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偷拍多名女生,這位學生兼職輔導員有多膨脹?

2022年03月03日11:15

摘要

培養學生的權利意識和維權能力,讓有問題的輔導員不敢、不能隨意“拿捏”學生。

近日,針對“多名女學生舉報武大前輔導員偷拍、PUA”一事,武漢大學發佈處理通報,認定被舉報者白翔宇在研究生就讀期間存在品行不端行為,撤銷其碩士研究生學曆、學位證書,撤銷其優秀研究生榮譽稱號。

此前,有網友爆料稱,白翔宇在長達5年多的時間里,利用輔導員的職務之便,藉口對學生進行一對一心理健康輔導,對多名女生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性騷擾及PUA行為。據悉,白某某畢業後已到深圳工作,深圳警方已介入調查此事。

目前,相關事實細節有待警方進一步調查。而此事揭示的部分輔導員濫用權力問題,值得深入討論與反思。

大學校園中,輔導員是連接院校和學生的橋樑,其職責範圍包括組織獎學金、出國交換、優秀畢業生等評優評選,關注學生心理健康和思想動態,開展入學教育、畢業生就業指導等管理和服務工作等。可以說,大學生活中的非學業部分,輔導員的參與不可或缺。

輔導員如何參與學生日常生活、如何與學生打交道,直接關乎學生利益和校園風氣。現實中,一些輔導員無視崗位的服務職責,而是自恃有權在手,把學校託付的組織、決策權視為謀取私利的支點。

在這種畸形權力觀的作用下,輔導員的職務行為就會變味、變形。比如利用心理輔導實施精神操控,把評選評優當成要挾學生的砝碼。

翻閱此前報導,類似現象並不鮮見:有輔導員就曾被指“貪汙”班費及學生獎助學金數萬元,還揚言“不讓我好過,就別想拿到畢業證”;有人則執著於樹立不容挑戰的“威信”,霸道地在群組里“耍官威”、刷存在感、威脅和排擠不順從者……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由於輔導員掌握不少事關學生前途的信息和資源,許多人為了順利畢業,只能被迫忍受不公對待。有人甚至會以“過來人”的口吻勸告師弟師妹:“輔導員是不能得罪的。”

輔導員濫用職權,使原本正常的師生關係被異化、扭曲。這時,學生對輔導員的配合基礎便從信任變成了恐懼。如果輔導員的權力得不到合理規範和有效監督,不僅會危害學生的切身利益,也會汙染校園風氣,造成道德失範。

要解決這類問題,最重要的就是把高校監督管理工作做細做實,在輔導員遴選、培訓、考核等各個環節加強規範。目前,大部分高校都有比較成熟的輔導員管理規範,之所以仍有部分輔導員行為不端,主要還是執行力度的問題。

比如說,“德能勤績廉”是不少高校對輔導員的聘任標準,但部分高校對“品德”“廉潔”等方面的考察,卻可能存在“走過場”的問題,使得明顯有道德問題的人混入輔導員群體,為校園管理工作帶來隱患。輔導員是直接、深入、頻繁接觸學生的群體,對他們的品德考察絕不是可有可無的。

正如此次武漢大學的處理通報所顯示的,在一些高校中,輔導員是由碩士、博士研究生兼任的。如果缺乏科學指導,部分輔導員可能無法正確處理角色轉換,導致內心“膨脹”等常見問題。

因此,在培訓環節,高校還應通過典型案例講解等方式,讓輔導員對自身職責形成正確認知,意識到濫用權力可能引發的後果。

回顧過往案例,會發現不少輔導員的不法、不當行為是由受害學生舉報的。讓受害者不再沉默,打消學生的顧慮和恐懼,對及時發現、懲治失範行為至關重要。

對此,高校一方面要倡導積極向上、公正清明的校園風氣,通過入學教育、公益講座等方式,培養學生的權利意識和維權能力,讓有問題的輔導員不敢、不能隨意“拿捏”學生,另一方面,也要打通學生的舉報、維權渠道,避免受害者面臨無處申訴的困境。

來源/中青評論 撰文/任冠青 編輯/楊鑫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