圖爾哥特能在10.1秒內跑完100米,曾與前男子100米賽跑紀錄保持者鮑威爾一起訓練;阿什利·沃森是理療師兼職舉重運動員;山維恩·斯蒂芬森是英國皇家空軍下士,他曾在與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的一次連線中,介紹自己加入了牙買加雪車隊——以每小時150公里的速度閃過一條冰隧道,“像在洗衣機里完整地旋轉”。

“喔,那聽起來是份很危險的工作。你要怎麼訓練呢?”伊麗莎白二世問他。

斯蒂芬森表示,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原因,健身房關閉,自己在街上徒手推汽車鍛鍊。“我想她現在是牙買加雪橇迷了,我說過我會送她一件簽名T恤。” 他調侃道。

在他看來,參加冬奧會無關榮譽和名利,他們想做是“打破障礙,做人們通常不會做的事情。”

這次,4人雪車隊想向獎牌發起衝擊。“因為我們來自一個陽光明媚的熱帶島嶼,所以我們要參加奧運會來融化這個地方!” 圖爾哥特說。

除了雪車隊,擅長田徑的牙買加還有兩名運動員參賽,這是牙買加曆史上規模最大的冬奧代表團。

代表牙買加出戰的38歲運動員本傑明·亞曆山大在2月13日結束奧運征程,他在高山滑雪男子大回轉項目中排名第47位。上屆冬奧會時,他還是職業DJ,2016年開始練滑雪。他在北安普敦郡威靈堡長大,父親是牙買加人。

像他這樣的並不在少數。他們或在那些炎熱的國家出生,或有著血緣關聯。

第一位參加冬奧會的海地運動員理查森·維亞諾從法國而來,他曾生活在海地的一家孤兒院,3歲時被一個法國家庭收養。他在擁有眾多世界頂級滑雪場的阿爾卑斯山學會滑雪。

2019年,理查森·維亞諾收到了海地滑雪聯合會的電話。起初,他以為這隻是朋友的惡作劇,但很快他在網上查到,海地確實有滑雪聯合會,成立於2010年大地震後——那場7.3級的地震是海地自1770年以來遭遇的最強地震,滑雪聯合會想“以體育價值觀激勵海地人”。

2月13日高山滑雪男子大回轉首輪比賽中,包括維亞諾在內的35名選手未能完賽。但他的參賽已經創造海地曆史。

他也收穫了比賽之外的東西——與自己的原籍國重新建立聯繫,更接近自己的故鄉。

和其他熱帶地區國家的運動員一樣,他的表現“將給年輕人帶來夢想。”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馬宇平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2月17日 06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