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導演、演員楚原逝世,享年87歲

2022年02月22日07:59

來源:澎湃新聞

據李力持導演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的消息,著名導演兼演員楚原於2022年2月21日病逝,享年87歲。李力持稱楚原“經曆大起大落,縱橫台前幕後,對演藝影視圈貢獻良多,充滿大智慧的前輩,特別關照後輩,實至名歸的香港大導演”。

楚原原名張寶堅,生於1934年10月8日,父親為粵劇片演員張活遊,妻子為南紅。當年他與導演李翰祥、胡金銓及張徹被喻為“四大帥”,是香港武俠電影的開山鼻祖。1956年楚原在父親影響下,投身粵語電影編劇工作,筆名泰雨,別號“張寶仔”。兩年後他協助秦劍拍攝《紫薇園秋天》,同年自任導演開拍《湖畔草》,成功躋身導演之列。“楚原”這個藝名是他從字典中選兩個字湊合而成。

楚原代表作有《七十二家房客》、《雪兒》、《可憐天下父母心》、《流星蝴蝶劍》、《陸小鳳》系列、《楚留香》系列、《壹號皇庭》、《陀槍師姐》、《金裝四大才子》等,2018年獲香港電影金像獎終身成就獎。

下文刊登於澎湃新聞2018年4月20日,寫於楚原獲得終身成就獎之後。原文標題為《楚原: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風流》,作者阿之。

楚原獲得香港金像獎終身成就獎。視覺中國 圖

今年(2018)的香港金像獎,從公佈提名名單那一刻開始,就顯得有些愁雲慘霧,頒獎典禮過後,六度榮膺最佳導演的許鞍華雖破了金像獎得獎紀錄,卻沒贏得太多話題,社交媒體上津津樂道的,一是陪跑多年的古天樂終於贏得影帝,二是獲得終身成就獎的楚原那番文采斐然的獲獎感言。

終身成就獎並非金像獎的常規獎項,雖然該獎項每年的提名人數隻有一人,但需要組委會全票通過才能獲得,所以也可以看到,自打設立終身成就獎以來,有幾年獎項的位置是懸空的。

前幾年蕭芳芳獲得金像獎終身成就獎時,為了配合她失聰的聽力,當她嫋娜步入會場時,觀眾席鴉雀無聲,無人鼓掌,取而代之的全場舉手朝她示意,蕭芳芳則打手語作為回應。今年(2018)楚原得獎時,當他在妻子南紅和小孫女的攙扶之下步履緩慢地上台,獲得的回應則是最樸實的一種——全場起立報以雷鳴般的掌聲,直至他開始發表獲獎演說,說“請坐”時,觀眾席逐漸安靜下來。這兩個瞬間,都堪稱金像獎頒獎典禮上的驚鴻一瞥。

頒獎現場

在80後、90後觀眾的記憶里,楚原的身份不是電影導演,而是TVB的資深綠葉演員。他是《陀槍師姐》里程峰的爸爸,是《金裝四大才子》里的六藝會館館主,在劇集中多以和藹可親、詼諧幽默的形象示人,和如今在頒獎典禮上的他差別不大,只不過如今更顯滄桑與肅靜。

楚原在《金裝四大才子》飾演六藝會館館主沈周。

《西遊記》里飾演如來佛。

《警察故事》里就扮演大毒梟朱滔。

楚原對於香港影壇的意義,並非只是一名單純的創作者或藝術家,楚原本人的從影經曆,幾乎就是半部“活的香港電影史”,從他所執導的電影,便可觀測出彼時華語影壇的風向。

《湖畔草》海報。

楚原文學功底紮實、涉獵影片類型豐富,儘管他執導筒期間最鼎盛時期是上世紀七十年代在邵氏拍武俠片的那段時間,但剛入行時,卻是拍劇情片為主。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流行改編自“天空小說”(即小說版廣播劇)的市情電影,旨在拍出粵港味十足的小市民生活,楚原執導筒前期的代表作《湖畔草》《可憐天下父母心》均是其中佼佼者,而1973年上映,彙集了嶽華、井莉、沈殿霞等當紅明星的《七十二家房客》更打敗李小龍的《龍爭虎鬥》成為當年的票房冠軍,併成為最經典的粵語市情電影之一。

《七十二家房客》海報。

楚原原名張寶堅,父親張活遊是電影演員,因受父親影響從小出入片場,童年時期便決定將來要成為電影從業者。在廣州中山大學化學系就讀三年後,大學未畢業的他隨父親到香港影壇發展,並以編劇身份出道,筆名“秦雨”。當時是1956年,他還未和妻子南紅結識,當時的南紅則是初出茅廬的小花旦,在光藝電影公司拍攝處女作《七重天》。兩年後,楚原在光藝獨立執導第一部電影《湖畔草》,南紅是女主角之一,兩人因此結識,並在之後共同走過半個多世紀的時光。

《絕代雙驕》海報

因為好學、勤勉、聰慧,並且從小出入拍攝場地受到耳濡目染,楚原在電影圈的成長速度可謂相當之快。金像獎頒獎典禮上,那段獲得網友交口稱讚的終身成就獎獲獎感言,《臨江仙》《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等名篇名句信手拈來,用詞典雅、簡練,“管它天下千萬事,閑來輕笑兩三聲”、“管它喜怒哀樂,管它恩怨情仇,全部都當菩提、明鏡”,雖是自創句式,但對仗工整、寓意清晰,如此凝練的文采,是經年累月打磨出來的。

年輕時,楚原的文學功底不只讓他順利以編劇身份進入電影圈,並且以徒弟身份跟隨秦劍學習編導時,深厚的文學功底讓他的寫作效率高於所有同儕,因而獲得秦劍青睞。一些網絡資料里所說,楚原的導演處女作是《血染相思穀》,其實這部電影是和秦劍一起署名聯合編導的,楚原獨立執導的第一部電影,是與妻子南紅邂逅的《湖畔草》。

在那個資金、資源、技術都受到極大限制的年代,電影從業者並不能自由地選擇拍攝題材,只能順勢而為。上世紀五十年代末,知名電影人黃卓漢創立嶺光電影公司,因為粵語電影的興起,此前主攻國語電影的黃卓漢,將嶺光的創作重心轉向粵語片。但是因為資金有限,嶺光無法像邵氏公司那樣一擲千金地製作精美道具、服飾或煞費苦心地搭建攝影棚,因此以拍小人物喜劇為主。黃卓漢因欣賞楚原才華而邀請他加盟嶺光,楚原則不負重望拍出《大丈夫日記》《情天劫》等一系列作品。《大丈夫日記》於上世紀八十年代末被翻拍,由周潤髮、葉倩文、王祖賢主演,依然由楚原執導,並席捲了數千萬票房,這在當年也算大熱電影了。

《大丈夫日記》海報。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粵語片每況愈下,楚原投身國泰電影公司轉拍國語電影,而後又投身邵氏拍攝武俠片,迎來事業最巔峰。七十年代有種說法,稱張徹、楚原、胡金銓是香港武俠片的三駕馬車,但楚原導演的武俠片,和其他兩位還是有著明顯的區別。做個不太準確的類比,張徹和胡金銓在當時華語影壇的地位相當於如今的成龍或甄子丹,他們直接就能和功夫、武打、陽剛這些標籤畫上等號,而楚原則相當於如今的李安,駁雜、細膩,重視文戲多於重視武戲。李安拍過《臥虎藏龍》,可也拍過《斷臂山》和《色|戒》,楚原拍過金庸和古龍,也拍過《愛奴》。

《愛奴》海報。

《楚留香》海報。

《白玉老虎》海報。

《三少爺的劍》海報。

在主攻武俠片的這段時間里,楚原的文學功底再次為他樹立辨識度。從上世紀七十年中期,楚原先後將《天涯·明月·刀》《楚留香》《白玉老虎》《圓月彎刀》《三少爺的劍》等古龍小說搬上銀幕,並捧紅狄龍、爾冬升等一眾演員。古龍小說影像化難度很高,因為太飄太碎太跳躍,古龍小說里那些看似飄逸實則有騙稿費之嫌的“月,很圓的月”之類的景物描寫,若讓沒想像力的導演來拍,恐怕就是在攝影棚吊上一個大如燒餅的假月亮,特寫鏡頭停留數秒,就算完事了。

《天涯·明月·刀》海報。

楚原讓飄渺的古龍接上地氣,並且不失原作中飄逸瀟灑的氣質。若讀過《天涯·明月·刀》的小說原著,大概都會記得小說開篇那段不明所以的設問,而楚原的電影中刪去了那段設問,取而代之的,是傅紅雪一邊吟誦著詩句,一邊從黑暗中漸漸露出身影:“天涯路,夜歸人,人到三更魂應斷,總到天涯也斷魂。”這段文字乃楚原所作,古龍的原著里並沒有,這也不難理解為何他會作出“管它天下千萬事,閑來輕笑兩三聲”這樣對仗工整、舉重若輕的詩句出來。

楚原於1979年憑藉《孔雀王朝》獲得亞太影展最佳動作片導演,該片改編自古龍小說《武林外史》,由薑大衛、餘安安主演,可在這部電影過後,楚原的導演生涯,就有走下坡路的跡象。上世紀七十年代末適逢香港新浪潮的興起,香港電影的題材與類型越發多樣化,觀眾有了更多選擇後,邵氏武俠片受到一定衝擊,楚原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拍了幾部喜劇電影后,就投身TVB當演員,於是有了後來銀幕上一個個憨態可掬的白髮老人形象。

劇照,楊千嬅和楚原

從影大半個世紀卻收穫獎項屈指可數,比起李翰祥與胡金銓,楚原的運氣不算太好。如他在得獎感言里所說:“人生這兩個字,就是歡聲、淚影四個字砌成。無論你昨天多風光,無論你昨天多失意,明天起身的時候,你一定要做個人,生活下去,明天總比昨天好,這就是人生。不說不知道,原來人生和打麻將一樣,是有東南西北風的,你打到北風的時候,又是另一種人生。”

楚原從影經曆的盛與衰,伴隨的軌跡正是半個多世紀以來香港電影的興衰。天空小說流行之時,楚原憑藉處女作打響名堂;粵語片盛極而衰後,國語武俠片的興起,楚原拍出了邵氏公司最賣座的武俠電影;上世紀八十年代無厘頭搞笑片風靡一時,楚原亦為其錦上添花;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昔日與他合作過的後輩開始成為中流砥柱,他則深藏功與名地在TVB跑龍套。如他在得獎感言里引用《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當你回首往事時,不因碌碌無為而悔恨,不因虛度年華而羞恥”,經曆滄桑依舊笑看風雲,方顯英雄本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