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MO龍頭凱萊英披荊斬棘 92億訂單在手能否支撐業績高增長?

2022年02月24日00:49

近日,CDMO(醫藥合同定製研發生產)龍頭凱萊英(002821.SZ)發佈獲得重大訂單公告稱,在持續為某製藥公司的一款小分子化學藥物提供合同定製研發生產(CDMO) 服務過程中,公司全資子公司吉林凱萊英與該製藥公司簽訂了相關產品新一批《供貨合同》,合同金額折合人民幣約35.42億元。

凱萊英表示,若上述合同順利履行,預計將對公司2022年財務狀況和經營成果產生積極的影響。

這筆巨額訂單公佈後,凱萊英股價持續上漲。

2月21日,凱萊英開盤一度漲停,收盤上漲2.78%,報收315.74元。

2月23日,凱萊英收盤上漲2.44%,報收318.5元。

此前,凱萊英還先後披露了兩個大訂單。2021年11月17日,凱萊英公告全資子公司Asymchem,Inc.和吉林凱萊英與客戶簽訂了4.81億美元的小分子化學創新藥CDMO供貨合同,合同供貨時間為2021年至2022年;

11月29日,凱萊英公告全資子公司吉林凱萊英與客戶簽訂了折合人民幣約27.20億元的供貨合同。

如若合同履行順利,高達92億元的合同訂單均將在2022年底之前完成,合同收入相當於凱萊英2021年預計營收的兩倍。

然而,與公司營收高增長形成對比反差的是,不少機構對公司業績增長的判斷產生了分歧。

92億訂單打開業績想像空間

由於涉及保守商業秘密,凱萊英並未表明此次大訂單交易對方的基本情況、產品相關信息。

凱萊英僅僅提到,“交易對手方為某製藥公司,公司與該交易對手方長期以來一直保持著持續、良好的合作關係。”

業內有猜測認為,此次凱萊英簽下的大單或與輝瑞新冠口服藥有關,上述製藥公司極有可能是輝瑞,涉及產品為輝瑞的新冠小分子口服藥Paxlovid。

就在2月11日,輝瑞公司新冠病毒治療藥物奈瑪特韋片/利托那韋片組合包裝(即Paxlovid)獲得國家藥監局根據《藥品管理法》附條件批準進口註冊。

中信證券研報指出,參考“疫苗+口服特效藥”的流行性感冒病毒防治組合,小分子口服抗新冠病毒藥物成為將來最有力的抗擊新冠手段之一。

由於市場對“新冠流感化治療”的期待,新冠口服藥的合作方備受矚目。

但是對於此猜測,凱萊英方面一直未置可否。

2月23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致電凱萊英證券事務部人士, 對方表示,“根據公司和客戶簽訂的保密協議,不能透露客戶和產品的具體名稱”,不過其提到,“此次訂單與2021年的兩筆訂單為同一個客戶,第一筆訂單供貨時間是2021年-2022年,其後兩筆訂單供貨時間是2022年”。

累計92億元訂單,相當於凱萊英2020年營收31.5億元的三倍,2021年預計營收45.05億元的兩倍,為其2022年業績帶來想像空間。

東莞證券研報認為,凱萊英持續簽訂大額訂單,為2022年業績的高增長提供了保障。基於上述大額訂單合同的簽訂,華西證券、民生證券紛紛上調凱萊英業績預期。

而凱萊英於11月17日披露的4.81億美元訂單,背後客戶也引發市場猜想。

凱萊英提到,交易對方為美國某大型製藥公司。2018年該客戶收入1.85億元,占上市公司當年營收比例的10.07%;2019年該客戶收入2.49億元,占上市公司當年營收比例的10.11%;2020年該客戶收入6.38億元,占上市公司當年營收比例的20.25%。

這一數據,正好與凱萊英最近三年年報披露的前五大客戶相符合。

根據公司年報,該客戶同時是凱萊英2018年第三大客戶、2019年第二大客戶、2020年第一大客戶。

作為CDMO行業核心領域的早期進入者之一,凱萊英為國內外大中型製藥企業、生物技術企業提供藥物研發、生產一站式CMC服務。

2016年11月18日登陸A股市場以來,凱萊英的銷售收入穩步提升,2016年-2020年銷售收入分別為11.03億元、14.23億元、18.35億元、24.60億元、31.50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達到29.99%。

凱萊英強調,除了與輝瑞、默沙東、艾伯維、禮來、百時美施貴寶、阿斯利康等全球製藥巨頭形成了較強的合作黏性,也與再鼎醫藥、貝達藥業、和記黃埔、Mersana等國內外優秀新興醫藥公司、生物製藥公司達成多維度的協同合作。

一位醫藥行業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指出,“能夠接連拿到大訂單,是凱萊英能力和規模的體現,後續也可持續關注其產能落地情況”。

從產能建設現狀來看,截至2021年上半年,凱萊英以天津為中心,已覆蓋遼寧阜新、吉林敦化、上海金山等地區的多個小分子研發生產基地、生物大分子基地。此外,公司2021年下半年預計在天津、敦化等地區釋放產能1390立方米;按照敦化、鎮江基地的工程計劃進度,預計將於2022年新增產能1500立方米。

機構判斷存分歧

儘管凱萊英92億元大訂單在手,且預告2021年歸母淨利潤10.40億元-10.76億元,同比增長41%-46%,但這些利好,並沒能讓股價止跌轉漲。

從2021年11月底達到532.49元高位之後,凱萊英近3個月股價下跌28%。

凱萊英2月10日龍虎榜顯示,前5大賣出席位中有3個為機構專用席位,合計賣出1.89億元。

有市場觀點認為,“CXO企業有好業績,卻拉不回股價,其中兩個因素最為關鍵,一是海外收入佔比高,而海外業務面臨國際形勢變化的影響,二是投資收入佔比高,隨著CDE新政的出台,擁擠的藥物研發賽道將會出清,CXO企業的投資回報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響。”

此前,CXO龍頭藥明康德在業績交流會上提到,“隨著國內市場環境的變化,國家藥監局發佈的以臨床價值為導向的抗腫瘤藥物臨床研髮指導原則(即CDE新政),對fast-follow這類新藥研發的需求有所下降,部分客戶需求轉向first-in-class\best-in-class,比如小核酸、多肽等新分子種類的藥物……國內新藥研發服務部(WuXi DDSU)業務2022年將迭代升級以滿足客戶對國內新藥研發服務更高的要求,預計收入會有一定程度的下降”。

以近五年數據為例,2016年-2020年,凱萊英的境外營收佔比分別為97.83%、91.84%、90.47%、91.08%、88.23%,而中國大陸地區營收佔比分別為2.17%、8.16%、9.53%、8.92%、11.77%。

儘管2018年-2020年,凱萊英的國內業務復合增長率達45.64%,但海外業務仍然是公司營收的主要來源。

對此,2月23日,凱萊英證券事務部人士進一步解釋,“公司國內業務起步相對較晚,基數比較小,不過國內不少項目進入臨床階段,也會繼續發力”。

對於公司股價表現,上述凱萊英證券事務部人士認為,“長期來看,股價是和公司經營情況正相關的,短期來看,股價可能會受到市場因素波動的影響。”

對於已經漲了兩年多的CXO賽道,機構用行動表達了分歧。

面對目前市盈率高達92倍的凱萊英,高瓴的選擇是減持。

2020年10月13日,凱萊英拋出非公開發行股票方案,以227元/股增發1018萬股,實際募資淨額22.75億元,吸引了高瓴、南方基金、大成基金等眾多機構參與,其中高瓴資本管理有限公司斥資近10億元,認購了440.53萬股,占增發新股總數的近一半。

根據凱萊英2020年年報,“高瓴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中國價值基金(交易所)”持股440.53萬股,占總股本的1.82%,成為公司第6大股東。

然而,半年的解禁期(至2021年4月13日)過後不久,高瓴就選擇了減持。

2021年半年報顯示,“高瓴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中國價值基金(交易所)”減持了一半的持倉(220.3萬股),仍然持有220.3萬股,占總股本的0.91%。

2021年三季報,高瓴繼續減持,並且在2021年三季度末已退出凱萊英前十大股東之列。

2021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凱萊英股價在400元/股左右,定增價227元/股,以此推算,高瓴在不到一年時間內,獲利近一倍。

相比之下,中歐基金的選擇是加倉。

Wind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四季度末,中歐醫療健康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持有凱萊英1198.76萬股,持股市值52.15億元,占總股本的4.56%。該基金的現任基金經理正是被譽為“醫藥女神”的葛蘭。

而在此前的2021年三季度末,中歐醫療健康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持有凱萊英1188.8萬股,其在第三季度加倉凱萊英298.28萬股。

葛蘭表示,“從未來的配置方向來看,創新藥產業鏈仍舊是我們長期最為看好的方向,從國家層面政策的頂層設計到國內企業近年來的創新積累,都使得國內的創新藥產業鏈長期維持在高景氣度的狀態。”

(作者:朱藝藝 編輯:朱益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