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瑪花開幸福來

2022年02月22日03:22

  來源:光明日報

四川涼山昭覺縣三岔河鄉三河村易地搬遷後,縣里工作人員到村里對村民進行廚師技能培訓。 王雲攝/光明圖片
四川涼山昭覺縣三岔河鄉三河村易地搬遷後,縣里工作人員到村里對村民進行廚師技能培訓。 王雲攝/光明圖片

  山高氣寒,是為涼山。

  地處四川西南部的涼山彝族自治州,是全國最大的彝族聚居區。這裏山高穀深,自然條件較差,發展相對不足,曾經是全國貧困程度最深的“三區三州”之一。

  2018年農曆春節前夕,習近平總書記赴四川看望慰問各族幹部群眾。在大涼山腹地的昭覺縣三岔河鄉三河村,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搞社會主義,就是要讓各族人民都過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在貧困地區,特別是在深度貧困地區,無論這塊硬骨頭有多硬都必須啃下,無論這場攻堅戰有多難打都必須打贏,全面小康路上不能忘記每一個民族、每一個家庭。

  征途漫漫,惟有奮鬥。涼山與全國其他地區一道邁入小康社會後,繼續保持昂揚鬥志,切實做好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各項工作,讓脫貧基礎更加穩固、成效更可持續。

  日前,本報記者與高校專家學者組成調研組,深入涼山腹地的產業園區、幫扶車間、城鄉社區等基層一線開展調研。調研組感受到,涼山積極適應工作重心轉移的新形勢,一手抓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一手推動鄉村振興平穩起步,推動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各項工作取得新成效,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實、更有保障、更可持續。

  1。群眾生活好得很,鄉村振興起步穩

  從涼山州首府西昌東行,繞過邛海後,海拔迅速攀升,山也越來越陡峭。公路隨著山勢蜿蜒起伏,伸向大山深處。源源不斷的車流,將一個個原本幾乎“與世隔絕”的村莊,與外面的世界緊密相連。

  2020年年末,涼山攻克深度貧困的最後堡壘時,已新改擴建國省幹線、農村公路1.7萬公里,實現州府到所有縣通三級以上幹線公路,所有鄉鎮通油路、建製村通硬化路;完成35萬餘人易地扶貧搬遷,100萬餘人住進安全新居;11個貧困縣全部摘帽,2072個貧困村全部出列,累計減貧105.2萬人。

  而今,調研組行走在已脫貧一年有餘的涼山深處,目之所及皆是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昭覺縣解放鄉火普村村口立著一塊“涼山州脫貧攻堅全域實景展示”牌子,上面寫著“文化紀念舊址No.001”。4年前,習近平總書記在火普村考察調研時指出,這裏的實踐證明,易地扶貧搬遷是實現精準脫貧的有效途徑,一定要把這項工作做好做實。搬遷安置要同發展產業、安排就業緊密結合,讓搬遷群眾能住下、可就業、可發展。

  跟隨村民吉地爾子的腳步,調研組走進他家。這裏可以俯瞰全村——連片的大棚鋪滿山坡,棚里種植的是香菇、靈芝和芹菜,四川省農科院在這裏開展的現代農業科技成果轉化示範效果凸顯。遠處,工人們正抓緊建設步行棧道,串起山坡牛場、藍莓觀景處、老屋記憶、田園溪穀、村史館等景點,把遊客的腳步引向大棚深處。

  這幾年,來火普村參觀旅遊的遊客越來越多。2021年四季度,成都一個旅行社陸續帶來50車次遊客。許多群眾就把自家產的香菇、靈芝、土豆等拿出來賣,土特產品搖身成為廣受青睞的旅遊產品,村民一舉增收3萬多元。

  “村里紅楓樹已達10000棵,形成紅楓景觀。村‘兩委’還計劃種植藍莓供遊客採摘,總體規模將達3000畝。”火普村第一書記艾興明的話裡難掩興奮,“藍莓採摘項目遊客參與度高,附加值高,在棧道建成後,火普村的遊、賞、樂就豐富起來了。”

  吉地爾子告訴調研組,他家養著西門塔爾牛,平時也到大棚務工,收入噌噌地往上漲,日子越過越紅火。寬敞整潔的廚房裡,吉地爾子指著掛滿大半個房間的香腸臘肉說:“黨的政策瓦吉瓦(好得很),我們生活瓦吉瓦。”

  脫貧以來,涼山州創新推行“345+N”監測模式,聚焦脫貧不穩定戶、邊緣易致貧戶、突發嚴重困難戶“3類人群”,建立州級管理員、縣級審核員、鄉級初審員、村級監測員“4支隊伍”,暢通集中排查、農戶線上線下申報、基層幹部日常摸排、部門預警、關聯監測“5個渠道”,常態化開展防止返貧動態監測。一旦發現風險,立即針對性地落實綜合保障、產業就業幫扶、防返貧保障基金等“N種措施”,堅決防止返貧。

  “我們的‘三農’大數據平台整合多部門數據資源,可實現更加快速有效的預警。”涼山州鄉村振興局相關負責人舉例說,交警數據顯示有人在車禍中受傷,大數據平台可立刻分析他所在家庭是否有因此返貧的風險,及時作出預警、採取措施。

  2021年,涼山州脫貧家庭“兩不愁三保障”得到持續鞏固,4237戶監測對象返貧致貧問題全部動態幫扶清零,無規模性返貧現象發生。

  2。城鄉有效對接,產業發展勁頭足

  在雷波縣的本道農業公司,剛剛採收的烏天麻堆滿倉庫,工人們正抓緊洗選、分類、蒸煮、切片、烘乾……現場忙碌而有序,人們的臉上掛著笑容。

  烏天麻無根、無綠色葉片,不能進行光合作用,它與蜜環菌共生,依靠青杠柴、蜜環菌為其生長提供營養。雷波縣荒蕪長草的高山坡地有機質豐富,隨著水、電、路“三通”的實現,這些荒坡正好成為培育天麻的良田沃土。

  “基地產出的烏天麻,品相好,有益成分高,顧客評價也好。但雷波縣地理位置偏遠,著眼長遠考慮,還需進一步打開銷路。”四川省教育廳掛職雷波縣政府黨組成員劉海峰正努力推動烏天麻打響品牌,走向全省、全國。目前,四川省內大中城市的商超、旅遊景點、高校食堂等,都有了雷波天麻的展銷窗口。

  這些年來,涼山堅持點狀突破、梯次推進、因地製宜建設糧油園區和現代特色經濟作物基地。全州每個縣至少建設1個現代農業產業園區和若干新型經營主體,通過“大園區+小業主+農戶”“龍頭企業+基地+農戶”等利益聯結機制,引導農民通過土地經營權入股、保底分紅、返租經營等方式增加收入。

  在道路交通基本暢通之後,涼山加快完善縣鄉村三級農村物流體系,深入推進電子商務進農村和農產品出村進城,推動城鄉生產與消費有效對接,大大增強了產業發展動力。

  昭覺縣九如生態草莓種植園正加速建設高標準冷鏈加工中心,深入挖掘特有的夏季草莓優勢,帶動上千人通過就業穩定致富;四川樂山市援建美姑縣的樂美鞋業,選址在牛牛壩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點兩公里處,提供2000個就業崗位,讓搬遷群眾能夠安居樂業;雷波縣箐口鄉完成水、電、路“三通”之後,成功引進沃土農業科技公司,發展起千畝高山蘆筍產業園……

  目前,涼山已建成省級農業園7個、州級以上園區65個、縣級園區53個,帶動16.9萬人入園務工。

  3。學校舊貌換新顏,“讀書改變命運”成共識

  “2010年左右,雷波中學能考上一本院校的學生,只有個位數,考上本科的也只有幾十人。”雷波中學校長徐華對雷波教育發展的感觸很深,一見到調研組就打開了話匣子。他說,雷波長期以來受發展條件限制,教育水平離群眾期待有很大差距。

  這些年來,四川省教育廳對口幫扶雷波縣,促進雷波教育實現跨越式的大發展。“原來的老建築只留下兩棟,其餘都換了個遍,新校園又大又美。”徐華說,學生上學條件好了,教育質量提高了,這幾年高考本科率已經達到三四成。

  徐華還記得,幾年前,雷波縣永盛鎮一戶家庭,有三個孩子年齡差不多,同時考上了雷波中學。家長找到了徐華,說家庭困難,眼看孩子就要失學,心痛啊!一個四十來歲的漢子,就站在那裡哭了。

  徐華對他說:“你努力掙錢,保證給每個孩子每月100元,剩下的我們來解決。能辦到嗎?”

  “能!”那位家長擦乾眼淚,充滿希望地幹活掙錢去了。

  後來,三個孩子都順利考上大學,其中一個上了師範學校,立誌畢業後回到家鄉、回報家鄉。

  “教育的發展,帶來的最大改變,還是觀念的改變。”徐華說,涼山群眾越來越重視教育,涼山發展後勁十足,未來可期。

  涼山全面脫貧之時,全州中小學(幼兒園)達到1738所,在校生126.2萬人,小學、初中適齡人口入學率分別達99.76%、99.09%。“有學上”的問題得到有效解決之後,涼山持續推進教育事業高質量均衡發展,群眾觀念逐步改觀,如今“願上學”“讀書改變命運”正成為最廣泛的共識。

  涼山州依託覆蓋到每一個村落的“一村一幼”幼教點,創新實施“學前學普”行動,讓孩子們在學前學會普通話。經測試,幼兒普通話合格率達到99%,語言障礙消除後,因上課聽不懂而厭學的情況也逐漸消失了。四川還推動省內14所高校與雷波縣中小學結對,實施心理健康護航工程,為孩子們送上貼心的心理健康服務。

  從“懸崖村”搬遷到昭覺縣沐恩邸小區的八旬老人某色作格告訴調研組,新家水電氣齊全,洗澡做飯都方便;學校就在小區旁邊,娃娃上學再也不用爬山路了;老人身體不舒服,醫生能到家裡來看,小病再也不會拖成大病了。社區還把婦女組織起來,建立“婦女微家”,大家互相幫助,逐步融入了現代化的城市生活。

  正如這個移民小區的名字,涼山群眾沐浴在黨的恩情之中,學有所教、病有所醫、老有所養,獲得感日益增強,強烈的感恩意識正逐步轉化為強大的奮進力量。

  4。“富腦袋”與“富口袋”並舉,文明新風日益濃厚

  冬日的三河村,被和煦的暖陽和連綿的青山包圍著,祥和而安逸。一排排簇新的彝族特色新房整齊排列,柏油馬路翻山越嶺伸進村里,通到每一戶村民的家門口。村史館熱鬧非常,來自四川宜賓的中學生正在這裏開展研學活動。

  村民吉好也求帶著調研組參觀了他的新家。磚混結構的建築被漆成統一的土黃色,這是彝族傳統建築的一貫色調。室內配有整齊乾淨、寬敞明亮的客廳、臥室、廚房、衛生間,沙發、電視、冰箱、洗衣機等傢俱家電一應俱全,水龍頭一開,自來水嘩啦啦就流出來了。室外是寬闊院落,牆上掛滿金燦燦的玉米。吉好也求還在家開起超市,方便村民購買油鹽醬醋等生活用品,大家生活方便了,自家也多了一份收入。

  衛生條件具備了,群眾逐漸養成了洗臉洗手洗澡的好習慣,健康水平提高了,觀念也發生了變化。吉好也求說:“以前家人生了病,都認為是‘鬼纏身’,在家裡請‘蘇尼比莫’(巫師)來做法事。現在我們講衛生,過上好日子,身體瓦吉瓦!”

  堅持“富腦袋”與“富口袋”並舉,涼山充分發揮農民夜校、科技文化衛生“三下鄉”等活動載體作用,持續激發群眾內生動力。

  三河村第一書記李凱說,群眾都實現簽約醫生服務,脫貧戶100%實現醫療保障。

  在美姑縣牛牛壩易地搬遷移民社區北辰社區,敲開一戶人家的門,主人熱情地帶領調研組參觀新居。房間寬敞明亮,傢俱擺放有序。餐桌上,“回鍋肉”取代“坨坨肉”,節儉生活成為新風尚。

  2021年,涼山農村生活垃圾集中收集設施(站、房、池、庫)達到1.27萬個;完成53個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千村示範”工程建設任務、405個農村生活污水治理任務;完成17個農村“廁所革命”整村推進示範村建設,新(改)建農村戶用無害化衛生廁所3902戶。

  經過脫貧攻堅洗禮和這一年多的鞏固,涼山的文明新風日益濃厚,群眾思想觀念、科學認知、生活方式、法治意識都發生明顯變化,內生動力越發強烈,鄉村振興的路子越走越寬。

  5。抓住關鍵因素,鄉村振興畫卷徐徐鋪展

  調研組高興地看到,各級黨組織和廣大群眾在涼山脫貧後並沒有驕傲自滿、鬆勁歇腳,而是勝而不休,全力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接力推動鄉村振興,推動涼山發展步入快車道。調研組認為,這份成績的取得,主要在於涼山抓住了四個關鍵因素。

  關鍵之一:打好機制創新“組合拳”。

  “三河村正按照昭覺縣委總體戰略,力爭實現旅遊五環發展。”李凱說,三河村設計了五條旅遊環線,通過旅遊產業有序發展逐步增加群眾收入。

  李凱是西南石油大學派駐三河村第一書記。脫貧任務完成後,他繼續堅守在村里,為三河村的發展接續努力。

  “建立常態化駐村工作機制,持續穩定向鄉村選派輸送駐村幫扶力量,是我們推動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重要工作機制。”涼山州鄉村振興局相關負責人說。

  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涉及的點多面廣,高效的協調機制是把各方力量凝聚成合力的前提。涼山組建專項工作領導小組,著眼於政策體制有效銜接、項目資金有效銜接、產業就業有效銜接三個角度,分別構建起科學有效的政策機制,從局部到整體,推動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涼山創新完善工作推進機制,強化常態化督導檢查,堅持周調度、月通報、季度拉練,推動防止返貧動態監測、鄉村振興銜接資金等重點工作落地見效。

  關鍵之二:下好基礎設施“先手棋”。

  1月10日11時10分,D843次複興號動車組從西昌西站開出,沿新成昆鐵路駛往昆明。這意味著大涼山正式邁入“動車時代”。

  “新線通過創新設計的隧道橋樑,將成都至昆明里程縮短236公里;設計時速由80公里提升至160公里;新建雙線與老線三線併發,充分釋放運能。”設計方中鐵二院新成昆鐵路項目負責人王維說。

  脫貧後,涼山繼續發力,系統推進公共基礎設施建設與改造升級。當前,宜賓至攀枝花、樂山至西昌、西昌至昭通、德昌至會理、峨眉至漢源高速公路均已開工建設。可以預見,幾年後,涼山交通將再次實現新飛躍。

  同時,涼山在農田水利、電網、教育、醫療設施建設等方面持續發力,為進一步推進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生活改善創造條件。

  關鍵之三:練好產業發展“基本功”。

  在雷波縣千萬貫鄉青杠村,金黃的“雷波臍橙”熟了,村民們忙著採摘果實、裝箱、發快遞。

  “這裏氣候好,家家戶戶種臍橙,年戶均銷售收入超50萬元,全村年總收入早就過億元啦!”村支部書記唐朝順說。

  這些年來,涼山著重挖掘獨特的地理、氣候、文化等特色資源,大力發展農業、文旅、手工等特色產業,打造“大涼山”區域品牌,糧、畜等10大特色優勢主導產業漸成規模,雷波臍橙、鹽源蘋果等暢銷全國。

  涼山結合鄉鎮行政區劃和村級建製調整改革,綜合考慮易地搬遷群眾分佈,推進產業合理佈局,“一村一品”“一鄉一業”“一縣一特”的鄉村特色產業發展格局逐步形成。產業發展,既促進區域經濟社會發展,也解決了群眾就業難題,尤其是讓易地搬遷群眾穩得住、有就業、逐步能致富。

  關鍵之四:用好引才育才“關鍵招”。

  “四川在新一輪的動態調編過程中,給予涼山極大支持,核增了8000餘名中小學教師編製,目前已劃撥到各縣市。”涼山州教體局相關負責人說,人才短板逐漸補齊,教育質量也在逐步提高。

  面對鄉村振興的人才需求,涼山充分發揮“農民夜校”等平台作用,大力“育才”,通過田間實訓、課堂教學、網絡學習等多種方式開展培訓,培養了一大批“田秀才”“土專家”;構建靈活多樣的激勵機制,建立健全柔性引才育才機制,推行“崗編適度分離”新機制,大力“引才”,引導教育、衛生、農業、法律、文化等行業科技人員、專業技術人員向基層流動。

  當前,“三農”人才隊伍逐步壯大,年輕化、專業化、專家化趨勢明顯。外出務工優秀人才、大學生逐步回流,農業“創客”開始湧現。涼山近年來跨越式的發展,一定程度上增強了對人才的吸引力。當地實行更加開放、柔性、有效的人才政策,更讓留在鄉村、建設家鄉的人才留得安心,讓返鄉下鄉創業就業的人才充滿信心,有力推動鄉村人才振興。

  (調研組成員:本報記者李曉東、周洪雙,西南石油大學黨委宣傳部副部長曹正,西南石油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吳曉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