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卡牌成青少年社交密碼?“稀有”卡價格上萬至數十萬元

2022年03月15日07:16

  來源:姚曉丹/光明日報

北京,家長帶著孩子從卡牌連鎖店廣告前走過。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北京,家長帶著孩子從卡牌連鎖店廣告前走過。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王豔芳作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王豔芳作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在北京一家玩具店內,家長在為孩子選購卡牌。本報記者 姚曉丹攝/光明圖片
在北京一家玩具店內,家長在為孩子選購卡牌。本報記者 姚曉丹攝/光明圖片

  放學後,剛上小學一年級的男孩貝貝興奮地把他的文件夾夾在胳膊下,匆匆來到小區,等待陸續放學回家的小朋友。每走過來一個小朋友,他都露出笑容,問:“換嗎?”然後打開文件夾,那是滿滿的一本“奧特曼卡牌”,有各種各樣的形態,有的是三維立體的,有的是透明閃亮的,有的是五彩斑斕的;有各種各樣的“級別”,從“R”(英文單詞Rare,指稀有)到“SR”(英文單詞Super Rare,指超稀有)“SSR”(英文單詞Superior Super Rare,指特級超稀有)等應有盡有。很快,不少小朋友加入他的行列,大家互相談論著新出的卡牌,時而交換一張“同級別”的卡牌。

  寒假結束後,小朋友們的壓歲錢充裕了起來,手裡卡牌的種類更多了。不少家長反映,卡牌甚至成為孩子們社交的必備工具。“開始以為這隻是普通的玩具,沒想到現在孩子越來越沉迷其中,除了買卡牌,還要搞‘對戰’,在這方面的花費越來越多。”北京市朝陽區小學三年級學生家長劉錫告訴記者自己的苦惱。

  奧特曼卡牌有多受歡迎?記者發現,這些卡牌是日本某知名影視劇的文化衍生品,卡牌上印有這部影視劇中的英雄和怪獸形象,並標註其武力值。2月27日,售賣卡牌的某公司剛剛攻城略地,在鄭州開設華北地區第二家旗艦店。在論壇上,一張“稀有”卡牌能被叫出上萬元到數十萬元的價格,甚至有“專家”出教學視頻,教家長學生通過“算法”買到高級別卡牌。

  一張如撲克牌大小的卡片為何俘獲了眾多孩子的心?這種遊戲沉迷有解嗎?如何讓青少年有良好、健康的收集愛好?記者走訪了購買、收集卡牌的群體。

  孩子:不斷購買、不斷重複、不斷交換、不斷丟棄

  誰在買卡牌?記者走進一家卡牌旗艦店,店員介紹,這裏有火影忍者、葉羅麗、小馬寶莉、哈利波特等知名IP卡牌銷售,但最火爆的還是奧特曼卡牌。這些卡牌的售價從幾元到上千元不等。家長反映,價格越低的卡牌開出的“英雄”越少,幾乎都是怪獸等“反面人物”。店員也表示,價格越高,英雄的級別、卡牌的級別、稀有卡牌的數量就越多。“最好的套裝是當年的新年限量版,我們出完就絕版了,很有收藏價值。”店員小磊告訴記者,“現在市面上數萬元一張的卡牌都是當年我們的限量版。”

  同時,限量版採取了會員製的銷售模式,有一定購買門檻。旗艦店會給會員發放購買券,憑券購買。店員表示,這是為了保證卡牌的“稀缺性”。

  限制購買,勾起了孩子們“買到就是勝利”的勝負觀;與此同時,這些卡牌在大量地重複印刷。一盒卡牌有30包,每包有8張卡,大部分家長和孩子一次購買一盒。打開包裝,記者發現這240張卡里充滿了重複的人物。由於不能單獨購買想要的卡牌,很多孩子當場拆開盒子後就扔掉了一部分卡牌,造成了極大的浪費。旗艦店中放置有廢卡回收桶,專門回收孩子丟棄的嶄新卡牌。店員保證,由於防疫衛生考慮,這些丟掉的卡牌不會重新包裝售賣。那麼,這些重複卡牌的命運是剛被售賣就被扔掉了。這也是不少孩子相互交換卡牌的主要原因。

  商家設計了一些概率算法,而中小學生很難精確計算出如何買到合適的卡牌,只能不斷購買、不斷重複、不斷交換、不斷丟棄。

  卡牌吸引青少年的原因還有一點,店員小磊告訴記者,卡牌分為收藏型和對戰型兩種。收藏型卡牌主要展示的是英雄人物的“級別”高低,對戰型則是從虛擬走向現實,每盒對戰型卡牌都標註著“英雄對決”的字樣,打開後有兩包卡和一張“戰區地圖”組成,地圖上還密密麻麻印有對戰規則。店員解釋:“基本的原則就是‘比大小’,比英雄人物技能強弱。”旗艦店有十幾張對戰桌,店員告訴記者,每週會有老師現場教學,每月還會組織現場對戰,孩子們熱情很高。“大多數是男孩子,從四五歲到十幾歲都有,幾乎場場爆滿。”

  旗艦店內滾動播放著由明星家庭代言的廣告,牆壁上有大大的光柱組成“你可以相信光”,還有英雄們的等身模型,非常吸引孩子們的眼球。

  家長:從“不反對”到“有隱憂”

  有多少孩子沉迷卡牌?記者隨機在某小學放學的時候做了一個統計,三年級某班男生或多或少都在玩。“沒有人不玩,只是沉浸程度不一樣。”跟班老師告訴記者。

  然而,今天的中小學生家長,在自己是中小學生的時候,也曾經收集過大大小小的卡牌,有某乾脆面的“水滸卡”、某品牌“三國卡”,甚至某些影視明星的周邊卡片。他們也曾彼此交換,也曾愛惜地小心收藏。因此,當今天的小學生沉迷卡牌的時候,不少家長對此心態“有些矛盾”。

  “我心中又理解,又隱隱有些擔心。當年我也曾為了‘水滸卡’買過很多幹脆面,為了收集一張‘宋江’絞盡腦汁。但是今天,當孩子被卡牌緊緊綁定的時候,我覺得有些不對。我們當時只是為了集齊一整套卡片,今天的孩子小的時候集卡,大一點了會參與對戰,再長大還有Cosplay(角色扮演)等活動,這樣的‘用戶黏性’讓我對此很發愁。”北京市海澱區小學二年級家長李遠霞告訴記者。

  李遠霞的矛盾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擔心孩子過度沉迷,另一方面又擔心這是孩子中間的“亞文化”,是屬於他們的“交流密碼”,一旦“切斷”也許對孩子心理健康不利。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李遠霞的經曆代表了大多數家長的心情。由於自己的童年經曆,剛開始,家長們對孩子集卡的態度都是“不反對”甚至“樂見其成”的,只把卡牌當作一種普通的玩具或者是普通的收藏。他們和孩子一樣,並沒有做過深入的研究就“一頭紮了進去”,直到發現孩子的“黏性”越來越強,才如夢方醒。李遠霞介紹,她身邊的家長中,有人會一氣之下剪碎孩子的卡牌、沒收孩子的卡牌,但是在孩子考出理想的成績後,又忍不住買孩子最喜歡的卡牌作為獎勵。

  “每一盒卡牌背後都有‘合理消費,切勿沉迷’的字樣,但是它們的每一個規則都精準地射中孩子的心,無論是社交屬性還是對戰屬性,都如此讓人沉迷,孩子們怎能不上癮呢?”李遠霞告訴記者。

  老師:宜疏不宜堵

  青島啟元學校專職心理教師郭鳳告訴記者,兒童沉迷卡牌遊戲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商家有針對性的商業銷售行為滿足了兒童的心理髮展需求,導致他們在面對卡牌遊戲的時候防不勝防。其次,家長對孩子觀看的‘媒體’內容或使用的遊戲工具缺少瞭解和篩選,導致盲目‘入坑’。再次,一些家長沒有重視早期對孩子的高質量陪伴,沒有建立起健康的親子關係。最後,當家長髮現卡牌遊戲對孩子的不利影響難以控製的時候,往往採取‘一刀切’的方式讓兒童‘戒斷’,這容易導致親子衝突和兒童的逆反心理。”郭鳳說。

  北京市海澱區某中學初一班主任教師李曉同樣認為,這種集卡遊戲風靡的原因很多。“親子關繫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孩子是否沉迷於某一種遊戲,但是產生沉迷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和孩子們的年齡段、所在班級和學校的風氣都有關係。”李曉告訴記者。

  如何避免卡牌沉迷,讓孩子養成健康的興趣愛好,對一些不良的愛好有鑒別能力?郭鳳認為:“從兒童成長的早期,家長就要注意對他們觀看的內容和玩具遊戲進行篩選。數據顯示,5歲以下的兒童最喜歡色彩鮮豔的、劇情簡單直白的動畫作品。家長要做好篩選,避免一些簡單粗暴的情節成為孩子早期的‘精神食糧’。同時,要重視親子關係的質量,越是玩一些創意性的玩具時,越要和孩子做好溝通,走進孩子的精神世界,讓他們感受到父母對自己的陪伴和關注。此外,對孩子的消費行為要建立規則意識。一些孩子的父母不讓他們玩卡牌,他們就偷偷讓爺爺奶奶買卡牌。家長們可以通過家庭會議的方式,讓每一個家庭成員都談談自己對消費的看法,這樣久而久之,孩子的觀念也會有變化,也會建立起健康的消費觀念,對於卡牌規則中重複浪費的部分產生懷疑。當然,家長一旦發現和孩子在遊戲方面的觀念有明顯衝突,一定要停下來及時修復,不能一味地埋怨,更不能一刀切,宜疏不宜堵。”

  李曉認為,在處理“沉迷與否”的過程中必然會產生矛盾,家長的原則是要“柔性處理”而不能“剛性處理”。“家長在教育培養孩子的過程中要用巧勁兒,而不是使蠻力,否則就會欲速則不達。而隨著孩子年齡的增加、獨立性的增強,家長會有越來越多的無力感和挫敗感。”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無論是家長還是老師,都希望在相關法律法規上對這類遊戲設置相應準入制度。某“潮玩”公司法律顧問王晶告訴記者,目前除了購買相應影視作品的製作版權外,在市場準入方面沒有更多相關規定。有老師提出,希望這類遊戲能參照網絡遊戲中針對兒童的相關規定執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