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葉錦添:找尋東方美學的當代性表達

2022年03月08日17:30

中新網北京3月8日電(記者 袁秀月)回溯華語影壇過去二十餘年的影像記憶,葉錦添設計的服裝留有一抹亮眼的色彩。

  從電影《胭脂扣》里梅豔芳的旗袍,到電視劇《大明宮詞》里周迅的寫意裙裝,從電影《臥虎藏龍》里周潤髮的飄逸長袍,到電影《夜宴》中章子怡的華麗禮服,葉錦添讓很多觀眾通過影視劇重新認識了中國傳統服飾,讓“新東方美學”走入世界舞台。

葉錦添。新經典文化供圖
葉錦添。新經典文化供圖

  而對於葉錦添而言,影視只是他藝術世界中的一部分。在舞台領域,他曾與諸多世界知名藝術家及著名藝術團體合作。2004年,他為雅典奧運會閉幕式上“中國八分鍾”交接儀式設計了整體視覺。前段時間,他首次擔任舞台劇導演,將張愛玲的《傾城之戀》搬上舞台。

  在不久前結束的北京冬奧會閉幕式上,中國體育代表團所穿的領獎服,也出自葉錦添之手。

  “其實,我沒有一直做古典,我做了很多未來的東西。我的新東方主義其實是無限地發展各種可能。”在新書《無時序的世界》中,葉錦添梳理多年來的藝術思考。

  他說,他要做的,不是複製傳統,也不是後現代的解構,而是重建中國視野中的世界觀與自我。他更關心的是,如何找尋傳統的當代性。

對話摘錄如下:

問:你在《無時序的世界》中提到,從梅蘭芳的一張劇照開始,你對中國的古典文化意象產生了無限的想像,傳統戲劇對你有哪些影響?

  答:對我很大的影響,甚至我今天的創作主要還基於這個理念,就是全觀舞台。梅蘭芳給我最大的震撼是,我們看得出來他是一個男生,但是他通過這些東西變成一個女生。京劇把人的一舉手一投足的美感變得程式化,程式化之後,又統一了所有其他藝術的媒介,包括音樂、舞蹈、服裝,所以我覺得這是有別於西方藝術一個很重要的特色。

問:香港是多種文化交融的地方,在審美上西方的藝術風格對你有哪些影響?

  答:我是好幾個階段,小時候對希臘的東西很有興趣,尤其是希臘文化、希臘電影。比較大一點,就對歐洲的東西很有興趣,也看很多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的電影,像費里尼、帕索里尼,他們的電影有一種前衛的感覺,還有黑澤明,他把東西方混合得非常好。受這些作品的熏陶,我慢慢形成我自己的風格,我也希望能把中國的東西調到非常前衛,非常當代。

問:你與電影行業結緣是怎樣的過程?

  答:我哥哥當時是做攝影師的,他其中一個助手跟我很熟。那個人後來當了美術指導,他帶我入行。他知道我會畫畫,我幫他們畫了很多佈景的畫,慢慢對電影行業熟起來。真正進入電影行業,是參加了一個繪畫比賽,我拿了兩個大獎。徐克的工作人員看到我,把我介紹給徐克,之後我開始在電影工作室上班,遇見了吳宇森,開始拍《英雄本色》。

問:2000年左右,你和李少紅導演合作了《大明宮詞》,那是什麼契機?

  答:當時是這部戲快要開拍了,李小紅覺得衣服不行,她到處找人。我們共同的好朋友把我介紹給她,當時我剛剛做完一個展覽,他們就飛來找我,並且馬上邀請我去北京看她的衣服,我還覺得蠻奇怪的,為什麼這麼急。

  到北京後,我看到他們的服裝房滿滿的,一兩百套服裝全部做好了,我還納悶。結果李少紅說,一件都不要。後來我發覺,之前的設計師雖然做得很用心,買非常好的布料,但是用的是當時很流行的韓國歐根紗,布料比較挺硬。演員跪下去,衣服就會挺起來,整個感覺不太像唐朝的衣服。

  我很快就幫她改了,用了舞蹈衣服的處理方法,擺非常大,細節非常簡單,演員穿起來很容易做動作,不是純寫實的,但是表現力很強。它其實更像舞蹈的衣服,所以當時好多人覺得很驚豔,衣服好像“活起來”了。

問:你曾說“真正的古裝穿在演員身上可能行不通”,為什麼這麼說?

  答:因為古裝是很講禮儀的,尤其一些服裝跟禮儀的動作、儀式有關。漢朝有一種深衣,整個是圍著身體的,如果演員穿了就很難走動。但是導演又要求演員要跪下、起來、做動作。如果衣服真做成這樣,演員很難表演。所以我就讓衣服看起來一樣,裡面做了一些手腳,讓演員可以移動,把身材也收好了一點。

  以前一位歐洲的藝術總監跟我講,你們的傳統衣服好漂亮,我說這不是傳統的衣服,這是我做出來的。我用了很多傳統手工藝,看起來是傳統衣服的美感,但是改了剪裁。

《無時序的世界》封面

問:近些年興起“漢服熱”,有人認為應該完全復古,有人覺得應該創新,你怎麼看?

  答:我覺得兩者都很重要。一個是必須要知道傳統衣服長什麼樣,穿起來什麼樣,以前的人是怎樣的精神狀態。但如果它完全復古的話,就缺少在當代的生命力。所以也要創新,在創新的過程中,一定要知道原來的樣子。

問:你覺得,今天的文藝作品如何去傳播中國美學?

  答:我更關心的是,我們究竟懂得多少中國美學,我們有沒有傳達出真正的中國美學。原來產生它的土壤已經沒有了,你現在要找回它,就算找到也不能生存在這裏。把它提煉到當代的智慧,這個工程是非常浩大的。

問:北京冬奧會中國體育代表團的領獎服是由你設計的,如何在有限空間內傳達自己的設計理念?

  答:2004年,我參與了雅典奧運會閉幕式,那時我已經開始研究奧運精神了。在奧運精神里,所有國家都是平等的,大家要用最陽光最正面的方法去表現自己。很多奧運服裝,一方面有自己國家的特色,但是又不會太過自我。

  我第一個想到圓立領加盤扣的設計,這非常中國,但是加進去後,也不會影響到它中立的狀態。領獎服上設計有三條紅色線,形成一個中國的“中”字,紅線上短下長,像一團氣往上升的感覺,表達出中國人的精神面貌。(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