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樹課、戀愛課、遊戲課、生死課……新奇課程進高校,只是曇花一現?

2022年03月03日13:00

來源:半月談網

半月談記者 鄧倩倩

在一學期一度的“選課大戰”中,最讓學生期待的莫過於花樣迭出的選修課。近年來,推陳出新的課程名稱時常走進大眾視野,爬樹、三國殺、戀愛心理、電競、品酒等應有盡有。瞄準學生的好奇心和興趣點,這些課程聽者眾多,有的課程學生扒牆翻窗來聽,有的課程學生席地而坐,擠滿整間教室。新奇“網紅課”吸粉無數的背後,是來自各界的不同評價。

“潮玩”還是“潮學”?

早在多年前,新奇課程開始在個別高校嶄露頭角。2012年,廈門大學從國外引進攀樹課,顧名思義就是借助繩索攀爬上樹。廈門大學體育教學部副主任翁興和說,剛開始也有許多人不解,為何要開設這樣一門看似無用的課,其實當中學問不少。

翁興和介紹,這和小時候的爬樹有所不同,它是利用繩索鍛鍊學生力量、靈活性、協調性的體育運動,許多爬樹技巧可以在緊急時刻增加逃生率。選修過攀樹課的學生李欣鑫說,上課就像在原始叢林中探險求生,有一種親近大自然的特別體驗,還能提升體能。事實證明,攀樹課開設至今,一直都是搶手選修課。

一些新奇課程在學生中呼聲極高,卻被家長擔心“玩物喪誌”。近年,北京大學、中國傳媒大學、四川電影電視學院等高校開設了電競遊戲課程。有學生開玩笑說:“沒打遊戲,作業都做不出來。”也有人認為,將遊戲名正言順地搬上課堂,不利於學生未來發展。

北京大學信息科學技術學院教授陳江解釋,這門課並非鼓勵學生玩電競,而是讓大家瞭解電子遊戲有關的技術研發、媒體公關、心理建設等行業問題。未來電子遊戲就業市場廣闊,行業發展對人才培養提出新的需求,課程設置上應該予以回應。

如今,新奇選修課在各高校中越來越常見,逐漸顛覆傳統大學課程的理念。高校開設戀愛課,很快一炮而紅。“什麼是親密關係中的PUA”“學以致用交到對象,可以酌情給滿分”……這一課程不僅吸引大量學生,同時還帶火了授課老師。

從2000年起,廣州大學開設生死課,課堂作業是寫遺書、立遺囑、寫墓誌銘。北京師範大學、廣州大學等高校也開設了以“生死”為主題的課程。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院長臧峰宇認為,生命教育日益成為通識教育的重要內容,從生死課中獲得對死亡的認識,懂得生命的價值,有助於推動社會健康發展。

新奇“網紅課”能否成“品牌課”

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雖然新奇課程的名稱抓人眼球,但經過課堂實踐檢驗,真正成為“品牌課”的不算太多。

部分新奇“網紅課”曇花一現。比如,一些高校開設馬術、烹飪等課程,圖一時新鮮,並未考慮到學校實際條件和學生長遠發展,不但師資場地跟不上,而且難以保證安全,開設沒多久就中途“夭折”了。

有的課程因重形式輕內容而淪為“水課”。有高等教育專家指出,部分高校跟風開設幸福課、戀愛課、社交課等,卻沒有足夠的教學水平支撐課程內容,這些課程成為低門檻、少營養的“快餐課程”。有學生表示,有些開設的幸福課、戀愛課、社交課,不僅不能解決他們的情感困惑,連授課都顯得很敷衍。比如,在課程設置上,有的課程由老師授課變成學生分小組自由展示,有的課程總是“套路化”,這些都讓修課學生感到失望。

大學選修課學搭帳篷,關燈體驗夜間野營

在一次對大學生新奇課程的問卷調查中,大多數受訪者認為,高校在新奇課程方面的教學計劃和目標有待完善。天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助理教授李非凡認為,一些新奇課程純屬搞噱頭,名稱雖然很另類,卻無多少創新內容。有的娛樂性太強,科學性不足,拉低高校課程的專業水準。有的新奇選修課是給學生的“送分課”,教學內容不成系統,教學要求也不嚴格,濫竽充數。

要“新奇”更要有“新知”

教育學者認為,一門好的課程,要“始於興趣,終於真知”。多數受訪學生表示,大學生的眼睛是雪亮的,會有自己的判斷,若只是冠個新奇的名稱,無實質內容,學生是不會買賬的,知識含金量和實用性才是王道。

開設一門新課,師資培養、課程設置都需要花費大量時間精力。翁興和說,廈門大學為開設潛水課,準備時間達到兩三年,包括送教師到專業學校培訓,考取潛水教練員證等。近年修過潛水課的廈門大學學生都具備基本潛水技能,有的甚至成為半專業的潛水愛好者。

“選修課增多,體現大學辦學自主權擴大,是好事。”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同時指出,大學教師開設選修課存在比較隨意、缺乏專業論證的問題。“開設哪些豐富多彩的選修課,需要大學教授委員會的專業判斷,以此加強對選修課建設的規劃、指導與論證。”

李非凡認為,無論是必修課還是選修課,都要將教育引領學生放在首位,而不能被流量和浮躁風氣牽著鼻子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