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蝙蝠俠“新”在哪?不是超級英雄,更像是偵探|揭秘

2022年03月18日17:39

《新蝙蝠俠》海報。  片方供圖
《新蝙蝠俠》海報。 片方供圖

由馬特·里夫斯執導,羅伯特·帕丁森、傑弗里·懷特、佐伊·克拉維茲等聯袂主演的電影《新蝙蝠俠》於3月18日在內地上映。該片3月4日在北美上映後,爛番茄新鮮度96%、IMDB評分8.8。

除了口碑很高之外,與眾多“蝙蝠俠”前作影片相比,該片另闢蹊徑,將蝙蝠俠設定為是剛出道二年,還帶著“樸素且真實”的青年,並通過他的視角去拆解並審視“超級英雄”這個概念。其實這個設定,在2017年開始製作《新蝙蝠俠》時就植根在里夫斯的心中,他想讓影片看起來更接地氣,令觀眾相信蝙蝠俠、哥譚市及一切出現在電影里的故事和景象都像是身邊真實發生的。

在影片中,蝙蝠俠不再是超級英雄,黑色鬥篷下的布魯斯·韋恩,就是個膚色蒼白的普通年輕人,有時會任性發脾氣,有時也會像哈姆雷特一樣憂鬱且猶豫。當他戴上面具後,開始尋找自己存在的終極意義,隨著劇情的推進,蝙蝠俠複雜的一面也開始覺醒,他逐漸意識到,有一些改變,自己必須要去經曆並承受:蝙蝠俠只是以暴製暴的象徵嗎?複仇真的是解決自己心病的唯一正確方法嗎?

《新蝙蝠俠》劇照。 蝙蝠俠與貓女惺惺相惜。

曾執導過《猩球崛起》第二、三部的里夫斯在採訪中表示:“我總是感覺到蝙蝠俠的故事非常特別,卸下超級英雄的一面後,他就是個不斷被過往心理創傷折磨的普通人。所以這是一個關於心理成長的故事,這也是我最想講的故事,是非常個人化的版本。這不是要重新開始一個系列,也不是延續曾經的版本,只不過這是我想做的故事而已。”

【創作】

蝙蝠俠最初是偵探,這次在解謎中成長

到今年,蝙蝠俠這個誕生於1939年的漫畫人物已經陪伴了我們83年,但鑒於影視作品與漫畫連載都有太多版本,如何給觀眾帶來新意,讓粉絲滿意成為了主創自立項後就要面對的最大挑戰。決定開拍之前,製片人迪倫·克拉克、馬特·里夫斯都在不斷捫心自問:是否能續寫之前的蝙蝠俠作品的輝煌?畢竟蝙蝠俠是他們從小就深愛的人物,他們最終決定,將會用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為觀眾呈現這個角色。

如何創新?里夫斯決定要回到所有故事的起點,他反複研究漫畫,並看了多部和蝙蝠俠有關的影視作品。他發現,蝙蝠俠起初的設定就像是個偵探。里夫斯說:“我們設法重新回到(偵探)這一點,剝離對DC超級英雄的幻想,但同時仍讓這個角色在成長中可以激勵人心,這就是令人振奮的創作思路。拍類型片時,我發現對我來說重要的是找到一條可以從個人成長經曆切入的路徑,而蝙蝠俠的故事就可以實現這一點。我們希望他真正的超能力會是這樣——他會為了做必須做的事而甘願忍受一切生理和心理上的苦難。但這次,我並不想從起源故事講起,而是從年輕的蝙蝠俠面對成長迷茫開始入手,讓大家看到他從狹隘的專心複仇到廣義的喚醒良知,是如何劃出了一道非凡的成長弧線。因此,我們決定講這個蝙蝠俠青年成長時期的故事,讓他去解決一個謎團引發的道德危機,所以這不是一個蝙蝠俠起源故事,就算會一閃而過提到他的起源,也是為了幫助角色成長。”

《新蝙蝠俠》劇照。 憂鬱的布魯斯·韋恩。

在里夫斯看來,蝙蝠俠的角色塑造核心是——他還並不是一個真正的超級英雄,“他能令人們熟知,是因為他擁有蝙蝠裝、蝙蝠車和一些特殊技能。他在很多人心目中是超級酷的,但事實上他並不是無所不能,也還沒有成為超級英雄。在卸下這些外部‘優勢’後,他是個和我們同樣擁有各種煩惱的凡人,他試圖理解自己人性溫暖的一面。他有讓世界變得更好的英勇動力,不過坦白說,他這樣做並不是完全別無私心,人畢竟都是有其自私的一面,這反而使得這個角色更接地氣。”這個想法得到了男主角帕丁森的認可,他也認為,這次自己所飾演的蝙蝠俠和以往任何一個版本都不一樣,他有信心去與其他版本蝙蝠俠來一番比較。初出茅廬才兩年,作為布魯斯·韋恩,他還沒有成為花花公子,作為蝙蝠俠,他還沒有強大到令對手聞風喪膽,二者的交集投射出的,是一個心思細膩、憂鬱脆弱的隱士。

【幕後】

哥譚很接地氣,蝙蝠俠自製初代蝙蝠車

里夫斯希望確保片中呈現的哥譚市能夠真實可信,電影里的場景是你在拐角或街道上隨處可見的地方,令銀幕上的世界與我們的現實世界能產生聯繫,這樣才會讓觀眾身臨其境。片中很多視覺參考都來自20世紀70年代的電影和攝影作品,以及那個時期紐約(哥譚市的原型)的粗糲、黑暗、肮髒和潮濕,他認為這些就是蝙蝠俠世界的源起或DNA,“我不想用(紐約)時代廣場來代替哥譚廣場”,但也不影響我可以創造一個既真實可信又無從辨認的世界。

除了場景設置,片中的經典道具、服飾都遵循了“蝙蝠俠是非開掛的超級英雄”標準,里夫斯如是說:“我想讓故事中的主角成為蝙蝠俠後,還會花時間精力來學會如何去有效率地做成一件事,並且他不會輕易成功甚至可能不會成功。他有心理創傷,他也有拯救自己的強烈動力。蝙蝠俠正在調查某些罪行,逐漸發現所有這些罪行最後都指向這座城市的曆史,而這段灰色曆史最終會和他的家族產生聯繫。這開始動搖他的認知,也令他開始覺醒和做出調整自我的改變。”

《新蝙蝠俠》劇照。蝙蝠俠在俯瞰哥譚市。

蝙蝠裝是蝙蝠俠片中最重要的象徵元素之一,這是蝙蝠俠親手打造的盔甲戰袍,採用了高科技防彈布料,以此讓他在打擊罪犯時有充分的保護力,但如果放大服飾的細節,能看到上面有很多磨損及裂縫,頭盔上也會有彈痕,不太像是超級英雄的酷炫盔甲。對此,帕丁森表示:“穿上蝙蝠裝是真能靈活行動,跳來跳去,撞穿玻璃天窗的。但這套裝束並不會讓他所向無敵,而僅僅是裝了幾塊防彈盔甲,但重要的是,韋恩更相信蝙蝠裝的揚善除惡象徵意義,它是如何令惡者聞風喪膽。

《新蝙蝠俠》劇照。蝙蝠裝與蝙蝠車的設定都突出實用與實戰感。

蝙蝠車是蝙蝠俠的招牌戰車,這次戰車的設定也反映出蝙蝠俠還是注重實戰——喜歡親手打造,以功能和實用為主。帕丁森認為這輛車完全符合這個角色的審美,這不是什麼外星或超高科技,而是布魯斯·韋恩在自家地下室一手打造的初代戰車。

新京報資深記者 周慧曉婉

資深編輯 黃嘉齡 校對 吳興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