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倫偷逃稅是如何被發現的?聽稅法律師來“揭秘”

2022年03月18日16:17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3月15日,上海市稅務局第四稽查局的一份通告,將明星鄧倫送上了“熱搜第一”,但這並不是他和他的粉絲們想要看到的。因為偷逃稅,上海市稅務局第四稽查局依法對其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處罰款,共計1.06億元。

  接下來的劇情,大家已經不陌生:其個人和工作室社交媒體賬號被封禁,代言的品牌光速宣佈停止合作,所參演的影視作品和綜藝節目將其除名,而就此成為“劣跡藝人”的他,即使願意像自己道歉聲明中所說的那樣“一如既往努力工作”,但熱評第一的留言也道出了現實:“醒醒吧,你沒有工作了。”

  被頻頻曝出的明星偷逃稅案件令人憤慨,也令人痛惜。如此沉痛的代價,為什麼還是有明星鋌而走險呢?

  “大數據查稅”立功,

  未來違法偷逃稅空間會越來越小

  與范冰冰、鄭爽“被群眾舉報涉嫌偷逃稅”不同,官方通報中透露,黃薇(薇婭)、朱宸慧(雪梨)和林珊珊以及此次的鄧倫偷逃稅案件,都是通過“稅收大數據”分析發現線索後,稅務部門依法對其開展全面深入稅務檢查後被查實的。

  “在我國稅收邁入強徵管階段的大背景下,稅務監管手段和技術的提升是一個強有力的武器,為稅務稽查工作更加便捷和高效開展提供了條件。”北京中銀律師事務所資深稅法律師趙琳告訴《中國經濟週刊》。

  據趙琳介紹,目前絕大多數企業(當然也包括影視文化公司和明星藝人的工作室)報稅都是網上進行的,這些數據申報都會進入國家稅務部門的“金稅系統”中。該系統上個世紀90年代就開始建設使用,經過一期、二期和三期,目前已經升級到四期階段。

  金稅系統經過不斷升級,尤其是三期、四期上線之後,大數據分析能力強大了很多,通過各類數據邏輯關係的比對,能夠從中發現疑點並自動發出預警,為稅務部門的稅務稽查提供線索。比如,某個企業的成本占比較同期同類型企業要高,某個企業的“沉睡”賬戶突然有大筆資金進入……系統就會發出預警。而且一個企業只是稅收鏈條上的一個點,金稅三期、四期還會對其上下遊企業上報的數據進行綜合比對,從中發現“假賬”的端倪。

  趙琳表示,明星偷逃稅案件的社會關注度比較高,但實際上不僅僅是文娛行業,其他行業企業偷逃稅也越來越難。趙琳還透露,金稅系統四期上線後,功能更加強大,查稅更加容易。

  “我預測接下來被爆出明星偷逃稅案件的還會出現,但會是一個先升後降、最終趨於平穩的過程。因為未來違法偷逃稅的空間會越來越小,即使現在較難發現或者沒有被查處的偷逃稅方式,在今後幾年都有可能被稅務機關發現和查處。在依法納稅這件事上,絕不能存在僥倖心理。”趙琳提醒。

  記者也詢問了幾家影視公司是否感受到變化。Alice是一家影視公司的負責人,她告訴記者,他們的公司已經退掉了用了7年的、位於北京東城區的辦公室,準備搬到河北廊坊的大廠影視小鎮去。

  “東直門、三里屯是影視文化媒體公司紮堆的地方,肯定更加有利於開展業務,但北京尤其東城查稅太嚴了,我們這種小公司如果真的足額繳稅,可能就直接倒閉了,只能選擇搬走。”Alice說,大廠影視基地還會有稅收優惠政策。

  Alice透露,因為公司納稅都是自己申報,雖然有被抽查的可能,但至少過去七年,公司從來沒有被抽到過。“可能我們的營業額太小了,稅務部門根本顧不上。”她說。

  但是,隨著國家稅務總局要求進一步加強文娛領域從業人員稅收管理,“娛樂圈”成為了稅務稽查的重點領域之一。“這個圈子很小,即使不查我們,萬一查到某個明星,拔出蘿蔔也會帶出泥。”Alice說。

  “從范冰冰到鄭爽再到鄧倫,他們被處罰的偷逃稅行為其實在娛樂圈司空見慣,根本不是新聞,大家都這麼幹,所以過去會有法不責眾的心態,而且稅務局一年也查不了幾家企業。你問問,中國這麼多高片酬的大明星,過去有幾個一年納稅超千萬?手指頭數得過來的。”Alice說。

  趙琳也表示,過去文娛行業企業的稅務合規性確實都不是很好。現階段,國家一直在減稅降費,但同時也會加大稽查力度,手段也會越來越完備。

  明星的“避稅”秘密:

  個人變個體戶稅率可從30%變成3%?

  由於普通“打工人”的交稅方式是由工作單位發放工資時代扣代繳,因此偷逃稅幾乎沒有可能性,但對於明星、主播,以及企業經營管理者等高收入人群,還是有很多避稅方式的。

  趙琳表示,合理避稅和偷逃稅的共同目標都是減少納稅,界限在於減少納稅的方式是不是稅法所允許的。“但立法不可能面面俱到,因此有些人會遊走在法律規定的邊緣地帶打擦邊球,這樣的操作就存在被認定為偷逃稅的可能性。”她說。

  據趙琳介紹,一些常見的減少納稅的手段有:降低稅率,即把稅率最高為35%的生產經營所得或稅率為45%的綜合所得轉變為稅率為20%的財產轉讓所得;多主體分散納稅,即把一個人的收入分攤為幾個人的收入;虛增成本,即通過虛構支出減少應納稅額……

  “這些少交稅的手段有些是合法的、有些是不合法的;有些是稅務機關容易發現,有些則還存在一些徵管障礙。”她說。

  但這些方式確實在娛樂圈也被一些人玩得風生水起。比如虛構業務轉換收入性質,某演員雖然賬面只收取了100萬的片酬並依法納稅,但他或者他親屬的公司又將一幅畫(真實價值可能只有幾萬元)以500萬的價格賣給片方或者其關聯方,這就實現了收入類型的神奇轉換,稅率大大降低。

  再比如,從一個人變成一個個體工商戶,前者獲得百萬以上的大額收入綜合稅率可能要到30%以上,但轉為企業收入需繳納的稅率可能連3%都不到。設置“陰陽合同”、將個人消費計入公司運營成本……這些在被公開的偷漏稅案件中也屢見不鮮。

  還有一些企業會選擇去有稅收優惠的“避稅天堂”,以文娛行業為例,影視公司和明星工作室大量紮堆在霍爾果斯、新沂、海南……或者入駐各地的產業園區,以獲得相應的稅收減免或者返還。

  以此次公告的鄧倫案為例,天眼查數據顯示,鄧倫工作室的註冊地址和此前的鄭爽工作室都位於上海倉城影視文化產業園,此外,法人代表為孫紅雷、鹿晗、劉詩施(劉詩詩)等諸多明星的各類影視公司也聚集於此。根據該產業園的官方數據,這裏有近5000家影視類企業入駐。

  不過,也有不少人把這些好政策給用歪了。很多公司是虛擬註冊的,沒有實際辦公地址,當然也不可能在此真實辦公,甚至沒有真實的業務。

  “有些地方為了推動特定產業發展、激活經濟發展,對在當地註冊的企業提供財政或者稅收上的優惠和扶持。但從國家的層面,除了增加當地稅收,更加希望入駐企業能夠拉動產業發展和帶動當地就業。因此,一些聚集大量只交稅但無真實業務企業的園區被叫停或者提高享受稅收優惠的門檻。”趙琳說。

  粉絲喊冤推鍋公司,

  交稅這件事兒明星真的學不會?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由於明星等高收入群體有“避稅”需求,也出現了一些第三方服務公司代為辦理公司註冊、稅收優惠申請和代理記賬報稅等業務。“一些公司號稱能夠以更加專業的知識和手段,幫助客戶模糊合法避稅與不合法偷逃稅的界限,甚至直接給客戶支招偷逃稅的方法,這也加大了稅務稽查的難度。”趙琳說。

  雖然有了此前范冰冰、鄭爽偷逃稅案件的警示,很多明星都主動補繳了稅款。但黃薇(薇婭)、朱宸慧(雪梨)和林珊珊以及近日被爆出的鄧倫偷逃稅案件中,都出現了稅務機關仍然發現很多明星補繳的稅款並不是應納稅款的全部。

  “這反應出這些明星不情願繳納全部稅款,正在試探國家的執法底線,希望與執法部門進行博弈。國家進一步查處和堅決打擊的態度就是一個回擊。”趙琳說。

  據稅務部門在公告中透露,針對涉嫌偷逃稅的行為,會採用大數據+提醒、督促、警告、重點稽查、公開曝光的“五步法”,情節嚴重、影響惡劣才會選擇曝光。而被曝光的後果,顯然要遠超過補繳稅款的損失,不僅成為“劣跡藝人”被封殺,還要面臨巨額的違約賠償。

  那為什麼明星們還是沒有吸取教訓?依法納稅真的那麼難嗎?

  之前薇婭的丈夫、謙尋公司的負責人董海鋒曾為薇婭辯解,出現稅務問題主要是公司聘請的進行稅務統籌的所謂專業機構並不專業;而此次鄧倫事件中也有粉絲替其喊冤,認為其是被工作室的無能所害。這種解釋成立嗎?

  趙琳透露,按照目前稅務機關的政策,經過提醒、督促、警告後補齊應繳稅款是會免於罰款的;但如果稅務機關已經進駐公司展開重點稽查後才補繳稅款,那就要處以罰款,仍存偷漏繳行為的則會從重處罰,甚至予以公開曝光。

  以鄧倫案為例,其主動自查補繳的4455.03萬元,被處0.5倍罰款計2227.52萬元;未主動自查補繳的310.79萬元,則處以4倍罰款計1243.16萬元。

  趙琳認為,據此分析,說明星本人並不知情,這個解釋很難說得通。“如果明星真的願意足額繳納,是不會出現問題的。除非心存‘能少交就少交點兒’的僥倖心理,納稅不充分,就存在被認定為偷逃稅的風險。”趙琳說。

  趙琳還透露,近期確實有不少影視公司和明星開始聘請專業人士來做稅務管理。“會計師、稅務師、稅法律師都可以提供幫助,只要納稅人下定決心納稅,並且篩選可靠的專業人士幫助,實現依法合規納稅並不難。”她說。

  (應採訪對像要求,文中Alice為化名)

  早前報導:鄧倫偷逃稅被追繳並罰款1.06億元(央視新聞)

  近期,根據稅收監管中的線索,上海市稅務局第四稽查局經稅收大數據進一步分析,發現鄧倫涉嫌偷逃稅款,依法對其開展了全面深入的稅務檢查。經查,鄧倫在2019年至2020年期間,通過虛構業務轉換收入性質進行虛假申報,偷逃個人所得稅4765.82萬元,其他少繳個人所得稅1399.32萬元。在稅務檢查過程中,鄧倫能夠積極配合檢查並主動補繳稅款4455.03萬元,同時主動報告稅務機關尚未掌握的涉稅違法行為。綜合考慮上述情況,上海市稅務局第四稽查局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徵收管理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等相關法律法規規定,按照《上海市稅務行政處罰裁量基準》,對鄧倫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處罰款,共計1.06億元。其中,對其虛構業務轉換收入性質虛假申報偷稅但主動自查補繳的4455.03萬元,處0.5倍罰款計2227.52萬元;對其虛構業務轉換收入性質虛假申報偷稅但未主動自查補繳的310.79萬元,處4倍罰款計1243.16萬元。日前,上海市稅務局第四稽查局已依法向鄧倫送達稅務行政處理處罰決定書。上海市稅務局第四稽查局有關負責人表示,稅務部門將持續加強對文娛領域從業人員的稅收監管,並對協助偷逃稅款的相關經紀公司及經紀人、中介機構等進行聯動檢查,依法嚴肅查處涉稅違法行為,不斷提升文娛領域從業人員及企業的稅法遵從度,進一步營造法治公平的稅收環境。(總台央視記者王楠)

  稅務部門就鄧倫偷逃稅案件答記者問(新華社)

  日前,上海市稅務局第四稽查局對鄧倫涉嫌偷逃稅問題進行了查處。該局有關負責人就案件查處情況回答了記者提問。

  1。為什麼上海市稅務局第四稽查局要對鄧倫進行檢查?

  答:上海市稅務部門高度重視並持續加強文娛領域稅收監管,不斷加大日常監管力度,深入開展稅收綜合治理,提示輔導相關從業人員依法納稅,並督促整改。在去年以來開展的文娛領域稅收綜合治理中,通過稅收大數據分析發現,鄧倫存在涉嫌偷逃稅問題,且經稅務機關提醒督促仍整改不徹底,遂依法依規對其進行立案並開展了全面深入的稅務檢查。

  2。鄧倫的違法事實有哪些?

  答:2019年至2020年期間,鄧倫虛構業務將個人勞務報酬轉換為企業收入進行虛假申報,偷逃稅款,同時存在其他少繳稅款的行為。

  上海市稅務局第四稽查局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徵收管理法》等規定,依法認定其偷逃稅款4765.82萬元,其他少繳稅款1399.32萬元。

  3。請問本案中不同的罰款倍數是如何確定的?

  答:《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徵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條第一款規定,對納稅人偷稅的,由稅務機關追繳其不繳或者少繳的稅款、滯納金,並處不繳或者少繳的稅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

  上海市稅務局第四稽查局堅持依法依規、過罰相當的原則,充分考慮了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和社會危害程度等因素對鄧倫進行處罰。

  一方面,對其主動糾錯的偷逃稅等違法行為依法從輕處理。鄧倫積極配合檢查並主動補繳稅款,同時主動報告稅務機關尚未掌握的涉稅違法行為,具有主動減輕違法行為危害後果等情節。上海市稅務局第四稽查局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徵收管理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等有關規定,按照上海市稅務行政處罰裁量基準,對鄧倫虛構業務轉換收入性質虛假申報偷稅但主動自查補繳稅款部分處0.5倍罰款。

  另一方面,對其未能糾錯的違法行為依法嚴肅處理。鄧倫虛構業務轉換收入性質虛假申報偷稅且未主動自查補繳部分,性質惡劣。上海市稅務局第四稽查局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徵收管理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等有關規定,按照上海市稅務行政處罰裁量基準,對其予以從重處罰,處4倍罰款。(記者王雨蕭、桑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