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前的傳奇沉船被找到!它背後,是一段波瀾壯闊的人類探險史詩…

2022年03月11日11:16

  今天,各大歐美媒體都在報導一艘古老的沉船:堅忍號(Endurance)。

  106年前,英國的極地探險家歐內斯特·沙克爾頓(Ernest Shackleton)帶著27名船員來到大西洋最南端的威德爾海,夢想橫跨南極大陸,創下人類歷史。

  這個目標沒有實現,在距離目的地不到320公里的時候,堅忍號被浮冰圍困,掙紮10個月後沉入海底。

  過去幾十年,經常有人試圖找到這艘沉船,都無果而終。

  今年,也是沙克爾頓逝世100週年,有匿名人士向福克蘭群島海洋考古基金會捐贈1000萬美元,籌劃了這次尋船行動。

  基金會組織了一支豪華尋船隊,由地理學家、歷史學家、海洋考古學家和技術人員組成,在2月初離開南非開普頓市,來到沙克爾頓筆記里的沉船點。

  他們在沉船點附近400平方公里的區域內,搜索了兩個星期。

  靠著水下無人機,終於在沉船點以南6公里,水深3008米的地方,找到了堅忍號。

  “這是我看到過的保存最完好的木製沉船。”參與尋船行動的海洋考古學家曼森·邦德(Mensun Bound)說,“它的船身直立,遠離海床,基本完好無損。”

  基金會公佈了照片和視頻,稱這是“世界上最有挑戰性的沉船搜索”,“創造了極地歷史”。

  媒體們也激動起來,紛紛報導堅忍號的細節。

  為什麼人們要費那麼大力氣,找一艘探險失敗的船呢?不瞭解那段歷史的人,可能會有這種疑問。

  沙克爾頓和他的探險隊確實都失敗了,但他們也創造了極地探險史上的奇蹟。

  在堅忍號沉沒後,探險隊轉移到浮冰上。

  沒有救援,沒有物資,這28個人在極寒中掙紮了一年半,竟然靠自己的努力重回人類世界。

  不是所有的探險都靠成功與否來衡量,勇氣和堅忍也是不可忽視的……

  沙克爾頓的探險,處在“南極探險英雄時代”的尾聲。在此之前,挪威探險家羅爾德·阿蒙森(Roald Amundsen)已經於1911年抵達南極點,成為歷史第一人。

  英國探險家羅伯特·斯科特(Robert Scott)於一個月後到達,回程途中不幸喪命,成為舉世聞名的悲劇英雄。

  極點已經被人探索過了,沙克爾頓想到一個新壯舉,那就是成為橫跨南極大陸的第一人。

  之前,沙克爾頓去南極探險過三次,兩次失敗,一次成功,一度是最接近南極點的人。

  英國國王愛德華七世授予他爵士稱號,他在英國民間的威望很高。

  決定要橫跨南極洲後,沙克爾頓在報紙上發廣告,招募想和他一起創造歷史的人。

  在5000名申請者里,他挑選出26人,有醫生、氣象學家、廚師、攝影師和商販,這些人組成“大英帝國穿越南極探險隊”。

  (探險隊合影)

  有趣的是,一名偷渡客也上了船,他最後成為探險隊的管家。

  最終的探險隊人數是28人,外加69條狗和一隻叫奇皮夫人的公貓。

  1914年8月6日,所有人和動物登上堅忍號,從英國普利茅斯出發。

  (出發前的堅忍號)

  三個月後,他們來到南喬治亞島的捕鯨站,在這裏稍作修整。這個活火山群島距離南極洲只有2000公里,屬於人類活動範圍的邊緣地帶。

  12月5日,他們出發了,向南極大陸全面衝刺。

  沙克爾頓已經計劃好了路線,他們最終將到達新西蘭南部的羅斯海,有人在那裡等著他們,一路沿岸還有提前佈置好的食物和燃料。

  (堅忍號的線路圖)

  離開南喬治亞島的第三天,堅忍號就進入飄滿浮冰的南極海域。

  這是危險的旅程,之後幾個星期,堅忍號小心翼翼地在浮冰中穿梭,慢慢向南駛去。

  平均每天,這艘木船隻能航行48公里,好在還算安穩。

  但誰知道,1915年1月18日,一股向北的大風襲來,將浮冰壓向陸地,浮冰之間被擠壓得沒有空隙。

  這時候人們發現,前後左右都不能走,堅忍號被困住了!

  此時,探險隊距離著陸點只有一天的行程,可這股風推動浮冰,把堅忍號向北偏移。

  沙克爾頓清楚,此時除了等待冬天結束,或者一股向南的大風颳來,他們別無他法。

  船上的醫生亞曆山大·麥克林(Alexander Macklin)記下沙克爾頓當時的言行。

  “他沒有表現出憤怒,也沒有絲毫失望的樣子,只是簡單而平靜地告訴我們,必須在浮冰群裡過冬。

  他解釋了其中的危險和潛在可能,但沒有失去樂觀。”

  不過,私下裡,沙克爾頓還是恐懼的。

  一個冬夜,他悄悄告訴船長弗蘭克·沃斯利(Frank Worsley):“不能一直住在船上……它也許會停留幾個月,幾週,甚至只有幾天。但我知道,冰一旦得到了什麼,它就不會放走。”

  1月27日,沙克爾頓帶領船員們打破船周圍的冰塊,後來證明這是徒勞的,沒有力氣開闢出一條通道。

  於是,他們選擇到浮冰上安營紮寨。

  船員們儘可能多地從船上搬來物資,沒有實際作用的東西都被丟棄了,包括書、紀念品、藝術品和聖經。

  太小的狗也被槍殺了,因為沒有資源去照顧它們。奇皮夫人也一樣被殺了。

  最開始,探險隊幻想著能不能拿著物資,跑向陸地。他們沒日沒夜地跑了7天,最後發現只跑了12公里,這個計劃就被放棄了。

  沙克爾頓只好讓船員們再次在浮冰上紮營。

  之後幾個月,全船人只能無奈地隨冰漂流,偶爾有一陣南風,但實在太微弱了。

  到7月,一股狂暴的西南風襲來,暴風雪持續了兩天,將浮冰分解成細小的碎冰。但冰破裂的位置離堅忍號很遠,船身周圍的冰完好無損。

  之後兩週,被浮冰不斷擠壓的堅忍號,船身向左傾斜,慢慢沒入海中。

  沒有一點辦法,船員們只能看著堅忍號的甲板被壓彎,冰水進艙,坐它去著陸點的希望破滅了。

  到11月21日,承受了一輪輪壓力的堅忍號船身破裂,徹底掉入海底。

  船長沃斯利記錄下位置,68° 38.5‘S 52° 58’W。

  載著探險隊的浮冰繼續緩慢而堅定地向北飄去。1916年4月7日,白雪皚皚的克拉倫斯島和象島出現在不遠處,讓探險隊心生希望。

  但兩日後,希望再次破滅,探險隊腳底下的浮冰裂出一條口子,隨時可能解體。

  沙克爾頓下令立刻收拾行李,乘坐救生小船離開。在狂暴的海浪中航行了6天后,克拉倫斯島和象島出現在48公里的前方。

  當時,沙克爾頓已經80個小時沒睡覺了,船員們有的暈船倒地,有的因痢疾一病不起。

  沙克爾頓的副手在日記中寫道:“至少有一半人都瘋了。”

  還好,剩下的人足夠堅強,他們瘋狂划船,終於在4月15日爬上象島。

  這是他們離開南喬治亞島的497天后,第一次踏上陸地。

  但磨難沒有結束。

  經過9天的修養和準備,沙克爾頓、船長沃斯利和另外四人乘坐一艘救生艇,前往1287公裡外的南喬治亞島捕鯨站。

  (乘坐救生艇離開的場面)

  又是一場危險的航行,在16天里,他們不斷和狂風巨浪搏鬥,把水從船里倒出來,把帆上的冰敲碎。

  沙克爾頓記錄道:“天空是危險的灰色,船在無休止的巨浪中顛簸……每一波海浪,都是需要盯緊和躲避的敵人。”

  無數次,他們感到船要沉了,又無數次挺了過來。

  終於,風緩和下來,他們登上南喬治亞島。但因為之前的風太大,船向偏離,來到沒有捕鯨站的另一端。

  (船員在冰原上燒火做飯)

  沙克爾頓、沃斯利和另一個船員選擇徒步前進。三人翻山越嶺,滑下冰川,開闢了一條人類從未走過的路。

  經過36個小時的絕望步行後,他們終於來到捕鯨站。

  捕鯨站的站長索拉爾夫·索爾勒(Thoralf Sorlle)感到不可思議,沒有人會突然出現在這裏,更不可能從山那邊走來。但他們就這麼過來了。

  旁邊的捕鯨人記錄下當時的場面:“站長問,‘你們是誰?’ 三人中有著可怕的大鬍子的男人平靜地說,‘我叫沙克爾頓。’ 聽到後,我轉過身哭起來。”

  在南喬治亞島上的6名探險隊成員得救後,剩下的還有留在象島上的22人。

  這是最後的救援任務,沒想到也是最耗時。

  第一次,沙克爾頓開船前去營救,因為浮冰太多,不斷繞路,導致燃料嚴重不足。沒辦法,他只能返回福克蘭群島。

  第二次,烏拉圭政府提供了一條船來營救,但路上它被浮冰困住。

  第三次,沙克爾頓從智利買了一艘叫耶爾喬的船,終於在1916年8月30日,抵達象島。距離他之前離開象島,已經過去了128天。

  (沙克爾頓和船員在做飯)

  這漫長的等待期里,沙克爾頓的助手弗蘭克·懷爾德(Frank Wild)每天說:“老大今天可能會來!”

  但剩下的船員越來越沮喪,到最後絕望了。“欺騙自己是沒有意義的。” 一名船員寫道。

  還好,他們靠吃海豹和魚活了下來,等到耶爾喬號。看到老大的那瞬間,他們激動地揮舞著手,把象島拋在身後。

  將近兩年的冒險之旅,就這樣結束了,28名船員全部存活。

  回到英國後,他們受到英雄般的禮遇,沙克爾頓更是被奉為英國的傳奇冒險家,到處做演講。

  但沙克爾頓心裡仍然有個疙瘩,他沒到過南極點,也沒橫跨南極洲。

  這算冒險家嗎?

  於是,1922年,他再次揚帆起航,從南喬治亞島前往南極洲。

  不少堅忍號的船員重新加入進來,但他們注意到,這個曾經給他們無限鼓勵的隊長,變得虛弱而膽怯。

  他似乎耗盡了自己的心力,整日憂心忡忡。

  到1月5日,沙克爾頓在船上突發心臟病去世,年僅47歲。

  助手懷爾德接替他的位子,繼續向南極洲進發。之後一個月,他試圖穿越浮冰群,但徒勞無果,最後,只能把船開往象島。

  在安全的海面上,懷爾德和船員們通過望遠鏡,凝視著熟悉又陌生的島嶼。

  “我們在一次看到了它,聽到曾經的聲音。到處都是過去探險的痕跡。”

  人生就是這樣,總有遺憾。

  他們掉頭向北,開船回家了。

  這就是堅忍號的全部故事。

  重新被發現的堅忍號將被人類研究和記錄。不過,根據《南極條約》,它將被視為歷史遺蹟,不能運出海,只能停留在這裏。

  基金會正在掃瞄堅忍號的圖像,作為未來的教育素材和博物館展覽資料。他們也計劃拍攝一部紀錄片,告訴更多人這個故事。

  這艘沉睡在冰冷海水中的船,是人類冒險精神的象徵啊……

  ref:

  https://www.npr.org/2022/03/09/1085432575/endurance-ship-found-ernest-shackleton

  https://www.history.com/news/shackleton-endurance-surviva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ndurance_(1912_ship)

  --------------------

  夢的遊樂場_zzz:想起了《漫漫北尋路》

  Arthurwillbealegend:人類的理想主義光芒永遠照耀著前行的路

  禾木白樺:《約伯記 38:2930》 冰出於誰的腹中?天上的霜又是由誰所生?諸水堅硬如石頭, 深淵之面凝結成冰。

  去品味人生大蔥:英勇的氣概

  徐不知x:好適合拍成電影,特別是這個略有遺憾卻好像很情理之中的結尾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