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保護:行動和堅持帶來改變

2022年02月22日13:56
01前言:向洋而生

  從太空俯視地球,陸地漂浮在浩瀚海洋之上。從寒武紀到白堊紀,生命在海洋中孕育,萬千物種由此勃發。人類依託大海,創造出亙古未有的文明。

  人類對海洋的無限好奇,驅使著他們挑戰這片蔚藍未知,也開啟了探索水下世界的旅程。世事變遷。從上世紀三十年代開始,勞力士創始人漢斯·威爾斯多夫(Hans Wilsdorf)將世界作為天然實驗室,測試腕表的性能。而現在,勞力士支持傑出人士打破疆界,憑藉創新項目拓展人類對世界的認知,致力於保護環境,保育物種及棲息地。

  那些深潛海底的生物學家,那些藍色海洋中設置的“希望點”,那些重獲新生的珊瑚……勞力士銘記了人類守護藍色星球的行動和決心。

  2021年的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再一次頒發給了致力拯救瀕危海洋生態系統、海洋保護工作的先驅們。自1976年,勞力士已資助155位得主,推動了他們的項目,帶來了積極改變。

  信息巨浪湧向每一個電腦和手機屏幕。秉持相同理念,新浪創立24年來,致力於海洋環保理念的推廣和傳遞。每個月,有上億人點開新浪鏈接;兩個月內,海洋保護議題123次衝上微博熱搜。觀點在碰撞,信息在流動,環保理念被激發,共識在達成。更多年輕人在這裏看到了海洋環保更廣闊的世界。

  秉承勞力士“保護地球,恒動不息”計劃的精神,新浪在勞力士的支持下,合作打造“向洋而生”欄目,希望通過全球各地海洋環保領域專家,講述他們 “向洋而生”的故事,讓更多人關注海洋環保,共同創造可持續的未來。

02席薇亞·厄爾:“藍色使命”正改變地球未來

席薇亞·厄爾站在演講台上,後面是巨大的“TED”字樣。她身穿深藍色外套,那是和她所守護的海洋一樣的顏色。

演講最後一分鍾,她說出了對未來的希望:“我希望你們用自己所能用的所有方式:電影,探險,網絡……來激發公眾保護海洋的熱情,支持全球海洋保護網,讓“希望點”足夠大,來保護和複原地球的藍色心臟——海洋。”

台下掌聲雷動。現場的聽眾們紛紛起立,向這位海洋保護先鋒致敬。

勞力士代言人、“藍色使命”計劃創始人席薇亞‧厄爾(Sylvia Earle),2017年到訪墨西哥洛斯卡沃斯,探訪普爾莫角海洋公園的“希望點” ©Rolex/Bart Michiels
勞力士代言人、“藍色使命”計劃創始人席薇亞‧厄爾(Sylvia Earle),2017年到訪墨西哥洛斯卡沃斯,探訪普爾莫角海洋公園的“希望點” ©Rolex/Bart Michiels

席薇亞·厄爾值得這樣的尊敬。從1953年,她開始第一次潛水,到現在已經達成8000小時的潛水紀錄。她的公司發明了多款深海潛水器,她領導過為期5年的國家地理探險,也抵達過人跡罕至的深海海溝。她創下自由下潛世界紀錄,也出版超過225本專著。她逐步成為全球最為知名的海洋環保先鋒。

隨著探險的深入,席薇亞·厄爾感受到,人類的命運和海洋密不可分。然而,海洋正面臨威脅。全球變暖,北極熊失去家園;因為汙染,海水化學成分正在改變;廢棄的漁網、魚鉤,導致海洋生物死亡;人們為了魚翅湯、壽司、生魚片,海洋生物正在被殺戮……

席薇亞·厄爾說:“海洋正面臨著可能無法逆轉的變化。這除了意味著物種滅絕,更意味著人類正在走上一條不歸路。”

席薇亞‧厄爾(Sylvia Earle)進行水下探潛 ©Rolex/Kip Evans
席薇亞‧厄爾(Sylvia Earle)進行水下探潛 ©Rolex/Kip Evans

科學家的使命感推著席薇亞·厄爾不斷向前,她必須有所行動。2009年,席薇亞·厄爾發起了“藍色使命”計劃。這個計劃的核心,是建立一系列“希望點”(Hope Spots),在全球各地形成網絡。“希望點”是對海洋物種保護具有重要生態意義的海域,或是當地社群依賴健康海洋環境生活的地方。每一個“希望點”的建立,意味著這些地區都將得到更大力度的保護。

席薇亞·厄爾的行動帶來了積極改變。美國加利福尼亞灣是在2009年首批入選的“希望點”,現在鯊魚數量增加了400 %,消失的魚群已經複蘇,漁業資源已經逐步恢復。2020年獲批的“希望點”科科斯-加拉帕戈斯水道,正成為全球首批雙邊海洋保護區之一,這個海洋保護區,由厄瓜多爾和哥斯達黎加政府共同建立。2021年,葡萄牙亞速爾群島建立新的“希望點”,鯨魚及鼠海豚等數百種海洋生物從中受益。

2014年開始,“藍色使命”和勞力士緊密合作,開闢了海洋環保的新局面。2019年,“藍色使命”(Mission Blue)計劃成為勞力士“保護地球,恒動不息”計劃的一部分。“保護地球,恒動不息”(Perpetual Planet)計劃的目標是,幫助重要人士及關鍵組織尋找應對全球環境挑戰的解決方案。這也是勞力士秉承創始人漢斯·威爾斯多夫的精神,致力於“保護地球,恒動不息”,促進地球的永續發展。

此後,“藍色使命”和勞力士攜手保護重要海洋生態系統的腳步從未停止。

一群錘頭鯊 ©Nonie Silver
一群錘頭鯊 ©Nonie Silver

勞力士與探險領域淵源深厚,密不可分。早在1930年代,勞力士創始人漢斯·威爾斯多夫(Hans Wilsdorf)開始將世界作為天然實驗室,測試腕表的性能。這些腕表成為探險家不可或缺的裝備,伴隨他們攀登眾多高峰,探潛無盡海洋深處。在過去一個世紀,勞力士將探險從最初純粹的探索發現,逐漸轉為保護自然界的方式。

秉承對海洋保護的共同理念,勞力士與席薇亞·厄爾攜手合作。1970年,勞力士為席薇亞·厄爾提供了一隻腕表,1982年,席薇亞·厄爾成為勞力士代言人。至今,勞力士腕表已經成為席薇亞·厄爾身體的延伸,見證了席薇亞·厄爾的每一次探險的瞬間。

“藍色使命”計劃與勞力士的合作之下,保護海洋的目標正逐步達成。當初只有3%的海洋得到保護,現在已經上升至8%。 而海洋科學界希望,2030年前,要將全球三成的海洋面積納入保護區。如今,“藍色使命”計劃成立超過130處“希望點”;開展了30次探索考察;吸引了更多人加入線上社區;2020年,“藍色使命”計劃關注者超過百萬。

從葡萄牙亞速爾群島的法爾島上俯瞰海洋和皮科山,該島最近被命名為“希望點”©Rolex/Reto Albertalli
從葡萄牙亞速爾群島的法爾島上俯瞰海洋和皮科山,該島最近被命名為“希望點”©Rolex/Reto Albertalli

席薇亞·厄爾對“藍色使命”計劃的目標是,繼續提升對海洋的保護。勞力士正在幫助他們與其他組織攜手合作,設法找出解決方案。如今,席薇亞·厄爾攜同全球海洋環保人士留下的每一個腳印,都是為下一代人所給出的面對未來、尋求環境挑戰解決方案的忠告,這些善舉,將幫助我們創建一個可持續,恒動不息的地球。

因為有了席薇亞·厄爾的努力,有了“藍色使命”,以及全球越來越多的“希望點”,這片蔚藍色海洋,正閃耀著希望之光。

03路爾斯·羅查:保護鮮為人知的深海珊瑚礁

多年以後,不管是國際會議上做演講、呼籲保護瀕危生物,還是潛入海洋中光層考察深海珊瑚、發現新魚類,路爾斯·羅查都時常會想起兒時歲月。那時,他迷戀觀察祖父家的大魚缸,也會到近海浮潛,去看望珊瑚礁朋友,捉到一些常見魚類,賣到水族店。

路爾斯·羅查致力於探索和保護印度洋中熱珊瑚礁及其生物多樣性,並加強對這些基本未知生態系統的保護。 ©Rolex/Bart Michiels
路爾斯·羅查致力於探索和保護印度洋中熱珊瑚礁及其生物多樣性,並加強對這些基本未知生態系統的保護。 ©Rolex/Bart Michiels

他的家鄉在巴西若昂佩索阿(Joao Pessoa),瀕臨大海。也是在兒童時期,路爾斯·羅查決定成為海洋生物學家。他在紀錄片里認識了雅克·庫斯托,立誌成為雅克·庫斯托那樣的人。雅克·庫斯托是法國人,以海洋探險、海洋電影、海洋保護等成就聞名世界。他瘋狂收集、閱讀關於雅克·庫斯托的資料,學習海洋生物學知識,練習深海潛水技術。

海洋就像巨大的魔法石,吸引著路爾斯·羅查不停發現和探索。在巴西完成學業之後,他去美國佛羅里達大學深造,獲得漁業和水產科學博士學位,逐步成為魚類學領域的世界級專家。

那些瀕臨滅絕的海洋生物一直讓路爾斯·羅查揪心。他和同事花十多年研究,向人類發出警告:全世界163種石斑魚,有44種已經滅絕或瀕臨滅絕。在家鄉巴西,經過路爾斯·羅查和同事緊急呼籲之後,超過3286種瀕危動植物得到更大力度的保護。

路爾斯·羅查說:“如果不敦促各方保護海洋生物,我們人類可能會失去更多。作為科學家,我們有責任保護對地球健康至關重要的生物多樣性。”

路爾斯·羅查致力於探索和保護印度洋中熱珊瑚礁及其生物多樣性,並加強對這些基本未知生態系統的保護。 ©Justin Grubb
路爾斯·羅查致力於探索和保護印度洋中熱珊瑚礁及其生物多樣性,並加強對這些基本未知生態系統的保護。 ©Justin Grubb

路爾斯·羅查至今已經潛水達6000多個小時。海底世界佔據了他太多時間,也寄託了他無數的心血和情感。他對珊瑚和海洋生物有更加私人的感情,“每次看到珊瑚礁瀕臨死亡,我心情像一個老朋友去世了一樣難過。”路爾斯·羅查說。

他從不主動提及珊瑚礁的經濟價值。在他看來,即使珊瑚礁沒有經濟價值,人類依然應該保護珊瑚礁。珊瑚礁是數億年自然進化的產物,支持了無數物種的棲息和生存。從這個角度說,珊瑚礁對人類的經濟價值,微不足道。

對未知海洋的無限好奇,驅使路爾斯·羅查不斷潛向大海深處。路爾斯·羅查主要研究和保護深度60至150米的中光層珊瑚礁。這是人類很少抵達的世界。許多未知生物以及大型珊瑚群棲息在這裏。

路爾斯·羅查致力於探索和保護印度洋中熱珊瑚礁及其生物多樣性,並加強對這些基本未知生態系統的保護。 ©Tane Sinclair-Taylor
路爾斯·羅查致力於探索和保護印度洋中熱珊瑚礁及其生物多樣性,並加強對這些基本未知生態系統的保護。 ©Tane Sinclair-Taylor

下潛至海洋中光層並非易事,需要使用混合氣體循環呼吸器。這種呼吸器能夠回收利用潛水員呼出氣體中的二氧化碳,使潛水員潛至更深處。能進行這種高難度潛水的科學家為數不多,路爾斯·羅查是其中之一。儘管路爾斯·羅查經過長達數年的專業訓練,但深潛時依然謹小慎微,他每天僅進行一次深潛,他的團隊儘可能多地做好後勤和安全工作。“這些工作非常費時間,而且成本也很高昂。”路爾斯·羅查說。

路爾斯·羅查也遇到過致命的危險,但都鎮定化解。有一次,路爾斯·羅查下潛至水下120米,潛水電腦(一個智能控製呼吸多少氧氣的設備)電池出現故障。他沒有慌亂和緊張,開始手動操作氧氣瓶保持呼吸。他在海底也無數次遇到鯊魚,遇到過其他“危險”海洋生物,但他從來沒有感受到威脅,反倒是有見到老朋友的親近感。

目前為止,羅查在深海發現過31個新魚類品種。他發現的第一個新物種是在家鄉若昂佩索阿(Joao Pessoa)。幾個月前,在復活節島(Easter Island),他又發現了新魚類。

路爾斯·羅查致力於探索和保護印度洋中熱珊瑚礁及其生物多樣性,並加強對這些基本未知生態系統的保護。 ©Tane Sinclair-Taylor
路爾斯·羅查致力於探索和保護印度洋中熱珊瑚礁及其生物多樣性,並加強對這些基本未知生態系統的保護。 ©Tane Sinclair-Taylor

深海珊瑚礁不為人所知,但它們在海洋生態系統里同等重要。科學家一直都以為,深海珊瑚礁未受汙染,淺海珊瑚礁棲息地被破壞後,它能為淺海生物提供避難所,成為它們的第二棲息地。

但路爾斯·羅查的研究顛覆了這個觀點。幾年前,他有兩個重要發現:第一,有很多生物種群只存在於深海珊瑚礁生態系統中;第二,中光層深海珊瑚礁也會被很多汙染淺海珊瑚礁的因素所影響。而且現狀更加嚴峻——公眾還沒有意識到深海珊瑚礁的處境。人們對深海珊瑚礁知之甚少,幾乎沒有保護他們的意識。

從此時開始,深海珊瑚礁才受到主流科學界的關注。全世界的科學家們開始思考,如何保護深海珊瑚礁。

2021年,在1600多名候選人中,勞力士將“雄才偉略”大獎授予了路爾斯·羅查。這是對路爾斯·羅查開創性研究的認可。

近四十年來,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一直在支持傑出人士通過創新項目改善地球生活,為人類提供福祉。勞力士讚同並頌揚路爾斯·羅查所代表的恒動精神,他在深海珊瑚礁保護上所做的開創性研究和努力,傳達了勞力士“保護地球,恒動不息”的理念。通過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這種探索和創新精神將傳遞給更多人,吸引更多人投身到環境保護事業中。

在路爾斯·羅查看來,他獲得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具有多重積極意義:能提高深海珊瑚礁的知名度,擴大媒體宣傳,有助於形成深海珊瑚礁保護案例。同時,他用獎項所獲規劃了在馬爾代夫的深海探索。這意味著,路爾斯·羅查已經將他的研究範圍擴大到印度洋。人類對海洋中光層珊瑚礁瞭解尚淺,對印度洋水深80米以下的珊瑚礁,更是一無所知。路爾斯·羅查滿懷信心,他預計會有更多新發現。他的研究成果,也將推動深海珊瑚礁被納入海洋保護範疇。

路爾斯·羅查的印度洋項目總部設在馬爾代夫,這更有利於收集附近珊瑚礁的相關信息。但新冠疫情推遲了他和團隊的行動。路爾斯·羅查對記者說,“我們的計劃是近期下水。如果一切順利,很快就有更多好消息分享給大家了!”

04中國靈感:尋找中國海洋守護者

世界失去海洋,地球將失去色彩,人類將沒有明天。這是人類的共識,也時刻警醒著席薇亞·厄爾、路爾斯·羅查,這些海洋保護先鋒們。他們的每一次行動,每一秒堅持,都致力於“保護地球“,讓他“恒動不息”。在中國,也有這樣的海洋保護的先鋒,他們也許只是普通人,但他們熱愛海洋,在海洋環保上充滿熱情,並身體力行。他們,亦是海洋英雄。

  三亞海洋垃圾清理誌願者李波:人活著的價值,我找到了

李波戴好潛水鏡,順著礁石,沉入微涼的三亞海水中。珊瑚在海水中搖曳,他輕輕解下纏繞在珊瑚上的口罩、漁網、塑料袋等垃圾,裝入提前備好的網袋中。

李波知道,這些垃圾不及時清理,珊瑚會逐步白化,然後死亡。這是2022年的普通一天。讓李波深有感觸的是,全球疫情爆發後,他每天清理的廢棄口罩,達上千隻,遠遠超出疫情爆發之前。

李波從小在吉林長大,今年42歲。2000年,他來到三亞打拚。睡過沙灘、天橋,吃過不少苦。後來,他在餐廳打工,跑過裝修業務,當導遊,成為潛水教練。再後來,他成立戶外運動俱樂部,加入鹿城救援隊,也成為丈夫和父親。生活和工作一直在變,但是他義務清理海洋垃圾這件事,卻從來沒有改變過。

海洋垃圾清理誌願者李波 圖片由本人提供
海洋垃圾清理誌願者李波 圖片由本人提供

他依然記得第一次開始清理海底垃圾的情形。那是2000年6月,一場颱風後,海灘遍佈著各種垃圾,他心裡特別難受。他覺得這些垃圾,和三亞的藍天白雲、陽光沙灘非常不協調,他開始清理這些垃圾。那天他清理了9個小時,共約150公斤垃圾。

他後來瞭解到,全球每年有800萬噸塑料垃圾流入海洋,這些垃圾每年造成1500萬海洋生物的死亡。嚴峻的現實讓李波決定,要將這件事一直幹下去。

從此,三亞的海域,就時常能看到一個人,在海邊或者海里撿拾垃圾。李波說:“各種各樣的魚兒、蝦、螃蟹、珊瑚……才是海洋真正的主人,我們有責任保護它們的家園。”

每個月,李波有十天左右會下水清理垃圾。每當大風浪經過,就是他最忙碌的日子,大東海、海棠灣後海……他追隨洋流和風向,足跡遍佈三亞的各大珊瑚礁區。

清理海底垃圾,表面簡單,但也頗具專業性。李波說,珊瑚其實很脆弱,漁網纏繞在珊瑚上,被洋流和湧流帶動,會傷害珊瑚。因此,漁網要用小刀或者剪刀輕輕割斷,能避免對珊瑚更大的傷害,還能救出誤捕在漁網上的各種螃蟹和蝦。

李波潛入海底清理海洋垃圾 圖片由本人提供
李波潛入海底清理海洋垃圾 圖片由本人提供

一開始清理海洋垃圾,李波全憑一腔熱血和好體力。那時,只穿個褲頭、戴個泳鏡就下水野潛,經常被珊瑚劃傷、被水母蜇傷。他也曾被廢棄漁網困住,掙脫時身體被漁網割傷。也曾經因為太專注清理海底垃圾,氣瓶氣源用盡而身陷險境。幾次死裡逃生後,李波開始攢錢買裝備,潛水服、潛水鏡、壓縮氣瓶、潛水鞋、腳蹼……隔段時間還會到醫院做減壓治療。

“年輕時不知道保護自己,歲數大了就懂了,只有保護好自己才能做更多的事。”李波說。

有時候還會遇到人為的危險。去年初,李波在大東海清理垃圾時,發現有人正用錘子在海底採集珊瑚和螺化玉。

“那些含著一丁點兒螺化玉的珊瑚石,甚至活體珊瑚礁也被鑿爛,看著特別心疼。盜挖珊瑚也是犯法的,必須勸阻他們!”李波遊到這些采珊瑚的人身邊,跟他們講珊瑚對海洋生態的重要性,那些人不聽勸阻,拿起錘子要打他,看到李波絲毫不畏懼,只好悻悻地離開了。現在,他只要遇到采珊瑚的人,他依然第一時間上前勸阻,並讓他們知道保護珊瑚和海洋生態的重要性。有些人還成了朋友,和李波一起參與到宣傳海洋環保的活動中。

22年來,李波無數次潛下海底,不知道撈起了多少漁網,挽救了多少珊瑚礁,救了多少海洋生物。海南全島的珊瑚生長海域,他都非常熟悉。他對海底植被及海洋生物的生長、活動情況瞭如指掌。

在李波看來,喚醒身邊人保護海洋的意識,與隨手撿拾海洋垃圾同等重要。他說,只有保持這兩個習慣,才能影響和帶動更多的人加入海洋保護行列。

李波和孩子們一起參加海洋環保活動 圖片由本人提供
李波和孩子們一起參加海洋環保活動 圖片由本人提供

他把大量的時間與精力用於清理海洋垃圾、宣傳保護海洋生態。跟他學潛水的學員,來自世界各地,李波給他們提出了一個要求:學會潛水後,至少要義務清理海洋垃圾一到兩次。李波做教練時,都會先給遊客們講解海洋保護的知識和發放垃圾袋,要求他們在潛水時,看到垃圾撿上來。他的兒子15歲,現在也成為了海洋環保的誌願者,和他一起潛水清理垃圾。

作為一名海洋環保的義務講師,在校園里,他跟學生們講海洋垃圾是如何產生的,怎麼認識海洋垃圾,清理海洋垃圾的重要性。

但他現在的生活過得依舊清貧,一家6口人,依然租房住。有人邀請他去做一份高薪的潛水教練工作,他拒絕了。他說:“清理海洋垃圾,淨化海洋環境,維護海洋生態,需要很多時間和精力,去了會有很多約束。現在我找到了自我價值,非常快樂!”

李波見過海底最美的生靈與景緻,他希望這份美好永遠保留下去,讓更多人欣賞到海底世界別樣的美。

  海洋禿頭精聯盟:海洋生物科普也可以很有趣!

廈門第八菜市場,四個年輕人走走停停,不時在海鮮攤位駐足。

“這是鸚嘴魚,你看它的嘴巴跟鸚鵡一樣,很硬。它的嘴可以咬碎吃下珊瑚。所以很多人玩的那種白色珊瑚沙,其實是從它屁股拉出來的。”

“因為紅色的豹紋鰓棘鱸身價比較高,所以有的養殖場正通過控製溫度和光照,讓鰓棘鱸從橄欖綠變成紅色,價格就會翻一倍……”

這是海洋禿頭精聯盟在網絡上發佈的第一個視頻。這個視頻獲得了網友們的極大關注。網友們紛紛彈幕回應:“太有趣了!”“沒想到課堂都搬到了菜市場上!”

海洋禿頭精聯盟與科普博主無窮小亮合照 圖片由本人提供 (從左至右:小鮑、喵魚醬、無窮小亮、火火、昊昊)
海洋禿頭精聯盟與科普博主無窮小亮合照 圖片由本人提供 (從左至右:小鮑、喵魚醬、無窮小亮、火火、昊昊)

海洋禿頭精聯盟戲稱自己是PHD,也是博士的意思。視頻中的四個人,是海洋禿頭精聯盟的全部成員。他們分別是火火,昊昊,喵魚醬,小鮑。他們都是研究海洋生物的博士或者碩士生。其中火火研究珊瑚,昊昊主攻石斑魚,小鮑研究鮑魚,而喵魚醬關注的是白海豚。

從2019年4月開始,由火火牽頭,這四位從事海洋魚類研究的年輕人,開始創辦起泛科普類的視頻自媒體。他們的視頻以每週一期的頻率更新,或傳授魚類知識,或闢謠營銷號的謠言,或者帶領大家去科學趕海,或者去探秘鮑魚養殖場,每一期視頻都能引發大家的關注和討論。

海洋禿頭精聯盟實地調查 圖片由本人提供
海洋禿頭精聯盟實地調查 圖片由本人提供

火火原名李琰,長沙人,是國家海洋局第三研究所和廈門大學聯合培養的博士生。他思維敏捷,講話語速極快,從小喜歡研究魚類。雖然本科和研究生都上了環境專業,但是發現海洋生物是自己最終興趣所在,就毅然報考了廈門大學的博士生,專門研究珊瑚培育。

火火曾參與拍攝多部紀錄片和微電影,這也為他們做海洋生物科普類自媒體提供了技術支持。參與海洋紀錄片《水上中國》的拍攝時,他在室內拍攝到了珊瑚幼體著床,這在紀錄片中尚屬首次。火火想把這些新鮮獨家的信息告訴公眾,同時也能進行海洋科普宣傳,提升人們對海洋的興趣。這是火火創辦科普類自媒體的初衷。

他召集了昊昊、喵魚醬、小鮑。相同的學科背景和對海洋生物科普的熱情,讓他們想法很快達成一致。他們組成了四個人的小團隊,決定一週發佈一期海洋科普類視頻,每人輪流負責製作與更新。

火火在南海島礁采樣 圖片由本人提供
火火在南海島礁采樣 圖片由本人提供

“海洋禿頭精聯盟”的選題看似隨意,實際上都經過他們四人的討論。在他們看來,提倡海洋公眾教育的同時,倡導正確的自然觀也尤為重要。這也是他們希望短視頻傳遞給大家的理念。

網友們發現,一個有趣,同時也充滿海洋生物學知識的科普自媒體,正在網絡平台上以一週一期的速度更新。

在海洋禿頭精聯盟的視頻中,有傳遞正確觀念的。比如昊昊和喵魚醬去參加《廈門吃海記3》的新書發佈會,借這個契機,他們跟觀眾介紹了養殖的海鮮更健康、鮮美。反而近海的野生海鮮因為生長環境不可控,體內產生食源性毒素或是重金屬富集的可能性更高。

也有駁斥營銷號謠言的。喵魚醬製作的一期視頻里,就闢謠了營銷號發佈的“粉色海豚出現在了我國的三沙海域”的謠言。最後,經過喵魚醬的考證,原來,這隻是一隻年老的中華白海豚。

海洋禿頭精聯盟在潮間帶拍科普視頻 圖片由本人提供
海洋禿頭精聯盟在潮間帶拍科普視頻 圖片由本人提供

他們也帶網友去探訪潮間帶。在視頻里,他們提醒人們,人類活動意味著風險與破壞,切忌影響潮間帶的生態環境,因為“你只是一個過客,只需要觀察”。

網友評論說,他們正在做的事情,拉近了海洋與大眾生活的距離,提升了人們保護海洋的意識。

這種科普海洋知識的新方式,海洋禿頭精聯盟會一直堅持下去。火火說:“我們盡力去影響能影響到的人,讓大家持續對海洋保持關注,建立海洋環保的觀念。這也是我們海洋生物研究者,對保護海洋盡的一點微薄之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