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再提修憲,意欲何為?

2022年03月14日22:30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再提修改日本憲法。

  據日本共同社報導,當地時間3月13日,岸田文雄在東京都內召開的日本自民黨大會上發表演說,表達出對日本憲法第九條進行更改的意圖。

  實際上,這已經不是岸田文雄第一次提及修憲。據日本共同社報導,岸田文雄2021年11月19日接受採訪時就曾表示,有意把修改憲法作為2022年夏天參議院選舉的爭論點之一。

  專家表示,理解日本修憲的關鍵是日本現行憲法的第九條。岸田文雄此時提出修憲,是因為日本國內推動修改憲法的條件成熟了,但能否推動還有待觀察。

  關注1:日本修憲的焦點是什麼?

  現行《日本國憲法》於1947年實施以來,最為核心的是第九條。

  《日本國憲法》第九條明確:日本國民真誠地希望以正義和秩序為基礎的國際和平,永遠放棄以國家主權發動的戰爭和以武力威脅或行使武力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為達到前項目的,不保留陸海空軍及其他戰鬥力。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

  日本政黨和民眾關於它的討論不曾間斷。路透社報導稱,由於這部法律由美國人參與製定,被日本保守黨視為恥辱,其他黨派則認為該法是能避免日本陷入外國衝突的“和平憲法”。

  因此,日本國內,尤其是一部分保守黨勢力,不斷致力於修改憲法,日本執政的自民黨就是典型。日本自民黨自1955年成立以來,一直主張修改憲法,但均宣告失敗。2012年,安倍晉三上台後力推修憲,表示要把自衛隊寫入憲法,但也未能如願。如今,俄烏衝突發生之際,岸田文雄再提修憲。

當地時間2022年3月13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第89屆自民黨大會上發表講話。圖/IC photo
當地時間2022年3月13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第89屆自民黨大會上發表講話。圖/IC photo

  “日本修憲最大的焦點在於憲法第九條。”北京大學曆史學系教授、中國中日關係史學會會長王新生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憲法第九條意味著日本“兩放棄”,一是放棄戰爭,二是放棄軍備。但尷尬的是,憲法頒布後,日本成立了近25萬人的自衛隊。為瞭解釋自衛隊的合理性,安倍於2015年通過了與行使集體自衛權相關的一系列安保法案。

  新華社報導稱,一系列安保法案的確立和通過,意味著安倍政府解禁集體自衛權、修訂日美防衛合作指針、擴大自衛隊海外軍事活動的軍事安保政策在法律層面得到保障,也宣告日本戰後長期堅持的專守防衛國策被安倍政府徹底顛覆。

  “雖然安倍通過了安保法案,但安保法案無法確認自衛隊的合法性。自衛隊的合法性需獲得憲法上的正式確認,因而安倍推進實現修憲目標。”王新生說。

  關注2:岸田文雄急推修憲有何意圖?

  日本憲法規定,修憲必須由三分之二以上參眾兩院國會議員發起議案,必須舉行全民公決,獲得半數以上國民的支持。

  此前,由於重重阻礙,包括安倍在內的日本前首相未能完成修憲目標。日本國內的政治力量對自民黨推進修憲存在較大分歧,日本民眾更是持謹慎態度。

  日本共同社此前報導稱,安倍在日本眾議院獲得了三分之二以上的議員支持,但未能獲得日本參議院三分之二以上的議員支持,而這是推動修憲所必需的條件。

  但隨著國內外形勢的變化,目前日本國內社會對修憲的情緒與以往有所不同。

  日本國內支持修憲的政治力量發生了變化。王新生表示,日本多個政黨支持修憲,其中維新會議員也有可能同意修憲,讓自民黨獲得推動修憲所需的選票。現在的一個不確定性因素是今年7月舉行的參議院選舉,岸田文雄如能獲得參議院的三分之二選票,就有望推動修憲。

  日本民眾對修改憲法第九條仍持謹慎態度,但支持修憲的人有所增加。

  根據朝日新聞2021年的一項調查,支持修憲和反對修憲的日本民眾比例幾乎持平——45%的人支持修憲,高於2020年調查的43%;44%的人表示沒有必要修改,低於2020年的46%。朝日新聞報導稱,持兩種看法的人比例差距是自2013年調查以來最小的。

  談及為何日本民眾會逐漸希望修改憲法,王新生表示,現在日本修憲可以說是到了一個節點。日本憲法自實施以來並未修改過,俄烏衝突等讓他們意識到應該與時俱進修改憲法。俄烏爆發衝突後,日本國內出現一些聲音,擔心僅靠現行憲法不能維護日本和平。

  外交學院國際關係教授、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永生也持同樣的看法。他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日本國內修憲的條件成熟了很多。”

  除了國內修憲條件具備,岸田文雄提出修憲可能還有一個目的——儘可能避免權力被安倍晉三破壞。

  “日本網”分析稱,岸田文雄可能認為,只要他提倡修改憲法改革並取得進展,其政府就不太可能受到前首相安倍晉三的破壞,這是由於岸田文雄在黨內屬於少數派,安倍晉三在黨內還擁有相當大的影響力,他的執政受到了安倍晉三極大的牽製。

  關注3:日本修憲對亞太格局有何影響?

  談及岸田文雄提出修憲會有何影響時,王新生說:“日本修憲將對日本以及亞太格局產生消極影響,有可能破壞地區穩定。”

  王新生還談到美國在日本修憲一事中的作用,即通過保持中日之間的勢均力敵來獲得利益。美國此前參與製定了日本的這部憲法,以遏製日本軍事發展。隨著中國快速崛起,美國又通過支持日本來遏製中國發展,以此平衡東亞格局。

  其實,對於日本希望修憲,美國的態度一直比較矛盾。有評論認為,一方面,美國希望日本自衛隊突破憲法的限制,參與到美國的海外軍事行動中,這樣可以使美軍節約軍費開支,增強軍事行動效率。另一方面,美國又對日本修憲抱有警覺的態度,擔心日本擺脫和平憲法後,會脫離美國的控製,對美國構成威脅。

  對於岸田文雄推動修憲是否會對外奉行強硬政策,周永生表示,日本的政治家們雖然強調日本要爭取“正常國家地位”(擁有軍隊、發動戰爭權),但目前日本是否會對外奉行強硬政策還有待觀察 。

  針對日本修憲一事,中國外交部曾多次表達立場,希望日方深刻汲取曆史教訓,傾聽日本國內外愛好和平的民意呼聲,繼續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以實際行動取信於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